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难道我自带嘲讽光环?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四周,一片寂静。

    哗哗哗……

    撒尿的声音从茅厕中传了出来,还带着一声膨胀的膀胱得到解放而爽快发出的舒服声。

    “这怎么可能?叶少他……他……”

    “妈的,那家伙到底是什么鬼,只是随手一掀,居然就将叶少掀飞出去?而且还把墙都撞成那样子了?”

    以陈安吉为首的一众纨绔子弟,还有四周的看客,无不是心头错愕不已。

    尤其是认识叶姓青年的人,脸上更是布满了惊容。

    一时间,几个纨绔子弟都看向了陈安吉,等着他拿主意。

    “你们……谁看出他的修为了?”陈安吉这才想到,自己之前一直没能看穿厉一鸣的修为。

    被他这一问,众人全都愣在原地。

    修为?

    那家伙的修为……

    恍然之间,大家这才想起,之前因为直接将厉一鸣当做了从乡下来的下等人,根本就没有想过厉一鸣到底是什么修为境界。

    而现在仔细回想一下,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啊。

    “我……我刚才好像看了一下。”

    一个青年怯生生地举起了手。

    顿时,陈安吉等人的目光全都朝着那青年看了过去。

    “他是什么修为?”有人忍不住问道。

    “我……我看不透。”

    “什么?你不是觉变境五重吗,居然看不透?”

    “……真的看不透。”

    一时间,陈安吉等几个纨绔大少,全都是错愕不已地愣在原地。

    “难道……他已经踏入了融精境?”

    “快,快去看一下叶少的情况,他被那家伙一招击中,该不会死了吧?”

    几人这才想起姓叶的青年。

    而当他们赶过去的时候,只见姓叶的青年已经是进的气比出的气少,再不救治,恐怕就活不成了。

    来不及多想,其中一人连忙取出疗伤的丹药给叶姓青年服下。

    “唉呀,这是怎么了,我的墙啊,我的墙怎么破了?”

    听到动静的掌柜才刚刚赶到这里,就傻眼了。

    但下一秒,当他发现地上躺着的人,还有陈安吉等人之后,顿时就如同被捏住了脖子的老鸭,所有的声音全都隔在了喉咙里。

    好片刻,掌柜才镇定下来,开口问道:“陈少,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哼!有小人混进了你们青云阁,还打伤了叶少,你说怎么办吧?”陈安吉沉声说道。

    “什么?这这这……这不可能啊。”

    “哼!你的意思,是说我说谎喽?”陈安吉脸色一沉,那锐利的双眸,带着一抹冰冷。

    “不敢不敢,小的没那个意思。”掌柜连忙道歉。

    这时,方便完的厉一鸣,正好从茅厕中走了出来。

    四周那些看向他的眼神,全都带着一丝惊恐。

    当然,也有幸灾乐祸,等着看好戏的。

    “掌柜的,就是他打伤了叶少,还不快叫人把他从青云阁赶出去?”陈安吉怒指着厉一鸣说道。

    现在,就算是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跟厉一鸣动手了。

    不过!

    有时候,不需要自己动手,也是能羞辱敌人的。

    就好比现在,让青云阁的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厉一鸣赶出青云阁,就能羞辱厉一鸣一番了。

    闻言,掌柜的立时朝着厉一鸣看了过去。

    厉一鸣身上所穿的衣物并不名贵,甚至可以说是很普通。

    一看,就不像能进得起青云阁这种高级的酒苑。

    这里一顿酒菜的消费,足以让无数普通人节约着过完一辈子了。

    “来人啊,把那小子给我抓起来送官!”

    掌柜怒火升腾地咆哮起来。

    毕竟!

    因为厉一鸣的关系,不仅让青云阁的一堵墙被弄坏了,还让叶家大少爷受了伤,这不仅会让青云阁经济受损,更会让青云阁的名声受损。

    一点点经济上的损失并不算什么。

    但名声对于青云阁来说,可比那点点经济上的损失重要得太多太多了。

    看到一些武者朝着厉一鸣围了过去,陈安吉的脸上才微微露出一抹冷笑之色。

    “哼!姓厉的,你不是很厉害吗?有本事你就和青云阁也对着干啊。”

    其心头,巴不得厉一鸣闹事。

    而青云阁的背景,连他陈安吉也要退让五分。

    更何况是一个乡下来的下等人?

    转眼间,一群实力还算不错的武者,已经将厉一鸣围了起来。

    厉一鸣眉头轻皱,目光略带不悦地扫过这些人。

    最后,他看向不远处的掌柜。

    “你是什么意思?”“哼!你还敢问我什么意思?你这不要脸的小毛贼,偷溜进我们青云阁,还打伤了我们的客人,现在,你还问我是什么意思?”掌柜一脸的怒色地吼道,然后,他更是用力一挥手,“你们还愣着做什么,给我

    拿下。”

    “等一下。”

    其中一个武者突然喊道。

    随后,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之后,连忙跑到掌柜的耳边低语起来。

    “什么?”

    掌柜猛地一惊,然后看向那武者。

    “你确定?”

    “确定。”武者点头。

    闻言,掌柜连忙一脸惶恐不安地小跑到厉一鸣跟前,连连作揖。

    “唉哟喂,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贵客,我该打,我该打……”

    啪、啪、啪……

    当着所有人的面,掌柜竟是自己抽起了自己的耳光,而且每一个耳光都抽得十分用力,仿佛那根本不是他的脸一般。

    陈安吉和四周的客人一下子就傻眼了。

    这特么是怎么回事?

    厉一鸣那种从小地方来的下等人,居然能吓得掌柜的自抽耳光?

    就算是自己这些人,也不可能做到啊。

    想要做到这一步,再怎么样,也得是齐少飞那样的,在二流家族中的顶级大少才行啊。

    甚至就算是齐少飞,也不一定能行吧?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行了。”

    厉一鸣淡淡地开口问道。

    掌柜这才惶恐不安地停了下来,而他自己的脸,都已经被抽得红肿起来。“厉少,小人真的不知道是您啊,要是知道的话,就算借我一百个,哦不,一万个胆子,小人也不敢让人拿下您啊。这……这就是个误会,还望厉少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这一回吧,小人再也不敢了。”

    掌柜一脸惶恐地说道。

    因为,刚才那个武者在他耳边所说的话,让他不得不心惊胆战。

    更是不得不惶恐不安!

    厉一鸣也是一阵无语。

    自己不就是上个茅厕吗?居然还能惹出这么多事来。

    难道!自己身上真的自带着嘲讽光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