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少主的贵客
    ,精彩无弹窗免费!

    “行了,没事别来烦我。”

    随意地挥了挥手,厉一鸣朝着楼上走去。

    至于陈安吉等几个纨绔子弟,他现在根本没有兴趣去理会,只要这些家伙不再来烦自己就行了。

    “陈少,我们……怎么办?”有人忍不住问道。

    “把叶少抬起,我们去找言少。”陈安吉不爽地说道,“还有,把掌柜的叫过来,我要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很快,掌柜被叫了过来。“陈少,您是这里的客人,但请下次不要再开这样的玩笑了,那位爷可不是我能招惹得起的,刚才,您可是差点玩死我啊。”掌柜一脸不高兴地说道,不过,不管怎么样,陈安吉也是一个大少爷,掌柜也不

    想太过得罪。

    “掌柜的,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人?”陈安吉沉声问道。

    “他……他是我们少主的贵客。”掌柜无奈地道。

    “你们少主的贵客?”陈安吉心头一惊。

    青云阁少主的贵客!

    这怎么可能?

    就算是郑栗言来了这里,也只不过是普通的客人而已,凭什么那个乡下人会成为这里的贵客?

    “掌柜的,你没弄错吧?”陈安吉紧紧凝视着掌柜。

    “陈大少爷,您就别再拿我开心了,这种事情,我能弄错吗?”掌柜十分不满地说道。

    摇了摇头,他也只能自认倒霉地转身离去。

    “陈少,我们……我们是不是踢到铁板了?”一个跟着旁边的青年忍不住惶恐地问道。

    他们都不知道青云阁的少主是谁。

    但是!

    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青云阁背后的势力,足以和皇城任何一个二流家族抗衡。

    甚至是媲美皇城三大家族!

    这也是青云阁成为皇城最具代表性酒苑的原因。

    jin ru这里,代表的身份和地位。

    这里的规格,比齐家的天香楼更胜十倍。

    就连‘青云阁’这三个字,都是当朝皇帝陛下亲笔所提。

    其实,陈安吉心头也很清楚,并不是青云阁太过神秘,而是他们这个层次的人,还没有资格接触到青云阁秘密。

    这是齐少飞曾对他说过的话。

    此刻,脑海中回想着这些话,陈安吉才算是真切地感觉到了其中的意味。

    恍然大悟过来,陈安吉忙道:“快,我们去找言少。”

    几人带着叶姓青年,连忙朝着原本的包间跑去。

    包间中。

    林香儿仿佛被众星簇拥着的明月,显得分外明亮。

    “谢谢大家,以后我一定会努力掌握炼药之术,大家若是有需要,我必定尽力相助。”林香儿高兴地感谢着众人。

    “香儿姑娘,以后我去找你炼药,你可别不理我啊。”

    一个还算俊朗的青年,一脸爱慕地看着林香儿。

    “慕容公子,如果你是来找我炼药的,我自然不会拒绝,不过,你可别老缠着我就好。”林香儿轻笑道。

    “哈哈哈……”

    不少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而复姓慕容的青年则是耸拉着脑袋。

    他所谓的炼药,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可惜啊,流水愿为落花停,偏偏落花不入水。

    这时,林香儿的目光微微扫了扫不远处的郑栗言。

    那心头,泛起一阵失落。

    尤其是看见郑栗言对卿菲雨那么好,更是让她心里极度的不高兴。

    可是!

    不管她如何努力,就是无法引起郑栗言的注意。

    包括这一次成为炼药师,还是没能让郑栗言对她多看几眼。

    这让她心里更加失落。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陈安吉等人慌慌张张地抬着叶姓青年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冯凯伦眉头轻皱地问道。

    “冯少,叶少他……他被人打了。”

    “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敢在青云阁动手打人?”冯凯伦一脸不敢相信地道。

    不仅是他不敢相信,就连郑栗言也是眉头轻皱,同样不太相信。

    可是!

    叶姓青年的确已经如同死狗一般躺在那里,总不可能是陈安吉等人故意编的故事吧?

    “到底怎么回事?”郑栗言肃穆地开了口。

    “是……是那个姓厉的小子。”陈安吉迟疑着说道。

    闻言,卿菲雨率先一怔。

    “师兄?”

    郑栗言也是有些意外。

    他微微看了卿菲雨一眼,然后又看向陈安吉,目光变得锐利下来。

    “你看清楚了?”

    “错不了,就是他打的。”陈安吉惶恐地点头。

    欺骗郑栗言?

    这种事,他可不敢做。

    郑栗言虽然不是郑家嫡系子弟,但因为天赋异禀的原因,在郑家还是小有一些地位的。

    而郑家,那可是皇城三大家族之一。

    郑栗言的一句话,或许在郑家当中不算有份量,但却足以让陈家陷入危机之中。

    “菲雨,这其中或许有什么误会,你放心吧,厉兄的事情,我会帮忙协调的。”郑栗言开口安慰道。

    “谢谢郑大哥。”卿菲雨感谢道。

    其心里,则是有些疑惑。

    明明厉一鸣已经说了,不会来参加这次的庆祝宴,可为什么他还是出现在了青云阁?

    难道,他是为了自己而来?

    “不,不可能,我上次伤他伤得那么深,而他也向我报复了,他不可能为我而来,可是,他……他又会为了谁而来青云阁?”

    卿菲雨心头有些纠结。

    不管怎么样,亲眼目睹了云阳城的惨况,真的让她改变了很多。

    此时的卿菲雨,再也不是以前的卿菲雨。

    环境,是会改变人的。

    “言……言少,我想,你用不着去帮忙了。那个人……他没事。”陈安吉有些迟疑地说道。

    “什么意思?”郑栗言诧异地道。

    在青云阁打了人还能没事,就算是他郑栗言,都不敢打这个包票。

    毕竟!

    他是知道青云阁背后的势力有多厉害的。

    “言少,他……他极有可能是青云阁少主的贵客。”陈安吉不敢肯定地说道。

    闻言,包间中所有的人全都是一怔。

    尤其是郑栗言,那双眸隐隐闪动着惊愕之芒。

    而卿菲雨则是有些意外。

    “陈安吉,你确定?”

    郑栗言的双眸微微沉了下来,脸上也带着一丝凝重。

    “我……我也不太确定,但青云阁的掌柜是这么说的。”陈安吉道。

    听到这样的答复,冯凯伦有些坐不住了。

    他当时无视了厉一鸣,虽然看上去并没有做错什么,但谁敢保证不会被厉一鸣记恨在心?

    而如果厉一鸣真是青云阁少主的贵客,那别说是他了,就算是他老爹,都得给人家赔罪。

    就在这时,林香儿那颇为动听的声音响了起来。

    “言少,听你们说了这么久,这青云阁的少主,到底是什么人啊?”“还有,你们刚才所提到的那个打人的人,又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