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或许是天意吧
    ,精彩无弹窗免费!

    “厉……”

    曲婉儿都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了。

    她真的太意外了!

    原本,她心里就期许着能见到厉一鸣来救自己,可当看到那个先天境武者进来的时候,她心里所有的期许全都变成了失望与无助。

    可她实在没有想到,最后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依旧还是脑海中想着的那个人。

    看着曲婉儿那惊讶无比的神情,厉一鸣轻轻笑了笑。

    不得不说,曲婉儿还是挺漂亮的。

    尤其是那比普通女子要高出一些的鼻梁,鼻尖又有一点点小鹰勾,再配上还算秀丽的五官,不论什么时候看,都给人一种异域风情的独特美感。

    也不废话,厉一鸣随手一挥,帮曲婉儿划断了那些特制的绳索。

    这些绳索,就算是先天强者被捆住了,都很难挣脱。

    不过!

    对于厉一鸣来说,却不算什么。

    而曲婉儿则是愣愣地看着厉一鸣,心里有着千万的疑惑不解。

    “你……你怎么会来这里救我?”

    “或许是天意吧。”厉一鸣轻笑道。

    “天……天意?你该不会是想说,我注定是你的人吧?”曲婉儿很快便恢复了那率真的样子。

    之前,她心里还充满着对未来的困惑与恐惧。

    但这一刻,明白自己已经安全后,她心里的困惑与恐惧则是全都消失了。

    心里有什么话,就直接说了出来。

    而厉一鸣,倒也颇为喜欢她这率真直爽的性格。

    思绪一闪而过,厉一鸣伸出右手来,做出一个空抓的动作,打趣道:“反正你那里我已经捏过了,你是我的人,也没什么不妥吧?”

    “你……你居然还敢提那件事?”曲婉儿眼睛一瞪。

    上次见面时的情景,不禁浮现在其脑海中。

    ……

    嗖!

    利箭破空而出。

    噗嗤!

    瞬间,一头龇牙咧嘴的凶狼被利箭直接洞穿。

    回过神来的曲婉儿,目光一下子就落到了正一步步走过来的厉一鸣身上。

    “喂,你没事吧?”厉一鸣问道。

    “我……我没事,谢谢你救了我,我叫曲婉儿。”

    刚刚还一脸惊恐的样子,这一转眼,知道自己没事了,曲婉儿便笑了起来。

    她爬起身来,快步朝着厉一鸣走了过去。

    “啊……”

    一个趔趄,曲婉儿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整个人迅速扑了上去。

    厉一鸣反应极快,伸手去接住。

    可这一接……

    坏了!

    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

    厉一鸣连忙缩手。

    原本已经稳住身子的曲婉儿,顿时扑倒在地上,摔得龇牙咧嘴的。

    “啊……好痛啊……”

    曲婉儿几乎都快哭出来了。

    她抬起头来,一脸抱怨地看着厉一鸣。

    “你干嘛放手啊……”

    “我也不想放手的,可你觉得一直那样,合适吗?”厉一鸣反问道。

    “你……你就不知道用力把我托起来啊?你这一放手,便宜被你占了,人也被摔惨了,真是的,没见过你这么笨的。”

    曲婉儿一副鄙夷模样地责备着厉一鸣。

    ……

    脑海中划过这一幕,仿佛就像是昨天才发生的。

    “好了,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吧。”厉一鸣开口说道。

    曲婉儿点了点头。

    在这地牢里叙旧,着实有点让人不太舒服。

    “对了,你看见我师兄了吗?还有,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一边走着,曲婉儿也是一边开口问道。

    虽然她很清楚,厉一鸣并非普通人。

    但是!

    她性格就在这里摆着,总是以最率真的一面示人。

    厉一鸣简短地将与林枫见面的事情,还有闯余府的事情说了一下。

    “嘻嘻,最先听见你声音的时候,我就猜到是你。”曲婉儿笑道。

    “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厉一鸣问道。

    “什么事?”曲婉儿错愕。

    厉一鸣一阵无语。

    自己所指的事情,还能是什么事?

    当然是余金龙抓她的事情了。

    这丫头,不会神经大条到一下子就将这些都给忘了吧?

    好在曲婉儿总算从厉一鸣的眼神中恍然大悟过来。

    “哦,你是说余金龙抓我的事情啊?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只要他交出从我这里拿走的东西就行了。”曲婉儿笑道。

    “就这样?”厉一鸣错愕。

    “不然还能怎么样?总不可能杀了他们吧?这里可是皇城,如果杀了他们,你和我都会惹上大麻烦的。”

    曲婉儿倒是一个明白人。

    她很清楚,在什么样的环境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什么事。

    不过,这样的做事方式却是让厉一鸣有些失望。

    “罢了,随你吧。”

    丢下一句话,厉一鸣也不想再多说什么。

    很快,厉一鸣重新见到了余厚,余金龙,还有余霞绮三人。

    “余金龙,你从我朋友这里拿走了什么东西,交出来,然后十倍赔偿于她,否则,杀无赦!”厉一鸣冷冰冰地沉声喝道。

    “你别太过分了,她又没有什么损伤,凭什么要十倍赔偿?”余霞绮极度不悦地道。

    “哼!”

    厉一鸣一声冷哼。

    轰隆隆!

    强大的威压,直接横推过去。

    “噗……”

    余霞绮顿时一口鲜血喷吐而出,脚步连连疾退,然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那脸色,瞬间便是煞白如纸。

    玉纤灵娥眉轻蹙地看着这一幕,最终还是没有出手。

    “我收回刚才的话,你们余家,得赔偿我朋友一百倍的损失,否则,你们所有人都得死!”厉一鸣冷冷地道,脸上不带一丝神情波动。

    这个余霞绮,早就已经让厉一鸣看不顺眼了。

    没什么损伤?

    如果自己没来这里,曲婉儿还能完整地站在这里?

    没有当场踏平余家,就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女儿啊,你就别说话了。”

    余厚连忙跑过去护住余霞绮,并且冲着厉一鸣叩头道:“仙师息怒,我们赔,我们赔,我们一定按照您所说的赔偿这位姑娘,还请仙师息怒……”

    “父亲……”余霞绮的脸色极度不好看。

    不过!

    她很清楚,现在的她,根本不可能与厉一鸣抗衡,只能是切齿痛恨地凝视着厉一鸣。

    那心底,恨不得将厉一鸣抽筋扒皮。

    余金龙从曲婉儿那里拿去的东西,并不算太贵重,但加了一百倍之后,还是让余家出血不少。

    临走之前,厉一鸣冷冷地看了余霞绮一眼。

    “想报仇,我随时奉陪。不过……”“赌注,是你和你弟弟的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