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我从东关岭来
    ,热门免费!

    闻言,风正扬一阵惊愕。

    他紧紧地凝视着杜能,差点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可他在杜能的眼中,只看到了一抹肯定。

    “杜大师,你是说,这枚破魂丹出自一个刚刚考取了一品炼药师徽章的小家伙?”风正扬虽然早有猜测,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而在他的注视之下,杜能十分肯定地点了点头。

    “没错!”

    “而且,殿主您有所不知。那小家伙不仅使用了类似于引灵十八息的手法,而且就连炼制破魂丹的投药顺序也是完全不同,可他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真的把破魂丹给炼制出来了!”

    言罢,颇为激动和兴奋的杜能,连忙将厉一鸣所填写的资料递到了风正扬的跟前。

    心头有些错愕讶异的风正扬接过纸张,目光随即一扫。

    “赫连北阎?”

    “嗯,这个姓氏可不多见,但殿主您可还记得,在一千多年前的九离国中,曾出过一位复姓赫连的强者?”杜能提醒道。

    风正扬心头不禁一动。

    “你的意思是,这个赫连北阎,极有可能是那个人的后代?”

    “嗯,有这个可能。”杜能点头。

    “他人呢?”风正扬道。

    “我来的时候,见他还在一楼的大殿之中,要不要派人盯着他?”杜能道。

    “不!”风正扬顿时摆手,一脸肃穆地道,“这样的天才,都有属于他自己的骄傲和做人的方式,更何况,如果他真是那个人的后代,就更加不能随便乱来了,否则,我丹殿极有可能会失去这样一个天才。”

    末了,风正扬更是一脸正容地看向杜能。

    “杜大师,你找机会,安排他来见我一面,如果可能的话,或许一下届的丹王大赛,他能替我们九离分殿出战也说不定。”

    闻言,杜能一怔。

    “丹王大赛!殿主有意要让他替我们九离分殿出战?可他现在才是一品炼药师啊。”

    杜能太惊讶了。

    丹王大赛,是东荒域年轻一代炼药师之间的大赛,也是丹殿培养新人,给新人出头机会的大赛。

    而每一届的丹王大赛,都会汇聚来自各地的无数天才炼药师。

    可以说,这绝对是倍受瞩目的荣耀之战。

    “无妨,这只是一个打算而已,并没有确定。”

    风正扬摆了摆手。

    “最后他能不能代表我们九离分殿参赛,还要看他自己的造化和表现,再说了,我们不是已经发现了另外一个很不错的苗子吗?赫连北阎虽然天赋异禀,但未必能比得过他。”

    闻言,杜能却是微微摇了摇头。

    “殿主,我看这赫连北阎不一定比那个人差。”

    “哦?为什么?”风正扬有点诧异。

    末了,还不待杜能回答,他却是轻轻一笑,然后问道:“难道与你没有填写赫连北阎的灵魂力品级有关?”

    杜能递上来的信息上,并没有关于厉一鸣的灵魂力品级。

    杜能微微点了点头。

    “殿主所猜不错。”

    闻言,风正扬倒是来了一丝兴趣,但他并没有多问,而是继续等着杜能说下去。杜能没有卖关子,而是很直接地说道:“这赫连北阎在测试灵魂力品级时,用了比别人更长的时间,才将灵魂力提升到了极青品级,可就在这极青之中开始出现一丝天蓝之色的时候,他突然就收回了灵魂力

    。”

    “殿主,我怀疑,赫连北阎还没有真正地完全催动他的灵魂力。”

    风正扬大意深间地看了杜能一眼。

    “你的意思是说,他拥有天蓝品级的灵魂力?”

    “嗯。”杜能肯定地点头。

    “难怪你没有在这信息表中记录他的灵魂力品级。”风正扬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末了,他才道:“杜大师,你现在就到大殿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到他的,尽量先给他一个好印象,但又不要让他觉得,是咱们在故意讨好他。”

    “是!殿主!”杜能微微躬身。

    ……

    一楼大殿中。

    厉一鸣有点意外,郑栗言和卿菲雨居然还没有离开,而是在买好丹药之后,一直等着他。

    “厉兄,恭喜你成为一品炼药师。”郑栗言抱拳贺道。

    “你为什么觉得我一定会成功?”厉一鸣丝毫没有喜色,反而不冷不热地问道。

    郑栗言错愕了一下。

    片刻,他才轻笑道:“厉兄,我觉得你对我似乎有些成见,是我什么地方做得不好,惹你生气了?”

    厉一鸣不喜欢和这种善于伪装的人打交道。

    他直接轻笑道:“因为,我从东关岭来。”

    言罢,厉一鸣便不再去看郑栗言,而是看向卿菲雨。

    “你姐姐希望你不要和郑家的人扯上关系。”

    这时,厉一鸣注意到郑栗言的眼底闪过一丝变化,但此人却是很快便将那丝变化给隐藏了起来,仿佛完全听不明白厉一鸣在说什么似的。

    可惜!

    对于拥有极目光环的厉一鸣来说,任何微小的变化,都不可能逃过他的观察。

    厉一鸣心底更加肯定,这郑栗言也不是什么好人。

    至少,郑家叛国的事情,郑栗言应该是知道的。

    否则!

    他不会有之前那抹神情变化。

    而且,郑铭元去了东关岭,却一直没有回来,郑家的人肯定已经猜到了个中原因。

    甚至于,郑家应该已经知道了郑铭元死亡的事情。

    还有就是,天桑国入侵失败。

    这么大的事情,虽然还没有大面积传开,但做为皇城三大家族之一的郑家,不可能不知道。

    可是!

    到目前为止,郑家似乎还没有任何行动。

    “师兄,我……我听不明白你的意思。”卿菲雨娥眉轻蹙地说。

    “咦?言少,你还没走吗?”

    就在厉一鸣准备开口的时候,一道略带惊讶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后便见冯凯伦带着一个娇艳的女子朝这边走了过来。

    虽然已经看见了厉一鸣,但这一次,冯凯伦直接无视了厉一鸣的存在。

    “言少,我在青云阁订了一桌宴席替香儿姑娘庆贺,不如一起去吧。”

    “哦?香儿姑娘有什么喜事吗?”郑栗言诧异地问道。“哈哈哈,看样子言少你是有了美娇娘,就不怎么关心窗外事了。”冯凯伦笑了笑,“还是我来告诉你吧,就在不久之前,香儿姑娘已经通过考核,正式成为一品炼药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