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铮铮硬汉
    ,热门免费!

    “呼……呼……呼……”

    到了安全之地,任言平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胸腔起伏剧烈,仿佛在拉扯风箱似的。

    “任兄,是不是到了石关镇,就算完全了?”厉一鸣眉头轻皱地问道。

    任言平点了点头。

    “嗯,我们龙虎镖局在石关镇有帮手,而且距离双鬼峡有百里之遥,到了那里,基本上就算安全了。呼……呼……呼……”

    “好,那你休息一下,然后我们再赶路。”厉一鸣开口道。

    末了,他转头看向双鬼峡的方向。

    “沈兄,希望你能平安无事吧。”

    厉一鸣已经猜到,恐怕沈罡等人要护送的东西,就在任言平的身上。

    但那些山匪肯定不知道。

    他们只会将沈罡当做第一目标,而沈罡也是清楚这一点,才故意去引开那些山匪。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厉一鸣决定先将任言平送到石关镇后,再返回来救沈罡。

    他相信,如果沈罡被抓住,而双鬼峡的人又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肯定不会急着杀人的。

    所以!

    沈罡活着的可能性,至少有八成。

    当然,这是建立在双鬼峡那帮人的目标,就是沈罡等人这次所护送的那件东西之上。

    如果不是,那么……

    沈罡一但被抓住,恐怕就只有死路一条。

    任言平休息了一会儿,两人才开始赶路。

    有着远超同阶武者的感应力,再加上又有小地图可查看,厉一鸣带着任言平,一路避开了双鬼峡的不少山匪,顺利赶到了石关镇。

    “你先安顿下来,我还要回去一趟。”厉一鸣道。

    “你是想回去救沈叔吗?”任言平一脸肃穆地看着厉一鸣。

    厉一鸣微微点了点头。

    “请你一定要把沈叔救回来,我们龙虎镖局必定重谢。”任言平认真地道。

    “我救他,不为酬谢。”

    丢下一句话,厉一鸣便转身离去。

    任言平愣在原地。

    那眼底,有着一丝不敢相信,但只是片刻,那抹不相信便被敬佩所取代。

    “沈叔果然没看错人,他,当真是一条好汉!”

    离开石关镇后,厉一鸣便展开身法,迅速朝着双鬼峡而去。

    百里距离,对于他来说,花不了太多时间。

    厉一鸣重新回到双鬼峡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整个双鬼峡平添了几分阴森之感。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反而更容易寻找山寨的位置了。

    一眼,厉一鸣便看见了山寨的位置。

    毕竟!

    天黑之后,山寨中都点上了篝火。

    呼……

    身影一闪,厉一鸣就像是黑夜中的幽灵一般,在原地惊起一阵轻风,人便已经不在了。

    双鬼峡山寨中。

    舞动的篝火,将四周映照得明暗不定。

    就在山寨的广场上,沈罡被绑在木架上,被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妈的,这家伙的嘴可真硬,怎么打都不肯说。”

    一个手拿皮鞭的山匪,打得手都酸了。

    可沈罡就像是不会说话一样,硬是连一个字了没有吐出来。

    甚至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接着给我打!”阴煞地一脸冷厉之色地说道。

    “是,二当家。”

    山匪不敢违逆,用力一抖带着倒刺的皮鞭。

    啪!

    地面都被抽出一条深深的凹陷。

    随后,那山匪猛地一抽。

    呼……

    皮鞭如同乱舞的毒蛇一般,狠狠地抽打在沈罡的身上。

    啪!

    瞬间,沈罡那本就已经被抽得皮开肉绽的身体上,又多出一道可怕的血痕来。

    呼……啪……

    呼……啪……

    呼……啪……

    虚空中每响起一声皮鞭挥动的声音,就会传出一道响亮的抽击声。

    那皮鞭的倒刺之上,甚至还挂着一些碎肉。

    而沈罡却是紧紧地咬着牙关,由任身体在皮鞭之下**,也绝不愿意哼出任何声音来。

    他狠狠地凝视着阴煞地。

    “姓阴的,你就算是打死我,也不可能从我嘴里知道那件东西的下落。”

    沈罡沉声吼道。

    可惜,他身上的伤太重了,那吼出来的声音,也比普通人说话的声音大不了多少。

    “哼!”

    阴煞地冷冰冰地哼了一声,那双眸中的阴毒之色,变更更加浓郁了。

    “既然如此,那留你也没什么用了。现在,我就送你下地狱,然后再带着人去把你们龙虎镖局给灭了。”

    言罢,阴煞地不爽地一挥手。

    顿时!

    一个山匪拿着斩马刀走了过来。

    斩马刀,顾名思意,一刀下去,足以将一匹马一斩为二。

    这是一种很锋利的战刀。

    当然,也只是针对凡器来说是这样。

    修士一辈,根本不屑。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是个聪明人,是要告诉我那件东西在哪里,还是等着被一刀两断,你自己选吧。”阴煞地冷冰冰地说道。

    他的声音,仿佛比旁边山匪手中握着的斩马刀上的寒光还要更冷。

    可是!

    面对这样的威胁,沈罡却是一副视死如归之色。

    “呸!”

    吐了阴煞地一口带血的口水,沈罡毫无惧色。

    “姓阴的狗杂种,要杀就来吧。我要是皱一下眉头,就不是沈罡。”

    沈罡双眸圆瞪,就那狠狠地瞪着对方。

    死?

    早在决定独自一人引开阴煞地等人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死又有什么可怕的?

    二十年,自己还是一条好汉!

    阴煞地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他早手将脸上那带血的口水抹掉,直接擦在了旁边一个山匪的脸上,却是看都没有看一眼。

    而那个山匪也是丝毫不敢让开,任由阴煞地随擦。

    擦完之后,阴煞地突然一拳甩出,直接抽打在沈罡的脸上。

    砰!

    只是一瞬间,沈罡的几颗牙混杂在血水中,被打飞了出去。

    “妈的,敢吐我口水?你既然想死,那老子成全你。”

    言罢,阴煞地右手朝着旁边一伸。

    不用他开口,那个拿着斩马刀的山匪,顿时将刀交到了他手中。

    锵!

    阴煞地轻轻一震手腕,那斩马刀顿时发出一阵铮鸣声。

    火光照在刀刃上,更是散发着渗人的寒意。

    而就在阴煞地准备一刀将沈罡拦腰斩断时,一声冰冷的沉哼,突然从山寨外面传了进来。“你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