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赔罪
    ,热门免费!

    “沈兄,这些人是怎么打你们的,你们就怎么打回来吧。”

    “打完了,咱们再讨论赔偿的问题。”

    厉一鸣淡淡地说道,但那双眸中的,却是暗藏着一抹无比的锐利之芒。

    沈罡和任言平迟疑了一下。

    不管怎么样,江家在他们心里,那可是不能招惹的强大势力,现在让他们动手打江家的人,那心里总有一点担忧。

    不过,这担忧很快便一扫而过。

    两人对视了一眼,随即皆是点了点头。

    打!

    砰砰砰……

    砰砰砰……

    两人也加入到了苏柄的行列中,朝着秦强等人一顿暴打。

    四周,无人敢开口阻拦。

    齐少飞和江淮云,也只能在旁边乖乖看着。

    转眼之间,秦强等人已经被打成了猪头,比沈罡等人还要惨不忍睹。

    哀嚎声,充塞在整个一楼大堂中。

    直到打累了,沈罡等三人才算是住了手,然后转头看向厉一鸣。

    “一鸣兄弟,我们打完了。”苏柄一脸十分畅气地道。

    之前,他心里早就压着一股气了。

    江家?

    江家怎么了,还不是照样打?

    而且江家七少爷就站在旁边,也不见他敢放出一个屁来。

    妈的,这口气简直爽透了!

    沈罡和任言平虽然没有说话,但两人心里也是一阵通畅。

    “好,既然打完了,那咱们就来谈谈赔偿吧。”

    厉一鸣淡然地说道。

    随后,那目光率先扫向江淮云。

    “你的身下,撞了我朋友,还抢了六万两银子,你打算怎么办?”

    江淮云心头咯噔一声。

    六万两!

    不是才六十两吗?

    虽然知道厉一鸣是故意的,但这个时候,江淮云也只能硬着头皮认了。

    他乖乖地从怀里摸出了一叠银票。

    “厉少,实在是对不起,这是他们抢的银两,还请您点一点。”

    厉一鸣也不看,随手接过,塞到了沈罡的手里。

    “抢的已经赔了,撞人的赔偿呢?”

    闻言,江淮云眼角一跳。

    六万两还不够?

    还要赔撞人的?

    虽然心里已经是气得想动手,可一看到伏友然一副恭恭敬敬站在厉一鸣旁边的样子,他只能压着心底的怒火,又从怀里摸出了一张一万两的银票。

    厉一鸣示意了一下,沈罡随即接下那张银票。

    三人愣愣在站在原地,看着手里突然多出来的七万两银票。

    这……简直就像是在做梦啊!

    刚才还在为二十两的饭钱头痛呢,这会儿,反倒是一下子多出了几万两来。

    这不是做梦是什么?

    这时,厉一鸣的目光又扫向了齐少飞。

    “江家的帐我算完了,现在,该算算你们天香楼的账了。”

    齐少飞微微抱拳。

    “厉兄请算。”

    厉一鸣对齐少飞的态度还算满意,便微微点了点头。

    “好,那我们就来算算吧。你们天香楼的东西,并非我朋友打坏的,但是,你的人,却把这笔账算在了我朋友的头上,这是其一。”

    “其二,我来的时候,你的人正准备要动手打我朋友。”

    “你说说,该怎么办?”

    齐少飞倒也干脆利落,直接开口道:“从现在起,之前想要动手的人,还有余掌柜,全部乱棍打出天香楼,永世不得为齐家录用。”

    不用他再开口,顿时就有着其他的打手提着棍子跑了出来。

    “少爷,饶命啊,少爷……”

    “少爷,我们可都是对齐家忠心耿耿啊,少爷……”

    “打!”

    砰砰砰……

    砰砰砰……

    一阵乱棍开打,惨叫声接连传出。

    余掌柜和之前的十几个打手,连滚带爬地朝着天香楼外逃去。

    随后,齐少飞又拿出了十万两银票,双手递到沈罡等人面前。

    “这是我一点小小的歉意,还望三位能原谅在下的失职,我可以向三位保证,今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齐少飞那赔礼的态度,着实诚恳。

    不过!

    堂堂齐家大少爷,能以威严形象呈现于皇城同辈之中,手段又岂止是这么一点?

    对方到底是不是真心赔罪,厉一鸣并不在意。

    反正他志不在此。

    随着厉一鸣示意了一下,沈罡等人才收下了那十万两银票。

    “厉兄,三位,我在楼上天字号房设宴为几位赔罪,还请借步赏光。”齐少飞十分客气地道。

    四周,众人都是羡慕无比。

    天字号房啊!

    天香楼的天字号房,那可不是谁都能上去的。

    不过!

    想想也是。

    这可是齐少飞在向人家赔罪呢。

    更何况,那四人当中的一位,是连伏友然大师都要恭敬礼待的大人物。

    进天字号房,没毛病。

    “不必了,今天已经吃饱喝足,改天吧。”厉一鸣淡然地摇了摇头,随后看向沈罡等人,“沈兄,我们走吧。”

    言罢,厉一鸣便带着沈罡等人转身离去。

    至于饭钱,谁还敢要?

    直到几人远去之后,四周的客人才忍不住低声议论起来。

    而齐少飞和江淮云也是转头看向伏友然。

    “伏大师,此人到底是什么人?”齐少飞率先开口问道。

    江淮云也是一脸好奇。

    毕竟!

    他今天早上才见过厉一鸣,而那时候的厉一鸣,居然为了一株一百下品灵晶的灵药,露出一脸惊愕的样子。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一转眼就成了伏友然的座上宾?

    伏友然眉头皱了皱。

    他也不清楚厉一鸣到底是什么身份。

    但是!

    柯北浩十分看重厉一鸣,这一点他已经看出来了。

    还有就是,厉一鸣所提到的心脉玄霜之毒的解毒之法,似乎让柯北浩很感兴趣。

    思绪在心头一闪而过,伏友然才正了正容,一脸肃穆地道:“他是什么身份,你们就不要多问了,总之,千万不要得罪他就对了。否则,就算是你们的老爹,也不敢保你们。”

    “言尽于此,两位好自为知,老朽告辞了。”

    言罢,伏友然也是转身离去,留下齐少飞和江淮云怔在原地。

    两人对视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浓浓的骇然。

    他们听得很清楚。

    伏友然说的是,他们的老爹不敢保他们,而不是保不了他们。

    前者是完全不敢保。

    而后者则是保了,但只是保不了而已。这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