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青云阁背后的势力
    ,精彩无弹窗免费!

    郑栗言沉默着。

    对于青云阁少主之事,他不想多提,也不方便多提。

    末了,他只是微微扫了一眼卿菲雨。

    “看样子,她并不知道厉一鸣的事情,否则,也不会露出这么一副意外的表情了。那这厉一鸣,到底是什么来历?”

    思绪涌动间,郑栗言心头有些不太放心了。

    如果厉一鸣没什么来历,他还不太担心以后要做的事情。

    可是!

    如果厉一鸣的来历非同一般,那自己以后要是真的将卿菲雨当做炉鼎用来修炼了,搞不好会惹下大麻烦。

    郑栗言所修炼的心法极为古怪,必须找到与之匹配的阴体,并且让这阴体的主人对他动情。

    然后,才能将之当做炉鼎用来修炼。

    而卿菲雨,正是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一个合适的阴体炉鼎。

    但卿菲雨与厉一鸣之间的关系,肯定不像表面所看到的这么简单吧?

    而且!

    郑栗言已经知道郑铭元死在东关岭的事情,这件事虽然只在郑家少部分人那里传开,但他,正好意外地知道了。

    既然厉一鸣之前说过,他是从东关岭来的,想必已经知道郑家勾结天桑国的事情。

    如果他插手,那自己的计划……

    岂不是要泡汤?

    “不行!只有拿下卿菲雨,我才能成功踏入修士之境,绝对不能被任何人破坏!”

    “哼!挡我者,杀无赦!”

    一丝杀意,从郑栗言的眼底闪过。

    卿菲雨是他好不容易才发现的,合适的阴体炉鼎,否则,当初他也不会出手救回卿菲雨。

    现在!

    他更加不能容忍任何人破坏他的计划。“好了,大家继续为香儿姑娘庆祝吧,另外,安排人将叶少送回府上,其它的事情以后再说。”郑栗言微微轻笑道,那温文尔雅的表情,给人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让人绝对不敢相信,之前他心里还藏着一

    股强烈的杀意。

    包间中的人,就算是冯凯伦,也只是了解一二,并不是非常清楚郑栗言的真实情况。

    至于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在大家的眼中,郑栗言就是那种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不知道有多少青春少女为其变成了花痴。

    可是!

    郑栗言却是向来不曾采摘。

    卿菲雨,还是第一个受到郑栗言悉心呵护的女子。

    眼见郑栗言不想多说,林香儿等人也只能打消了心里的好奇。

    另一边。

    厉一鸣回到了包厢之中。

    头发花白的杜能轻捋着胡须,笑道:“北阎小友,你可算回来了,没什么事吧?”

    一顿饭的功夫,杜能和厉一鸣也算是熟络了起来,所以称呼上也略有了一些小小的变化。

    “没事,就是遇见了几只烦人的苍蝇。”厉一鸣不在意地摆了摆手道。

    “需要我帮忙吗?”杜能道。

    “不用,只要他们不再来烦我,就随他们去吧。”厉一鸣笑道,“对了,杜老,你知道这青云阁的少主是什么人吗?”

    早先之前,以厉一鸣的耳力,自然是听见了那个武者对掌柜的低语的。

    但厉一鸣根本不认识什么青云阁的少主啊。

    所以,他心里有些好奇。

    “北阎小友,你不会和青云阁有什么过结吧?”杜老微显担忧地问道。

    从他的神情中,厉一鸣顿时更加肯定,这青云阁背后的势力绝不简单。

    “没有。”

    厉一鸣摇了摇头,随后,他将之前的事情大慨说了一下。

    这一说,就连杜能都有些意外起来。

    “北阎小友,你是说,你并不认识青云阁的少主,但青云阁的少主却认识你?”杜能不解地问道。

    “嗯,好像是这样的。”厉一鸣点了点头。

    “奇怪了,你都不认识对方,对方又怎么会认识你?还说你是他的贵客?”杜能更加不解了。

    厉一鸣撇了撇嘴。

    但就在这时,一道灵光突然从他的脑海中闪过。

    “杜老,青云阁背后的势力,难道是玄灵宝阁?”厉一鸣一脸认真地问道。

    闻言,杜能点了点头。

    “是啊,你之前不知道吗?”

    这一瞬间,厉一鸣顿时肯定了心头的猜测。

    “原来如此。难怪那个武者会说,我是他们少主的贵客,恐怕这少主,指的就是柯灵柔吧?而那个武者,应该是在玄灵宝阁的时候见过我,只是我没有注意到他而已。”

    思绪一闪而过,厉一鸣心里的疑惑一下子全都解开了。

    “北阎小友,你怎么了?”见厉一鸣有些出神,杜能忍不住问道。

    “没事。”厉一鸣笑了笑。

    “对了,北阎小友,你所说的那个什么陈少,应该就是陈家的大少爷陈安吉,等有机会了,我会替你好好收拾一下他们的,这一点,你就放心吧。”

    杜能一脸打包票的样子。

    对他来说,收拾几个纨绔大少而已,根本不算什么事。

    厉一鸣笑了笑,并没有阻拦的意思。

    那些家伙,也的确是欠收拾。

    既然有人替自己出手,那就随便吧。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

    最后离开时,果然更加印证了厉一鸣心头所想。

    青云阁,没有收取任何一分酒菜钱。

    就连杜能,都是意外无比。

    不过!

    就像早先所说的,既然厉一鸣是青云阁少主的贵客,青云阁不收钱,那也是正常的。

    只是,杜能隐隐有些看不透厉一鸣了。

    不仅是修为上看不透,还有这身份。

    “北阎小友,我们殿主很是看好你哦,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安排你们见个面,怎么样啊?”杜能征求着说道。

    如果是之前,他还觉得安排厉一鸣去见殿主风正扬,完全是对厉一鸣奖励。

    但现在却不一样了。

    厉一鸣和玄灵宝阁的人扯上了关系,而且关系还不普通。

    那这见面的事,就不能以上位者的角度来说了。

    而是征求!

    以一种更加平易近人的角度,来征求厉一鸣的意见。

    “殿主?”厉一鸣有些诧异。

    “是啊,殿主得知了你的事情之后,很是看好你,所以才让我来征求一下你的意见,看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帮你安排一下。”杜能点头道。

    “呃……杜老,你用征求这两个字,未免太抬举我了吧?”厉一鸣尴尬地道。

    “哈哈哈……”杜能笑了笑,“北阎小友,我们殿主是真的很看好你,否则我也不会用这两个字了。”

    “当然了,我也很看好你。”

    “哈哈,好吧,那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厉一鸣笑道。

    反正他现在也没什么事。

    既然丹殿的殿主想见自己,那就去见一面好了。

    这种事,对自己并没有损失。

    “小鬼,等一下。”

    寇老的声音回响在厉一鸣的脑海中。

    “寇老,怎么了?”厉一鸣传音道。

    “明天再去。”寇老简单地道。

    显然,他应该是忌惮于杜能在旁边,并不想传音太多,以免被发现。

    “哈哈哈,北阎小友,你果然是……”

    “呃,杜老,不好意思啊,我刚刚才想起,今天下午还约了其他人,不如改在明天吧。”

    厉一鸣打断了杜能的话。

    杜能尴尬地愣了一下,但也是很快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好,那就明天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