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最难的丹方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没必要了吧?”厉一鸣反问道。

    众人才这反应过来,现在不是厉一鸣在上课,而是人家在进行识药考核呢。

    而这一项,只要说出六株灵药的特性,就算过关了。

    而且!

    照厉一鸣之前那从容的模样,会不认识后面四种?

    想想也不可能啊。

    所以,后面四种,不是人家不认识,而是人家根本懒得去说了。

    “咳咳。”

    杜能轻咳了两声,将大家的注意力拉过来,才开口道:“赫连北阎,第二项考核过关。下面,没有通过考核的人,可以离开了。”

    闻言,一众少男少女,皆是有些舍不得离开的样子。

    但他们不敢违逆杜能的意思,只能依依不舍地离去。

    转眼间,考核室里只剩下了四人。

    杜能看着眼见的厉一鸣等三人,非常满意地点着头。

    “第三项考核,也是炼药师最终都要面对的,那就是炼药,你们三人,都上前来抽取考核丹方吧。”

    杜能随手洒了一把纸条在石桌上。

    厉一鸣和林香儿,还有另外一个青年,三人各自抽取了一张纸条。

    “打开看一下,你们所要炼制的丹药是什么。”杜能道。

    那青年率先打开了纸条,然后露出一脸倒霉的样子。

    “昆吾通脉丹,我怎么会抽到它啊?”

    闻言,杜能也是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昆吾通脉丹在一品丹药中,也算是颇为难炼的一种丹药了。

    抽到它的人,十个有八个都不可能过关。

    因为!

    就算是一些已经成为一品炼药师数年的人,炼制此丹的成功率也不会超过五成。

    更遑论还没有成为炼药师的新手?

    这时,林香儿也打开了纸条,脸上露出一抹欣喜的笑容。

    “小密丹。咯咯……”

    “香儿姑娘,你可真幸运啊,小密丹可比我这个好炼制多了。”青年一脸羡慕地道。

    随后,两人的目光全都落到了厉一鸣的身上。

    厉一鸣的眉头轻轻皱着。

    其实他根本不知道炼药师的考核项目是什么,只是按照寇老的意思,这才跑来参加考核的。

    谁会知道,这第三项,居然是炼制丹药?

    而且!

    他抽到的这张丹方,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他根本就不知道。

    林香儿有些好奇,忍不住探头看了一眼厉一鸣手中的纸条。

    “啊……你居然抽到了一品丹药中最难炼制的破魂丹?”

    闻言,她旁边的青年不禁露出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就连杜能,也是一阵错愕。

    “不对啊,上次殿主说了,破魂丹的难度太大,让我把它从考题中剔出,我记得我已经把它拿掉了,怎么会……”

    说到这里,杜能突然一阵恍然大悟。

    “对了,当时我剔出来之后,就随手放在了旁边,让下人进来打扫卫生,恐怕是下人将破魂丹丹方又重新放进去了。”

    闻言,厉一鸣等人都是意外地看着杜能。

    杜能本想说,让厉一鸣重新抽取的,可看了看旁边一脸期待的青年,他又把话给咽了回去。

    如果让厉一鸣重抽,那么,那个青年肯定会不服,也会要求重抽。

    要真是这样的话,丹殿的声誉何在?

    思绪一闪而过,杜能只能正容地道:“赫连北阎,既然你抽到了破魂丹丹方,那你这次的考题便是破魂丹,所需要的灵药都在那边桌上,你们各自去取两份的量,然后开始炼制,时限为一个时辰。”

    言罢,杜能便将桌上的一个沙漏倒立了过来。

    沙沙沙……

    细沙轻轻流动起来,当这沙漏流完,便是一个时辰。

    这时,颇为失望的青年和一脸高兴的林香儿已经迅速朝着摆放灵药的石桌走去。

    厉一鸣则是不急不徐地走了过去。

    “喂,寇老,这破魂丹要怎么炼啊?”

    嗡……

    就在厉一鸣传音问完的时候,一道信息随即涌入了他的脑海中,直冲得他脑袋一昏。

    “我靠!你又来?”

    厉一鸣忍不住在心头骂道。

    可惜!

    寇老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赫连北阎,你没事吧?”见厉一鸣有些异样,杜能关心地问道。

    “哦……没事没事,就是昨天没睡好,今天精神不太好。”厉一鸣打着哈哈回道,说着,还假装打了一个哈欠。

    杜能不疑有它,示意厉一鸣去选取灵药。

    照着丹方,厉一鸣很快便取好了所需的两份灵药,然后走到一张指定的考核石桌前。

    这石桌长一丈,宽一米,上面有一个地火口。

    地火口的四周布满了奇异的符纹,下方则是通过特定的法阵,与地下熔岩连接在一起,只需要往那些符纹中注入真元,就能打开地火口。

    到时,注入符纹中的真元越多,地火口打开得越大,火力就越旺。

    而注入得少,火力就小。

    这一点,不需要寇老说,厉一鸣也是明白的。

    因为,那个青年已经开始在催动地火中了。

    随便看一眼,厉一鸣也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没有急着开始炼制,厉一鸣闭上眼睛,在脑海中回想着寇老所传的炼制之法,将一个又一个步骤,全都仔细地过了一遍。

    蓦然,厉一鸣的双眸猛地睁开。

    那眸中,透着一抹无比的专注。

    翻手之间,他取出了自己的药鼎,直接放在地火口上,然后轻轻催动真元,注入石桌上的符纹中。

    烘烘烘……

    烘烘烘……

    地火口顿时打口,一股炽热的火力升腾而起。

    暖鼎!

    这是炼制丹药之前必须的一个过程,唯有让药鼎全体均匀地散发出热力,才能进行后续的步骤。

    厉一鸣是第一次操控地火口进行炼药,所以也是借此机会适应着地火口的火力控制。

    刚开始的时候,难免有些掌握不好。

    而看到他生笨的样子,林香儿等人都是无比诧异。

    “赫连北阎,你以前没有用地火炼制过丹药?”杜能忍不住问道。

    “没有。”厉一鸣摇了摇头。

    见状,几人都是错愕万分。

    “那你以前都用什么来炼制丹药?”林香儿忍不住问道。

    “煤火啊。”厉一鸣一本正经地道。

    “什么?”

    三人直接愣在了原地。

    就用煤火?

    煤火虽然也能炼制丹药,但成功率太低了吧?

    而且,就算是穷一点的武者,也会用钱到丹殿来租借地火进行炼制啊。

    地火可比煤火好得太多太多了,也能让炼药的成功率提升至少三成呢。

    三人根本没有想到,厉一鸣居然没用过地火。

    而再一想到厉一鸣抽到的是破魂丹,三人心里顿时有数了。他们根本不相信厉一鸣能通过这次考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