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给我滚出来
    ,精彩无弹窗免费!

    厉一鸣脚步一顿。

    那眉头,轻皱了起来。

    林枫的师妹,厉一鸣自然是记得的,就是那个有些古灵精怪的曲婉儿。

    对于曲婉儿,厉一鸣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如果不是铁臂狂猿的事情,厉一鸣觉得,他对曲婉儿的印象会更好。

    “求求你……救……我师……妹……”

    林枫的伤势很重,即便是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喊出来的话也是有气无力,细如蚊声。

    不过!

    厉一鸣却是听得很清楚。

    “曲婉儿怎么了?”厉一鸣冷淡地问道。

    饶是如此,林枫却是露出一抹喜色,勉强抬眼看向不远处的那道木门。

    “她……她在……里面……”

    其实就算他不说,厉一鸣也大慨明白他的意思。

    随即,厉一鸣的目光扫向了那木门。

    “这是……余家,势力很强……”

    林枫尽可能地想将自己知道的告诉厉一鸣。

    而厉一鸣根本没听过什么余家。

    在皇城这段时间,皇城中的一流家族,二流家族,他基本上都已经知道了,可却没听过余家。

    既然如此,那就没必要偷偷摸摸地进去了。

    看了一眼林枫,厉一鸣随手弹出一颗转气丹,直接弹入林枫的嘴里。

    多的话,他也懒得说。

    抬脚。

    砰!

    坚实的木门,直接被厉一脚踢成了碎片。

    崩飞的碎木,朝着院子里疾飞而去。

    乒乒乓乓……

    院子里的不少东西,都受到了波及。

    而厉一鸣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径直朝着院子中走去。

    林枫傻眼地看着这一幕。

    那心底,简直骇然如涛。

    不过,他却是想起了厉一鸣当初是如何镇压他们三派的,那个时候,似乎并不比现在差吧?

    而就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嘴里的转气丹已经渐渐化开。

    院子中。

    十几个手握长棍的武者,一下子就冲了过来。

    “什么人,敢到余府来捣乱?”

    “妈的,把他拿下!”

    呼地,十几个武者,全都怒目圆瞪地朝着厉一鸣冲了上来。

    “哼!”

    厉一鸣一声沉哼。

    轰隆!

    强大的二品虎威,瞬间辐散开来。

    那十几个武者,不过是后天大境的武者,哪里承受得住这样的威压?

    砰砰砰……

    砰砰砰……

    眨眼之间,所有人全都被威压压得趴在了地上。

    “说,曲婉儿在哪里?”

    厉一鸣沉声喝问。

    “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府里根本就没有这个人……噗……”

    第一个开口的武者,话还没说完,便是一口鲜血喷呛而出。

    “叮咚!”

    “恭喜厉大哥以威压重创余府打手,可掠夺选项:一年修为,一年寿元,三年寿元。”

    “是否掠夺?”

    厉一鸣没有回应。

    因为,如果这些人不能让他满意,他根本没打算让他们活着。

    到时候,直接杀了,也就能完成掠夺。

    目光从那个人的身上移开,落到另一个的身上,厉一鸣冷冰冰地道:“你来回答。”

    “我……我……我不知道。噗……”

    厉一鸣目光再移,落到另一个人的身上。

    “你来回答。”

    “我……我说,我说,她被我们少爷关到地牢里去了。”

    “地牢在哪里?”

    “在……在……就在少爷的房间下面,是一个秘密地牢。”

    厉一鸣这才恍然。

    刚才,jin ru这里之后,他就已经用灵魂力扫视了一圈,可并没有发现曲婉儿的踪影,所以才会逼问这些武者。

    “带我去。”

    声音落下,厉一鸣解开了这个武者身上的威压。

    至于其他人。

    “噗……噗……噗……”

    只是眨眼之间,其他武者全都被厉一鸣的威压压得吐血昏死。

    唯一没事的那个武者,一脸惊恐万状之色。

    “带路。”厉一鸣沉声道。

    “是是是……”那武者连忙点头,然后在前面带路。

    途中,又有不少武者冲了上来,皆是被厉一鸣以威压震慑得趴在地上,重伤吐血。

    “你们少主叫什么名字?”厉一鸣沉声问道。

    “叫……叫余金龙。”

    “余金龙?哼,看来,他需要改一个名字了。”

    厉一鸣冷哼了一声,随后,直接将真元包裹在咽喉,洪声一喝。

    “余金龙,给我滚出来!”

    轰隆隆……

    轰隆隆……

    那声音,仿佛滚滚惊雷,炸响在余家上空。

    余家地牢中。

    一个面黄肌瘦的青年,正搓着手,准备临幸被绑起来的曲婉儿,突然响到这震喝之声,不禁脸色一沉。

    “妈的,是那个王八蛋,居然敢打扰老子的好事?”

    他看了一眼曲婉儿。

    “哼!臭婊子,给我在这里好好待着吧,等我出去解决了那个敢来闹事的家伙,回头再好好收拾你。”

    言罢,余金龙拂袖离去。

    而被绑在床上的曲婉儿,美眸不禁睁得更大了许多。

    “这声音……是……是他?”

    她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厉一鸣的样子。

    只是!

    她又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

    余府大院中。

    砰砰砰……

    砰砰砰……

    数十个余家豢养的武者,眨眼之间就倒地一片,哀嚎不断。

    一个穿得如同土财主似的中年男子,两个实力勉强达到了先天大境的武者的保护下,从远处赶了过来。

    看到眼前的一幕,那中年男子怒得浑身**。

    他怒指着厉一鸣。

    “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余家与你有何怨仇,为何在我余家放肆?”

    此人,只是一个普通人,连武者都不是。

    厉一鸣一眼就能看出来。

    “你是余家的家主?把你儿子余金龙叫出来,让他放了我朋友,否则,我踏平你们余府。”厉一鸣冷冰冰地说道,而且那锐利的眼神一下之下,竟是让人有种身陷冰窖之感。

    “天子脚下,朗朗乾坤,你……你居然敢说出此等匪言,你……你再不走,我就报官了。”余家家主怒道。

    可惜,厉一鸣怎么可能走?

    余家家主只能看向他身旁那两个以高价请来的先天大境武者。

    “你们给我上,把他抓起来,送到官府去。”

    两个武者顿时一跃,将厉一鸣前后包夹起来。

    “小子,乖乖束手就擒,省得吃皮肉之苦。”其中一个武者冷声喝道。

    厉一鸣也懒得废话,威压再次辐散开去。

    轰隆隆!

    眨眼之间,强大的气势便笼罩在那两个武者的身上,压得两人脸色骤然剧变,那眼睛都快鼓出来了。“你……你是……修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