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修士之言,岂容儿戏?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玉纤霜的脸上除了冰冷之容,根本看不出别的任何神情。

    不过,在余霞绮说出那番话之后,她还是微微转头看向了厉一鸣。

    “你不能伤她。”玉纤霜冷冰冰地道。

    “你挡不了我。”厉一鸣淡然地道。

    玉纤霜曾对他发下天道誓言。

    而现在,天道誓言的一月之期并未结束,所以,玉纤霜是不可能与厉一鸣动手的。

    否则!

    她必然会遭到天道之力的恐怖反噬。“我不会挡你,但你或许不知道,郑家老爷子并非普通人,这个女人是他指定给郑家四公子的,如果她出了什么事,郑家老爷子肯定会出手。”玉纤霜毫无感情地说道,仿佛她的声音比她本人还要更冷似的

    。

    虽然她没有明说,但厉一鸣却也听出了其中的意味。

    而且!

    联想着郑家与天门会扯上关系,这其中,恐怕就是因为郑家那位老爷子了。

    如此一来,也可以想像得到,郑家老爷子绝非等闲之辈。

    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想要搬倒郑家,恐怕无异于痴人说梦。

    但是!

    那又如何?思绪一闪而过,厉一鸣这才将那锐利的目光冷冷扫向余金龙,沉声说道:“我与余家本无仇怨,但是,余金龙,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把我朋友关到地牢中去,如果我朋友有任何闪失,即便是得罪天王老子,

    我也要将你们余家踏成废墟。”

    轰隆!

    咔嚓咔嚓……

    就在厉一鸣声音落下的瞬间,余家大院中的地板,一下子就崩碎了一大片。

    那磅礴之威,压得余家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他们,丝毫不敢怀疑厉一鸣的话。

    毕竟!

    修士之言,岂容儿戏?

    而且!

    刚才玉纤霜已经将郑家老爷子都搬出来了,可也没有镇住厉一鸣。

    余家众人根本不知道厉一鸣的真正修为,只能是通过刚才那强大的威压,下意识地将厉一鸣当做一名货真价实的修士。

    而这样的一个修士,踏平余家之后就逃走,是一件难事吗?

    绝对不是!

    那到时候,郑家老爷子会为了余家而去追杀他?

    可能吗?

    余霞绮可不觉得自己能有这么大的面子。

    玉纤霜则是有些诧异地看着厉一鸣。

    她没有想到,厉一鸣居然会为了一个所谓的朋友,而做到这一步。

    这等义气,何其之珍?

    而且,当她的目光扫落在厉一鸣身上时,心头也是微微有些意外和惊疑。

    上次见到厉一鸣的时候,她还能看出厉一鸣的修为境界。

    可是!

    现在她发现自己居然完全看不透厉一鸣。

    不过,想到厉一鸣的体内还有一个强大的灵魂,她也就顺其自然地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并没有多想。

    余霞绮也不敢再多言了。

    在她心里,郑家老爷子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甚至比当今皇帝还要至高无上。

    可就连郑家老爷子的威名,都镇不住厉一鸣。

    那她还有什么敢说的?

    “金龙,你……你到底把谁关起来了?”余霞绮只能冲着余金龙轻喝道。

    “姐……我……我就是……就是把曲倾河的女儿给关起来了。”

    余金龙把脑袋低埋了下去。

    现在,已经容不得他再放肆狂妄了。

    “还不去把人放了!”余霞绮叱道。

    至于谁是曲倾河,谁又是曲倾河的女儿,她根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但她很清楚,自己的这个弟弟,就是一个色鬼。

    恐怕就是看上了人家姑娘,这才掳了过来。

    结果,因此而得罪了厉一鸣。

    “是是是,姐,我知道了,我也想去放人,可是我现在动不了啦,我的腿……我的腿已经废了……”余金龙哭丧着脸说道。

    早在之前,他的双膝就已经被压得粉碎。

    此刻还没有昏死过去,也是因为他拥有着炼气境的修为,承受力比普通人强得多。

    否则!

    若是换做普通人,肯定早都已经痛得昏死过去。

    余霞绮的目光落到了余金龙的腿上,只见那里已经有鲜血渗出,心里一阵无比的怒意升腾,恨不得将厉一鸣碎尸万段,好替余金龙解恨。

    可这个时候,她什么也做不了。

    也不敢做!

    末了,她只能看向几个下人武者,沉声叱道:“你们几个,还不去把人给我放了?”

    可惜,那几个武者也站不起来。

    在厉一鸣的威压之下,除了玉纤灵和余霞绮两人之外,余府大院中的其他人,根本站不起来。

    不过!

    片刻之后,厉一鸣将威压一收,众人身上的压力顿时散去。

    而此刻,他们看向厉一鸣的眼神,已经充塞着强烈的恐惧。

    “带我去地牢。”

    厉一鸣沉声说道。

    余家的人不敢违逆,连忙小心翼翼地带着他朝地牢走去。

    轰咔咔……

    地牢那厚重石门打开时,刺耳的摩擦声让曲婉儿美眸一动,连忙紧紧地盯着石门那里。

    她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呼吸声,也隐隐有些加重。

    毕竟,她很清楚等待自己的命运是什么。

    如果进来的人是余金龙,也或是余家的什么人,那后果就已经可想而知了。

    可是!

    莫名地,她心里隐隐有着一丝期希。

    期待并希望着进来的那个人,会是脑海中所想到的那一个人。

    这时,一道身影从石门那里走了进来。

    曲婉儿双眸一僵。

    那走进来的人,正是帮助余金龙抓他的先天武者。

    一下子,曲婉儿便感觉整颗心都沉到了深渊之底。

    这时,只见那先天武者,一脸恭恭敬敬地站在石门那里,仿佛在恭迎着什么大人物。

    这让曲婉儿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那嘴角,噙着一抹苦涩。

    她知道,等待着她的命运,将会是何等的凄惨。

    自己的身子,也将会被余金龙那个混蛋给霸占。

    不甘,苦涩,愤恨,不安,无助……

    各种各样的情绪涌上心头,让曲婉儿恨不得现在就死了更好。

    可是!

    她知道自己还不能死。

    还有很重要的事情,等着自己去做。

    现在的自己,只能认命。

    不甘地认命!

    可是,等了许久,她也没有听见余金龙的声音,更没有听见那个先天武者的声音,仿佛整个地牢中,根本就没有别人似的,寂静得有点诡异。

    疑惑之间,她轻轻睁开了双眸。

    一张颇为俊郎的脸,随之印入眼帘,让曲婉儿的美眸睁得更大了几分。

    这张脸……

    是……是厉一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