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齐少飞
    ,热门免费!

    啪!

    掌柜瞬间被抽飞出去。

    厉一鸣什么都不想问,他相信沈罡的为人,更相信这件事绝不是沈罡等人先挑起的。

    所以,没什么好问的。

    打了再说!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厉一鸣居然如此霸道,一言不发地冲上来,就把天香楼所有的打手全都给打飞了。

    现在,更是一巴掌就抽了天香楼的掌柜。

    这是不想活了,还是不想活了?

    敢在天香楼这么横的人,可不多啊。

    “喂,小子,这里可是天香酒楼,你不分青红皂白,就敢动手打人,是不将天香楼放在眼里吗?”秦强沉声质问道。

    他虽然不是天香楼的人,但却不喜欢看见有人替沈罡等人出头。

    有人敢替他们出头,那就是和他对着干。

    这让他很不爽!

    “你是个什么东西?滚一边去。”厉一鸣冷冰冰地说道。

    “一鸣兄弟,别冲动啊,他们是江家的人。”沈罡连忙拉住厉一鸣,真怕他一言不合又动手。

    他虽然知道厉一鸣很厉害,但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

    江家在皇城中,虽然排不进一流家族,但在二流家族中,那也是拔尖的存在。

    这可不比双鬼山寨中的那些山匪。

    得罪他们,在皇城中就没好日子可过了。

    不!

    不是没好日子可过,而是很快就会悄无声息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江家?”

    厉一鸣隐隐有些印象。

    恍然之间,他想起了当时在茶棚那里喝茶时,曾见过一个和卢青儿一起的青年。

    那人,似乎就是江家的大少爷。

    还有就是……

    “对了,在玄灵宝阁,姓伏的好像称呼那个指证我的人叫什么江七少吧。”

    思绪,在厉一鸣心头闪过。

    而看他不说话,秦强顿时得意忘形地道:“哼!怎么,知道怕了?那就跪下磕头求饶吧,兴许老子一高兴,就饶了你这条狗命。”

    闻言,沈罡知道坏了。

    果然!

    就在他心头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厉一鸣一巴掌就抽了出去。

    啪!

    秦强那一米八高的身体,瞬间被抽飞出去。

    砰!

    一张摆满酒菜的桌子被砸翻,酒菜洒了一地,更是沾满在秦强的身上和头上。

    “我去!那小子是谁啊,居然连江家的人都敢打?”

    “完了,那小子彻底完了。”

    “打了江家的人,他恐怕只有死路一条了。”

    “哎……年轻人就是年轻气胜啊,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做隐忍,岂知自己这一冲动,把小命都给搭进去了。”

    不少人都是忍不住摇头。

    江家的人,是能随便打的吗?

    那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而且,这代价很沉重!

    “妈的,你们几个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打啊!”秦强怒吼了起来。

    顿时,那几个跟他一起来的打手,全都冲向了厉一鸣。

    “哼!”

    厉一鸣双眸一寒。

    可就在他准备出手的时候,一声沉喝突然响起。

    “都给我住手!”

    冲了没几步的几个打手,顿时全都停了下来。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满脸威严的青年,陪着一老一少两人走了过来。

    刚才出声的,正是那青年。

    “少爷,那几个人想吃霸王餐。他们还打了我,还砸坏了咱们天香楼里好多东西啊。”掌柜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委屈地跑到青年跟前述苦。

    “我的天呐,是齐家大少爷!”

    “他就是天香楼的少主?”

    “错不了,我曾远远见过他,他就是齐少飞。”

    “没想到,连他都来了,刚才那嚣张的小子,这下恐怕是死定了。”

    “哼!得罪江家,又得罪齐家,他若不死,谁死?”

    四周之人看向那威严青年的眼神,无不是带着一丝忌惮。

    齐少飞!

    在皇城中,这个名字可是有一定份量的。

    秦强从地上爬了起来,也顾不上擦掉身上的酒菜,连忙恭敬地朝着三人中的另外一个青年行礼。

    “少爷,属下无能,未能帮齐少爷看好天香楼,害得齐家蒙受损失,还请少爷责罚。”

    秦强所看向的青年,豁然正是江淮云。

    而在江淮云旁边的,则是伏友然。

    下午的时候,伏友然因为厉一鸣的事情,十分生气,先是开除了店小二,然后又来找江淮云的晦气。

    江淮云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却备了酒席给伏友然赔罪。

    伏友然想着,就算自己拿江淮云出了气,但损失却没法补回来啊,倒不如继续交好江淮云,先从他这里捞些好处。

    也算是弥补自己的损失。

    而江淮云也是通过自己的一些关系,拉来了齐少飞作陪。

    看着这三人,沈罡心头狂跳了起来。

    一个江家七少爷,就已经是他们不敢得罪的人了,现在居然还多出一个齐少飞?

    齐少飞的名声,那可是更在江淮云之上啊!

    这下该怎么办?

    “不行,此事因我而起,我绝对不能让一鸣兄弟替我受罪。”

    心头一决,皮青脸肿的沈罡,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势,连忙朝着齐少飞等人躬身抱拳。

    “齐少,江少,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跟他们没有关系,还请两位大少放了我这几位兄弟,我愿意留下来赔罪。”

    “沈叔!”任言平忍不住喊道。

    “沈大哥,我们不走。”苏柄也是沉声表态道。

    他们绝对不可能就这么离去,却留下沈罡在这里接受惩罚。

    这样的事,他们做不到。

    “哼!砸了我天香楼的东西,还想走?”齐少飞面色冰冷地哼道,那锐利的双眸之中,一抹厉色涌出。

    而这时,江淮云和伏友然也是注意到了厉一鸣的存在。

    “哟,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啊。”江淮云轻笑了起来。

    “江兄,你认识他们?”齐少飞问道。“不认识。”江淮云摇了摇头,脸上全是戏谑之色地打量着厉一鸣,“不过嘛,我们眼前的这一位,今天早上曾在玄灵宝阁捣乱来着,没想到,他现在居然还跑到天香楼来吃霸王餐。呵呵,还真是一个不怕死

    的人啊。”

    “居然有此事?”齐少飞一愣,随后忍不住看向伏友然,一副求证的样子。

    而伏友然却是已经怔在原地。

    那双眸直直地凝视着厉一鸣。

    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又在这里遇见厉一鸣了。

    要是自己打赌输了的事情被别人知道,那自己岂不是要被人怀疑已经向厉一鸣磕头道歉?

    到时,自己这张老脸还往哪里放?

    还有!万一惹怒了厉一鸣,柯老那里追究起来,自己又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