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山人自有妙计
    ,热门免费!

    伏友然一脸发懵地看着厉一鸣。

    拿不出?

    你都拿不出这么多灵晶,还敢往上写?

    你当玄灵宝阁是你家开的?

    真不知道这是要多厚的脸皮,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还脸都不会红一下。

    柯灵柔也是错愕地看着厉一鸣,不满地道:“喂,你不会想从我们玄灵宝阁白拿东西吧?”

    “不不不,我从来不白拿别人的东西。”厉一鸣摇头轻笑。

    “哦?那小友打算怎么买下这些灵药呢?”柯北浩笑问。

    他倒是有些好奇起来。

    这时,厉一鸣自信地扬了扬手中的另一张纸。

    “柯老,这里面有解除心脉玄霜之毒的方法,我想,它应该不只值十万下品灵晶。”

    闻言,柯北浩心头骤然一怔。

    心脉玄霜之毒!

    这不正是自己所中的毒吗?

    而此毒,除了当年打伤自己的那个人,还有自己之外,应该没有其他人知道了。

    他……

    他尽能看出来?

    还是有备而来?

    若是前者,这也太可怕了吧?

    若是后者,他又是什么来历?

    难道他是当年那个打伤自己的人,所收的徒弟?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又为什么要帮自己解毒?

    一时间,柯北浩心底闪过了诸多念头,可他从厉一鸣的脸上,根本看不出任何异样来,更看不出丝毫敌意。

    思绪一闪而过,柯北浩看向伏友然。

    “去取。”

    伏友然不敢多问,连忙点头退下。

    “爷爷,他手里的东西,真值十万下品灵晶?还有,那什么心脉玄霜之毒,又是什么啊?”柯灵柔不解地问道。

    “不如你问问这位小友吧。”柯北浩笑道。

    随即,柯灵柔看向厉一鸣。

    “喂,你说来听听啊。”

    厉一鸣直接翻了一个白眼,道:“你让我说我就说啊?切,哪来的回哪去。”

    “你……”柯灵柔气得眼睛一瞪。

    “哈哈哈……”柯北浩笑了起来,“小友啊,老夫还不知道如何称呼你呢。”

    “哦,我叫厉一鸣。”厉一鸣道。

    “厉小友,你对心脉玄霜之毒有多少了解?这化解之法,又有几成的成功率?”柯北浩好奇地问道。

    厉一鸣笑了笑,然后伸出一根手指。

    柯北浩与柯灵柔都有些不解的样子。

    “百分百!”厉一鸣自信地道,“我这里面的方法,百分百能解除心脉玄霜之毒。”

    闻言,柯北浩的双眸轻轻眯了一些。

    百分百!

    他根本不敢相信这句话。

    因为,自从当初中了此毒之后,他不知道用尽了多少办法,求尽了多少名医和炼丹师,可最多也只有百分之十的可能性,能解此毒。

    而因为此毒的特殊性,若是不成功,便会让全身血脉化为冰晶而死。

    百分之十啊!

    他根本不敢去赌这丝机会。

    因为!

    柯家还需要他支撑着。

    如果他倒下了,以柯家后辈现在的实力和地位,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仇家势力吞并。

    这是柯北浩不愿意看见的结局。

    所以!

    他悄悄隐瞒着自己的伤势,就这么拖了整整七年。

    而且他十分相信,当初故意重创他,却又不杀他的那个敌人,根本不屑于对外宣扬此事。

    所以!

    这七年来,柯家倒也还算安然无事。

    但这七年里,他所受的痛苦与折磨,也绝非常人所能体会。

    现在,厉一鸣居然说,能百分百成功地解除心脉玄霜之毒!

    这……

    柯北浩太震惊了,震惊到他甚至怀疑厉一鸣在戏弄他。

    七年来,困扰他的不仅仅只是心脉玄霜之毒的发作,还有修为的倒退。

    他无时无刻不想解除此毒。

    可他不敢赌。

    其实,厉一鸣也是因为拥有了天医之眼,这才看出柯北浩的心脉有问题。

    然后他传音问了一下寇老,没想到寇老一语就道出了心脉玄霜之毒。

    至于解毒之法,厉一鸣自然也早就已经想到了。

    而且!

    这个方法,只有他能办到。

    没过多久,伏友然便将所有的灵药全都备齐,同时还拿着一樽药鼎,一起送到了厉一鸣手里。

    而厉一鸣也将纸条交到了柯北浩手中。

    “柯老,你有一周的时间准备,到时,我会再来玄灵宝阁。”

    笑了笑,厉一鸣抬脚便走。

    “伏大师,代我送送厉小友。”柯北浩看向伏友然。

    虽然他一口一个伏大师地叫着,但伏友然可不敢真的将自己当什么大师,而是唯唯喏喏地连忙点头。

    “是。”直到两人走后,柯灵柔才不满地翘着嘴道:“爷爷,你干嘛给他那么多中品灵晶啊?最多给他八十块就够了。还有啊,他说的那个什么心脉玄霜之毒,跟咱们又没什么关系,他凭什么说爷爷你有一周的时间

    准备?”

    “灵柔,那么一点中品灵晶,就能获得一个小天才的好感,这是值得的。”柯北浩笑道。

    “他?就他那点实力,还天才?那我岂不是超级天才中超级天才?”柯灵柔不屑地道。

    “哈哈哈……”柯北浩忍不住笑了起来。

    至于心脉玄霜之毒的事情,他却是没打算现在就告诉柯灵柔。

    末了,柯北浩才将目光落到手里的纸条上。

    打开,只见上面写着一句话。

    箭毒霸王蝮,越多越好。

    “嗯?”

    柯北浩眉头轻皱。

    箭毒霸王蝮,他自然是知道的,这是一种拥有剧毒的毒蛇。

    “难道他想以毒攻毒?可这箭毒霸王蝮的毒,真的能行吗?”

    柯北浩有些怀疑。

    不过,现在既然有机会百分百成功解毒,他自然想要尝试一下。

    “爷爷,我看看。”

    柯灵柔把纸条接了过去,一看,那脸色顿时就臭了下来。

    “哼!那个该死的混蛋,这是什么解毒之法吗?简直就是一个骗子,大骗子!”柯灵柔气得直跺脚。

    “未必。”

    柯北浩轻轻摇了摇头。

    “从他的眼中,我看到了绝对的真诚与自信,他既然这么说,那我们就照办一次又何妨?”

    “可是爷爷,我们又没中毒,抓那么多箭毒霸王蝮做什么?”柯灵柔皱眉道。

    “行了,让下面的人去办吧,以后爷爷再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柯北浩疼爱地揉了揉柯灵柔的脑袋。

    小丫头翘了翘嘴,最后还是听话去办事去了。

    另一边。

    厉一鸣从后门离开了玄灵宝阁,然后便迫不及待地找了一家客栈住下。

    吩咐小二绝对不要来打扰之后,厉一鸣便将寇老唤了出来。

    那虚幻透明的灵魂,飘浮在半空中,带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神秘感。

    “寇老,你是不是准备教我炼制丹药啊?”

    厉一鸣兴奋地问道。

    飘在半空中的透明身影,脸色有些凝重地看着厉一鸣。

    “小鬼,你可知道,欺骗那个老小子,可绝对没有你的好果子吃?”

    “如果是当年的我,要解心脉玄霜之毒,自然是轻而易举,但现在的我,已经只剩下灵魂体,而且还无比虚弱,根本帮不了你。”

    看着寇老那肃穆的样子,厉一鸣轻松神秘地一笑。“放心吧,山人自有妙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