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哥尿急
    ,热门免费!

    “哟,这不是我们的一品炼药大师吗?”

    充满戏谑意味的笑声,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陈少,这人你认识?”

    “呵呵,当然认识了,今天早上的时候,还在丹殿遇见了,人家是去参加一品炼药师考核的呢。”

    “他就是那个不甩陈少你面子的人?”

    “切,一品炼药师有什么了不起的?除非他能达到木百林大师那样的境界,否则,以陈少您的身份地位,只要开一下口,还不知道有多少一品炼药师要跑来巴结您呢。”

    “陈少,这小子穿得普普通通,搞不好是混进来骗吃骗喝的,你说咱们要不要……”

    “哈哈哈,你说得不错,应该通知一下这里的掌柜。”

    几个纨绔子弟,无不是戏谑地看着厉一鸣。

    而且!

    他们所言非虚。

    那些没有大势力在背后撑腰的普通一品炼药师,一没人气,二没资源,就算天赋异禀,想更进一步,也是难上加难。

    因为,炼药师就是用大量灵药堆出来的。

    所以!

    当一个一品炼药师没有足够的资源来提升自己的技术时,就只能想办法依附于一些势力,听从那些势力的吩咐。

    这就是底层炼药师的真实现状。

    并非如人们表面所听到的那样,只要成为炼药师,就能成为人上人。

    这不过是骗人的鬼话而已。

    想要真正成为受人尊敬的炼药师,至少得是一品炼药师当中的拔尖存在。

    当然,如果能成为二品炼药师,那处境就会完全不一样了。

    厉一鸣的目光微微轻扫了一下几人,认出其中一人,正是今天和冯凯伦一起的人。

    而冯凯伦似乎就是在青云阁宴请众人,替林香儿庆祝。

    这几个家伙,应该也是他们那一个圈子里的人吧。

    思绪一闪而过,厉一鸣实在懒得理会。

    这时候,还是先去小解一下才是正事。

    “站住,谁让你走了?”

    厉一鸣想要离开,却是被几人拦了下来。

    “喂喂喂,你们几个小心一点啊,这位可是一品炼药师哦,虽然我总觉得他不可能通过考核,但万一通过了呢?呵呵呵……而且啊,就连言少都对他挺客气的呢。”姓陈的青年一脸戏谑地冷笑着。

    既然厉一鸣是卿菲雨的师兄,他就已经大慨猜到,厉一鸣不可能有什么惊人的背景。

    而郑栗言,也不过是看在卿菲雨的面子上,才对厉一鸣客气。

    如果里面没有这层关系,厉一鸣就是个屁。

    “陈少,你是说他……他和言少有关系?”一个青年的脸色忍不住变了变。

    “你怕什么?要真有什么不得了的关系,我还能这么轻松写意?”陈安吉不屑地笑道。

    闻言,其他几人顿时豁然开朗。

    是啊!

    要是眼前的这个小子,真的与郑栗言有什么关系,那陈家这位安吉少爷,还敢如此肆意地冷嘲热讽?

    回过神来,几人看向厉一鸣的眼神,也更加不屑一顾。

    这时,陈安吉继续轻笑道:“你们眼前这位‘一品炼药师’大人,其实呢,就是菲雨姑娘的师兄而已,那个叫什么玄剑宗的小门派,大慨你们连听都没有听过吧?”

    “玄剑宗?什么鬼啊?”

    “陈少都说了是小门派,你还问什么鬼,这是不给陈少面子啊。”

    “哦对对对,陈少,你别介意啊。”

    “没事没事。”陈安吉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虽然这里是后院,但还是有不少人发现了这里的异样,已经围了过来。

    看着厉一鸣被陈安吉等人围住,所有人都忍不住摇了摇头。

    陈家大少爷陈安吉,皇城中有名的纨绔子弟。

    被他盯上了,不死也得脱层皮啊。

    “滚开!”

    厉一鸣抬眼看向挡在自己面前的两个青年,淡淡地说道。

    “哟嗬,他居然敢喊我们滚开呢。”

    “哼!一个从乡下来的下等人,也敢在我们面前嚣张?我看,今天有必要好好教教你,让你认清楚自己的地位。”

    被厉一鸣轻喝的两个青年,家族虽然都是三流家族,但在皇城中也算小有名气。

    向来都是他们喝斥别人的。

    什么时候被一个无知的乡下人喝斥过?

    “陈少,这小子太不开眼了,我想教训一下他,你没什么意见吧?”其中一个颇为精壮的青年,向陈安吉请示道。

    显然,这几人都是以陈安吉马首是瞻。

    毕竟,陈家在皇城中,那也算得上是一个二流家族。

    虽然是二流家族中垫底的存在,但也绝对不是这些三流家族的公子哥可比的。

    “你随意。”陈吉安笑了笑。

    闻言,那人顿时一喜,然后那看向厉一鸣的眼神,也带着一抹讥诮冷笑。

    “下等人,今天本公子就让你长长眼力见,全当是替陈少赏赐你的,你以后可要记得感恩戴德啊。”

    精壮青年戏谑地冷笑着,同时左右手更是互握着指关节。

    咔嚓咔嚓……

    咔嚓咔嚓……

    骨节脆响之声,连连不停。

    “呵呵,叶少可是觉变境九重巅峰的实力,这小子可要惨喽。”

    “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吧,叶少除了是觉变境九重巅峰的实力,而且还修炼过一种炼体之术,双手就能撕裂虎豹。”

    “我去,不是吧?叶少这家伙,居然都没告诉过我们。”

    “叶少,你省着点,千万别把他给撕成两半了,不然如何向言少交待啊?”陈安吉戏谑地笑道。

    “哈哈哈,陈少放心,我自有分寸。”姓叶的青年笑道。

    厉一鸣已经有些看不下去了。

    而且,关键的是他有点尿急。

    “喂,要打架就快点,哥正尿急呢。”厉一鸣不耐地说道。

    “哼!怎么,还想玩尿遁不成?”叶姓青年冷笑道。

    厉一鸣实在无语了,目光一扫,瞧见了不远处的茅厕,脚步一抬,径直朝着那里走去。

    叶姓青年脸色一沉,一个横跨步,顿时挡住了厉一鸣的去路。

    “哼!我还没让你走,你就得给我……”

    呼……

    他的话还没说完,已经很不耐烦的厉一鸣抬手一掀,直接将其掀飞开去。

    砰!

    仿佛一颗人肉炮弹一般,那叶姓青年瞬间撞在一堵墙上。

    轰隆!

    墙上被撞出一个窟窿来,就连里面正在吃饭的客人,也是吓了一大跳。而厉一鸣头也不回,小快步地朝着茅厕跑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