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赫连前辈
    ,热门免费!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厉一鸣如何被收拾。

    毕竟!

    现在站在这里主持公道的,那可是二品炼药师杜能,他是丹殿中的老牌二品炼药师,在丹殿中的地位比很多炼药师都要高。

    再加上杜能培养出了好几个出色的弟子,诸如木百林这样的,都已经是丹殿中的支柱级人物。

    所以,杜能在丹殿中地位不凡。

    而且,他还是丹殿的长老之一。

    有人敢在丹殿中捣乱,落到杜能的手里,就不可能有好日子过。

    可就在众人满心期待的目光注视之下,杜能却是快步走到了厉一鸣的跟前,轻轻一笑。

    “赫连小友,我们又见面了。”

    众人皆是一怔。

    小友?

    杜能大师,居然称呼这个青年为小友?

    这小友的意思,那基本上等于平辈论交啊!

    是朋友的关系!

    “杜大师,你身后的那个人,是你的弟子?”厉一鸣不咸不淡地问道,看不出喜怒之色。

    “赫连小友,实在对不起,这其中恐怕有一些误会,我会狠狠地教训我这不成器的弟子,让他好好向小友赔罪的。”杜能尽可能地安抚道。

    虽然不知道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但只凭木百林刚才的那些话,他知道错不在厉一鸣。

    毕竟!

    木百林口口声声说,厉一鸣假冒炼药师,这一点就是大错特错。

    厉一鸣的炼药师徽章,还是他亲自颁发的呢。

    这能有假?

    “老……老师,这……”木百林愣在原地。

    那脸上,全是不敢相信之色。

    能与他的老师杜能平辈论交的,这皇都都找不出一百个人来。

    可是……

    一个明明只有十几岁的小鬼,居然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自己刚才还说了那些话。

    这不是自己找抽吗?

    “哼!”

    杜能轻哼了一声,顿时吓得木百林心头咯噔一跳。

    “回头再收拾你。”

    冷冷地说了一句,杜能方才转头看向厉一鸣,一脸征求的样子。

    “赫连小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吧?”

    “也好。”厉一鸣点了点头。

    他虽然有点想将自己的‘臭脚’印在木百林的脸上,让他好好捧捧自己的‘臭脚’,但想了想,其实也没有必要。

    更何况,待会儿还要找杜能帮忙弄一下废丹的事情,就没必要得罪得太死了。

    大家各退一步,日后也好相见。

    不是吗?

    青云阁。

    在喧嚣的皇城中,这里绝对算得上一处闹中取静的好地方。

    而且,青云阁的环境十分优美。

    再加上青云阁的菜肴更是少有的美味,所以也就成了很多名流之人选择的好去处。

    青云阁,古朴而典雅的包厢中。

    “跪下!”

    杜能沉声喝道。

    闻言,木百林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杜能。

    “老师,我……”

    “我让你跪下!马上向赫连小友道歉!”杜能的声音更沉了几分。

    之前,当着那么多外人的面,他不方便这么做。

    否则!

    那就将木百林的面子全都削了。

    这样做,对木百林的前途影响太大,不是他所希望的。

    但现在!

    这里除了他和厉一鸣之外,已经没有别人,他也就不想再给木百林留什么面子了。

    而且风正扬都已经交待过了,要给厉一鸣留下一个好印象。

    可谁想,还没来得及呢,就让木百林给留下了一个坏印象,若是不处理好,恐怕就得罪厉一鸣了。

    这极有可能让丹殿失去一个超级天才。

    而且还可能会得罪赫连家的那一个人。

    那一位,可是一千多年前,在整个东荒域都名声大震的大人物。

    丹殿虽然不惧那人,但也不想得罪他。

    所以!

    杜能心里十分清楚,对于厉一鸣的事情,一定要小心处理。

    被杜能如此喝斥,木百林心里虽然极度不悦,但却不敢反驳,只是那心里却无比的挣扎着。

    跪下?

    自己堂堂一品炼药师,在整个皇城中都是头有脸的人,怎么能跪?

    这一跪,将来还如何抬起头做人?

    可是!

    若不跪,岂不是欺师灭祖?

    “杜大师,算了。”厉一鸣一脸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赫连小友,我这弟子平日里有些骄横过头了,今天必需要好好惩戒一下他,否则,他将来还不知道要犯下多少错。”杜能一副坚持的样子,仿佛今天若是不惩戒木百林,他就势不罢休似的。

    “杜大师,你看这样可好?让他去帮我收集各种废丹,并且分门别类,以一月时间为限,做好了,就饶了他,做不好,再惩罚他也不迟。”

    厉一鸣提议道。

    闻言,杜能也是略有些错愕的样子。

    “赫连小友,你要废丹做什么?”

    “有大用。”厉一鸣神秘一笑,也不解释。

    杜能笑了笑,也不便再追问,只能是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向木百林,那脸色也变得肃穆下来。

    “百林,你可听见了?”

    “弟子听见了。”木百林连忙低首道。

    “那还不赶紧去做?”杜能沉声说道。

    “是,弟子这就去办。”木百林连忙躬身说道,末了,更是朝着厉一鸣抱拳告罪,“之前开罪赫连前辈,都是我的错,多谢赫连前辈不计前嫌,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请前辈受我一拜。”

    说着,木百林将腰弯了下去,直接呈九十度。

    那恭敬的态度,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来。

    而厉一鸣也是愣了愣。

    前辈?

    丫的,你都好几十岁的人了,可哥才十几岁呢。

    你叫我前辈?

    “赫连小友不必介怀,这一声前辈,是他应该叫的。”杜能倒是明白人,一下就看出了厉一鸣心头所想。

    厉一鸣微微点了点头,也懒得较真了。

    前辈就前辈吧。

    这个世上,前辈与晚辈之分,并不是一定要看年龄的。

    所谓达者为先,便是这个道理。

    思绪一闪而过,厉一鸣也就坦然接受了。

    木百林离去之后,厉一鸣和杜能一边吃着青云阁的美味,一边闲聊了起来,倒也算是和谐。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厉一鸣起身去上茅厕。

    走在青云阁这幽静典雅的院子里,倒也颇为让人舒服。

    “对了,寇老,你让我不使用真名进行炼药师考核,这也没有多少意义吧?毕竟,这皇城里还是有一些人认识我的。到时候,这些人凑到一起,我不就穿帮了吗?”厉一鸣在心头传音问道。

    “小鬼,这不是为你现在准备的,而是以后。”寇老淡淡地回道。

    “以后?”厉一鸣轻轻咀嚼着其中的意思。

    “以后你会明白的。”寇老没有现在就解释的意思。

    厉一鸣也只能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就在这时,迎面走来的几个人,让厉一鸣原本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