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天香楼
    ,热门免费!

    听着那悦耳的声音,厉一鸣十分高兴。

    “融合废丹。”

    “叮咚!”

    “融合废丹需要消耗一百点魔神之力,请厉大哥确认。”

    “确认。”

    “叮咚!融合完成。”

    “恭喜厉大哥,你获得了一颗八成融合率的融精拓魂丹。”

    “八成!”

    厉一鸣心头一怔。

    几颗废丹而已,正常情况下,都是当做废料处理掉的东西,可经过提炼之后,居然能融合成一颗八成融合率的丹药?

    要不要这么逆天?

    “哈哈哈,不愧是魔神妹子,这简直不要太牛了啊”厉一鸣喜笑道。

    “对了,既然废丹能提炼成完整的丹药,那我要是去一趟丹殿,岂不是赚死了?”

    丹殿,这是炼药师汇集的圣殿。

    而炼药师炼药,废丹是很多的。

    自己只要花费一点小小的银两,绝对能收集到很多的废丹。

    “好,就这么决定了,明天就跑一趟丹殿。”

    满心欢喜地,厉一鸣离开了客栈,朝着城东走去。

    天香楼。

    城东颇为有名的一家酒楼,隔着老远,就能闻到天香楼中飘出的酒香。

    走近一看,整个天香楼装修得古香古色,十分豪华。

    大门那里,几个双十年华的女子伫立在两旁,站得整整齐齐,不断地向过往宾客微笑敬礼。

    这在整个皇城中,都是比较少见的。

    如果不是熟识这里的人,搞不好还以为走错地方,来到了什么销金窝呢。

    厉一鸣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这里的消费不低。

    也不知道沈罡为什么要请在这里。

    思绪一闪而过,厉一鸣朝着天香楼走去。

    “客官里面请。”

    刚走到门口,几个模样颇佳的侍女便是笑脸相迎。

    “我找沈罡,沈镖头。”厉一鸣道。

    还没等几个侍女开口,天香楼中便响起了沈罡的声音。

    “一鸣兄弟,这边!”

    厉一鸣笑了笑,随即走了过去。

    “哈哈哈,一鸣兄弟,你总算来了,我还怕你找不着地方呢。来来来,我已经订好了位置,就在这边。”

    沈罡引着厉一鸣,朝天香楼大堂最角落的位置走去。

    这里的档次太高了,他能订到一个角落的位置,那都是托了不少关系才弄到的。

    正常时候,他哪敢来这里啊。

    不仅仅是因为这里的消费太高,也是因为以他的身份地位,根本订不到位置。

    陪同沈罡一起来的,只有两个人。

    显然!

    大家知道沈罡请在天香楼之后,都不好意思来这里了。

    毕竟这里的消费实在太高了。

    那些镖师也不忍心让沈罡破费。

    而来的这两人,一个是任言平,另一个则是叫苏柄的镖师,这还是沈罡硬拉着他们来作伴的。

    否则,这两人恐怕都不会来。

    “一鸣兄弟,快坐,今天要不是你啊,我和言平都沾不了这光呢。”苏柄咧嘴笑道。

    “就你小子话多,平日里我也没少请你们喝酒啊。”沈罡笑道。

    “那是那是,沈大哥的好,我可都记着呢。”苏柄笑道。

    “一鸣兄弟,你看看想吃点什么菜,太贵的,老哥我请不起,但这些家常小菜啊,还是没问题的。”沈罡倒也是个豪爽之人,并没有打肿脸充胖子的意思,所以开门见山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沈兄,其实家常小炒的味道,才是最让人满意的。”厉一鸣笑道。

    几人也不客气,点了几个下酒小菜,又要了两壶酒。

    可就是这么一点点东西,也花去了整整二十两银子。

    这差不多已经是沈罡一个月的月奉了。

    厉一鸣本想出钱的,可想着既然是沈罡请客,自己掏了银子,未免太不顾及沈罡的面子了。

    所以最后也就作罢了。

    酒菜上来,四人有说有笑,吃得倒也颇为开心。

    “一鸣兄弟,言平,苏柄,你们三个先喝着,我去趟茅房,哈哈哈……”

    沈罡喝了不少,走路有点飘。

    不过,他好歹也是一个武者,所以厉一鸣等三人也没在意,任由他一个人去了。

    很快,半柱香时间过去。

    “嗯?这都好一会了,沈叔怎么还没回来?”任言平有些担心的样子。

    “沈大哥该不会是掉茅坑里了吧?哈哈哈……”苏柄笑道。

    虽然有点担心,但想着这里是天香阁,沈罡应该不会有事。

    所以,任言平也就没多说什么。

    片刻,沈罡果然走了回来,只是那脸上却有一点红肿。

    “我说沈大哥,你这不是在茅坑里摔的吧?”苏柄忍不住笑问道。

    “去去去,你哥我能摔了?我这是不小心撞的。”沈罡没好气地瞪了苏柄一眼。

    厉一鸣和任言平不禁笑了笑。

    “沈叔,我看今天也差不多了,要不,咱们走吧。”任言平提议道。

    “嗯嗯,是差不多了。”沈罡点着头。

    可是,却不见他站起来,而且那脸色也略有一些不太对劲。

    “沈兄,你没事吧?”厉一鸣问道。

    “没事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啊。”沈罡摇了摇头,然后看向任言平,“言平,我有些事想找你,你跟我过来一下。”

    沈罡和任言平离去,厉一鸣和苏柄则是坐在原地。

    “苏兄,我先去上个茅厕。”

    厉一鸣来了便意,随即起身,朝着天香楼后院走去。

    另一边。

    “沈叔,到底怎么了?”任言平问道。

    “言平,我……我钱袋被人偷了,你能不能先借我点银两,把今天的账给结了?”沈罡吱唔地说道。

    “沈叔,可我身上没带那么多银两啊。”任言平为难地道。

    他摸出了身上仅有的十两碎银子,递到沈罡手里。

    可惜,这点银两根本不够。

    “那要不,你去把苏柄叫过来,看看他那里有没有?”沈罡不好意思地道。

    “不用叫了,苏柄那小子,今早还向我借了二两银子呢。”任言平道。

    闻言,沈罡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说是请厉一鸣来喝酒,可到头来,居然连银子都没有,这算什么事?

    难道要让厉一鸣掏钱?

    沈罡根本不好意思对厉一鸣开口,也不可能去开这个口。

    而就在这时,一声沉喝突然响起。“哼!居然还有银子?妈的,你敢骗老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