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摆谱?
    ,热门免费!

    厉一鸣没有回答,只是淡淡地看了对方一眼。

    众人都有几分尴尬。

    卿菲雨连忙叉开话题道:“不好意思,我师兄刚到皇城,周车劳顿,不太想说话。”

    闻言,冯凯伦等人也不太好接着问。

    厉一鸣诧异地看了卿菲雨一眼。

    她,居然替自己说话?

    “是啊,厉少今天刚到皇城,还没休息好,你们就别多问了。”郑栗言也是圆场着。

    “言少说得也是,都是我们的错。”

    “是啊,是我们没注意这点,这样吧,今天我在天香阁摆酒为厉少接风洗尘,大家一起聊一聊。”

    看着众人阴奉阳违地说着场面话,厉一鸣实在懒得听下去了,直接迈步就走。

    顿时!

    一众皇城大少,无不是愣在当场。

    就算厉一鸣是卿菲雨的师兄,众人心里也有些不满了。

    反倒是郑栗言,打着圆场道:“冯少,今天晚上我请客,天香楼地字一号,你们准时来,我先陪菲雨和她师兄在里面逛逛。”

    “我们一定到。”冯凯伦率先表示道。

    其他人难道有机会与郑栗言同桌而饮,自然是欣喜应下。

    郑栗言示意了一下卿菲雨,两人追着厉一鸣而去。

    等他们走远之后,众人才不满地抱怨起来。

    “妈的,刚才那小子很拽嘛,居然一副看不起咱们的样子。”

    “哼!拽个屁啊,他既然是卿菲雨的师兄,那想必也是来自云阳城,而我听说,云阳城前些日子已经被修士给灭了。”

    “什么?那就是说,那这家伙什么都不是?”

    “妈的,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呢,弄了半天,原来是个下等人。”

    “哼!刚才若不是看在言少的面子上,我直接就找人把他做掉了。”

    “行了行了,不管怎么样,他现在是言少的客人,咱们悠着点。”

    “……”

    几个皇城大少一脸不爽地说着。

    而冯凯伦则是心头冷冷一笑。

    “哼哼,这些白痴,真以为郑栗言是那么好相处的?那家伙敢在郑栗言的面前摆谱,还轮得到你们收拾?”

    冯凯伦可是亲眼见识过郑栗言有多厉害的。

    摆谱?

    在郑栗言面前摆谱的人,没一个能好好活着的。

    不过,冯凯伦也懒得提醒身边这几个家伙,就让他们闹腾去吧。

    自己就坐看好戏得了。

    大殿中。

    厉一鸣先是随便逛了一圈,然后看到一些指示牌,便顺着楼梯朝二楼走去。

    “厉兄,你这是……”郑栗言忍不住问道。

    “考核。”厉一鸣淡淡地道。

    闻言,郑栗言双眸微微一亮。

    “厉兄是炼药师?”

    厉一鸣没有回应,而是已经顺着楼梯走了上去。

    郑栗言只能看向卿菲雨,眼里带着一丝询问。

    卿菲雨错愕地站在原地。

    她根本不知道,厉一鸣什么时候成为了炼药师。

    带着疑惑,两人也是连忙跟了上去。

    “三位都要参加炼药师考核?”

    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拦住了厉一鸣等人的去路。

    “不,我们不参加,是厉兄要进行考核。”郑栗言十分得体地说道。

    那老者微微打量了一下厉一鸣,然后眉头一皱。

    看不透?

    以自己的眼力,居然看不透眼前这小子的修为?

    有意思。

    思绪一闪而过,老者才道:“一品炼药师的考核费,十块下品灵晶。”

    厉一鸣还没说话,郑栗言便已经从怀里取出了十块下品灵晶,递到老者的桌上。

    “厉兄,你去参加考核吧。”

    厉一鸣扫了郑栗言一眼。

    “不用,我自己有。”

    言罢,厉一鸣随手一挥,十块下品灵晶已经摆在了桌上,然后他也不管其他,径直朝着后方走去。

    郑栗言和卿菲雨都是双眸微微一缩。

    凭空取出灵晶?

    这是……纳戒!

    厉一鸣手上戴着的那枚古朴的戒指,居然是纳戒!

    这东西,就算是郑家的子孙,也不是谁都拥有的。

    在郑栗言这一代的小辈中,能拥有纳戒的,最多不过三人。

    就算是郑栗言,都没有。

    一时间,郑栗言有些尴尬地伫立在原地。

    而卿菲雨心头也是错愕不已。

    这才多久没见?

    厉一鸣居然已经拥有了纳戒,而且随手就能拿出十块下品灵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想想当初在玄剑宗的时候,每个弟子,一年能分到几块下品灵晶?

    这十块下品灵晶,还不知道要存多少年呢。

    郑栗言和卿菲雨并不是来参加考核的,所以并不能jin ru考核场所。

    “菲雨,我们先去选购丹药吧,厉兄进去参加考核,没那么快出来。”郑栗言柔声说道。

    卿菲雨螓首微颌,随即跟着郑栗言朝楼下走去。

    另一边。

    厉一鸣推开一扇门,来到了炼药师考核室。

    这里面摆着不少各种各样的灵药,还有大大小小的药鼎,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正在替几个少年少女进行考核测试。

    “你也是来参加一品炼药师考核的?”老者抬头看向厉一鸣。

    厉一鸣微微点了点头。

    “过来吧,他们正好进行完第一项考核,你来接上。”老者淡淡地说道。

    厉一鸣依言走了过去。

    “将手放在这颗魂珠上,然后全力催动你的灵魂力。”老者道。

    厉一鸣再度点了点头。

    其他几个已经测试完的少年少女,无不是好奇地看着厉一鸣。

    “你们说,他的灵魂力能达到什么境界?”

    “看他穿得这么寒酸,我觉得最多能达到品黄就了不得了。”

    “哼!这么穷,还想成为炼药师?”

    “是啊,哪个炼药师不是用大量的金钱堆出来的?没钱还想成为炼药师,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呵呵呵,我估摸着啊,这家伙为了参加本次考核,已经存了好几年的灵晶了吧?要不然,也不可能穿得这么寒酸,全身上下的衣服加起来,估计还没我一条腰带贵呢。”

    “哈哈哈……”

    “喂,你们别说,万一人家是玄绿呢?”

    “玄绿?你以为玄绿级别的灵魂力是大白菜,随便都能拥有的?”

    “就是,我们几个当中,也只有香儿姑娘达到了玄绿,我看他啊,最多就是品黄,甚至有可能连品黄都达不到。”

    “达不到品黄,那岂不是杂橙,甚至是凡赤级别?”

    “呵呵呵,有可能哦。”

    几人所说的香儿,正是旁边一个看起来高傲得如同孔雀一般的绿衣少女。

    在刚才的考核中,她被考核导师杜能好好称赞了一番。

    此刻,心里正美滋滋的。

    少女长得颇美,身上还散发出一阵香气,看上去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

    “都安静。”杜能沉喝了一声。

    顿时,那些人全都安静下来。

    杜能!

    这可是丹殿的老牌炼药师了,虽然修为一直没有突破到修士境界,但已经是一位二品炼药师。

    在他手中,只需要一缕地火,就能炼制出二品丹药,而且成功率还不低。

    这是很多炼药师都望尘莫及的。

    “小家伙,开始吧。”

    杜能看向厉一鸣,并缓缓开口道。

    厉一鸣点了点头,随即上前两步,伸出右手,轻轻压在了那颗圆形的魂珠上。然后,他轻轻闭上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