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柯氏爷孙
    ,热门免费!

    “滚开!”

    厉一鸣沉声说道。

    “哼!我说了,在伏老没有同意前,你不准离开!”江淮云的脸色一下子就肃穆下来,那眼神中透着一抹锐利。

    而且,还有好几个客人,全都是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毕竟!

    这可是讨好玄灵宝阁的大好机会。

    同一时间,几个藏在暗处的强悍武者,更是已经将厉一鸣的气息锁定。

    一但厉一鸣有任何动作,他们就会立刻冲出来。

    “住手,玄灵宝阁内禁止打斗。”

    伏老那锐利的目光轻轻一扫,顿时让包括江淮云在内的众人,全都收敛起了身上的气息。

    而伏老则是走到厉一鸣的跟前,目光微微一沉。

    “你说你是来卖法宝的,那好,请拿出来吧,老朽就是这玄灵宝阁的鉴宝师,如果你要是拿不出来,可就不要怪老朽不客气了。”

    伏老本名伏友然,他不得不退让一步。

    毕竟,如果让阁主知道他将一个卖法宝的客人赶走了,而且这位客人还真的将一件法宝卖到外面去了,那就是他的失职了。

    至少他在阁主的面前,会被低看一分。

    这是伏友然所不能接受的。

    他!

    做为玄灵宝阁位于九离国中唯一分阁的鉴宝师之一,绝对不能出现这样的失职。

    “鉴宝就在这里?你是这是逗我呢?还是逗我呢?”

    “还有,若是我拿出来了又当如何?”

    厉一鸣讥诮着笑道。

    伏友然双眸微微一凛,但随后便是收敛了起来。

    “若是你能拿出来,那老朽便向你磕头赔礼。但若是你拿不出来,那老朽必将你乱棍打出玄灵宝阁,并且列入本阁黑名单,从此不得再踏入本阁一步,否则,杀无赦!”

    “好!”厉一鸣沉声说道。

    “哼!你随我来吧。”

    伏友然迈着步子,缓缓地朝着二楼走去,那身上透着一股冰寒之气。

    “这小子惨了,要是上了二楼,却拿不出法宝来,估计他的小命也就到头了。”

    “哼!敢骗伏老,简直是不知死活。”

    “妈的,就他穿的那一身衣服,全部加在一起,恐怕也不值十两银子吧?还法宝?他要是有法宝,那我岂不是修士?”

    “打肿脸充胖子,都已经死到临头了,居然还装得跟他真有法宝似的。”

    “哈哈哈……”

    不少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就想看好戏。

    可惜!

    他们可没有胆子跟上去。

    玄灵宝阁的二楼,不是什么人都能上去的。

    就算是江淮云,在迟疑了一下之后,也放弃了上去看好戏的念头。

    玄灵宝阁二楼。

    伏老带着厉一鸣来到了鉴宝室。

    刚到那里,两人就遇见了一对爷孙俩,而其中一人,豁然正是之前与厉一鸣见过的绝色少女。

    至于那老人,穿着打扮并不奢华,甚至都不算名贵,只能说是比较得体。

    对比一下,都还不如伏友然穿得好。

    可是!

    见到两人之后,伏友然连忙恭敬地行了一礼。

    “见过柯长老。”

    与绝色少女在一起的老人柯北浩微微点了点头,目光也只是平淡地略过厉一鸣。

    可那绝色少女却是微微一怔。

    “咦?你居然跑到鉴宝室来了?”

    闻言,厉一鸣还没什么表示呢,伏友然不禁心头狂跳了一下。

    眼前这小子,居然和柯长老的孙女认识?

    如果直是那样,自己刚才……

    伏友然心头不禁有些寒颤起来。

    “灵柔,你认识他?”

    柯北浩有些意外地问道。

    “爷爷,他就是刚才我跟你说的那个,自称能看见灵气的人。”柯灵柔轻笑道。

    “哦?”柯北浩不禁来了兴趣。

    那目光扫落在厉一鸣的身上,顿时便看出了厉一鸣只有融精境的修为。

    这不过才是堪堪踏入先天大境的第一个层次而已。

    这样的武者,怎么可能看见灵气?

    最多也就是通过灵魂感应到灵气的存在而已。

    看?

    根本不可能。

    末了,柯北浩的目光又扫向伏友然,道:“他是来鉴宝的?”

    伏友然不敢有何况隐瞒,连忙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全都说了一遍,他甚至隐隐觉得,自己恐怕真的看走眼了。

    眼前这个小子,哪像店小二所说的那样,是来闹事的?

    还有江家那小子,指证个屁啊?

    分明就是挖了一个火坑,把自己往里推呢。

    “好,老朽也想看看这位小友所要卖的法宝。”柯北浩开口道。

    “爷爷,你真的觉得他能拿出法宝来?”柯灵柔有些不太相信的样子,甚至微微轻瞥了厉一鸣一眼,嫩滑如水般的红唇轻轻翘了翘。

    “哈哈,看看也无妨。”柯北浩轻笑道。

    对于他的要求,伏友然可不敢违逆,连忙恭恭敬敬地带着几人进了鉴宝室。

    “小友,请拿出你的法宝来吧。”柯北浩微微轻笑地说道。

    那模样,着实和蔼可亲。

    可是!

    伏友然却是丝毫不敢这么想。

    他是亲眼见过柯北浩发怒的。

    而且,以柯北浩的身份地位,他若一怒,整个皇城都得**。

    厉一鸣对柯北浩的印象还不错,也就没有多说什么,翻手之间取出了那两件下品法宝。

    见到这一幕,伏友然更加肯定了心头的猜测。

    纳戒啊!

    眼前这青年,手上戴的并非普通戒指,而是纳戒啊。

    就连他伏友然,至今都还没有纳戒呢。

    一个拥有纳戒的人,能拿不出法宝来?

    思绪一闪而过,伏友然心头那个怒啊,就想着一定要找机会收拾一下那个该死的店小二,还有江家那个小鬼。

    如果不是他们,他也不可能得罪眼前这樽神啊。

    虽然恨不得立马冲下去收拾江淮云和店小二,但伏友然还是压下了心头的冲动,连忙仔细地鉴起宝来。

    果然!

    只是片刻时间,伏友然便鉴定结束了。

    两件,都是下品法宝。

    而且有一件还是下品法宝中的顶级法宝。

    这样的法宝,在玄灵宝阁九离国分阁中,虽然并非没有,但也并不多。

    只是……

    伏友然心里却是实在不愿承认。

    要是承认了,那他岂不是要向厉一鸣磕头赔罪?

    如果磕了这个头,以后哪里还有脸继续待在玄灵宝阁中?

    而这时,柯北浩却是淡淡地开了口。“怎么了,结果还没出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