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惊世刀意
    ,热门免费!

    嗖!

    一道蕴含着剑势的强大剑气,以精准之势,如长虹贯日一般,犀利地疾射而出。

    那一瞬间,仿佛有一股青云直上九天般的惊人气势充塞在虚空之中。

    而同一时间,魏九冬也是沉声一喝。

    “雷爆!”

    噼里啪啦……

    噼里啪啦……

    雷霆爆裂开来,形成无数的触手,朝着高墙之上笼罩而去。

    厉一鸣的剑气,威力着实不弱,在切开了数十道雷霆触手之后,只差一点,就能刺中魏九冬。

    可惜!

    修士的强大,根本不是武者所能相提并论的。

    即便是厉一鸣以魔神之力来催动武技,也依然如此。

    那剑气,最终崩散开来。

    而那些雷霆,却继续朝着高墙中狂落而去。

    “大地之甲,给我开!”

    嗡……

    随着厉一鸣全力催动大地之甲,黄色的光芒顿时扩散开来,形成一件极大的光甲,将厉一鸣和一众将士全都包裹进去。

    噼里啪啦……

    噼里啪啦……

    雷霆弹射在光甲之上,直劈得光甲颤动不已,四周的高墙也被弹射开来的雷霆炸得碎石飞溅。

    一些将士,仍是受到了波及。

    只是眨眼间,厉一鸣体内的真元再度消耗掉不少。

    雷霆消散的同时,他也是迅速收起光甲。

    这样的消耗,他可背不起。

    不过!

    在收起光甲的一瞬间,厉一鸣趁着魏九冬重新凝聚雷霆的瞬间,猛地引动了一股真元。

    “给我爆!”

    砰!

    魏九冬肩膀中的牙箭箭头,瞬间爆炸开来。

    一团血雾,激射开去。

    “啊!”

    魏九冬一声惨叫,那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无血。

    可是!

    在那爆炸形成的一瞬间,魏九冬居然以最快的反应速度,将体内的真炁调动起来,并没有让爆炸形成太大的伤口。

    厉一鸣眉头轻皱。

    “修士果然难对付!”

    来不及多想,他连忙展开残影神行,朝着旁边疾掠开去。

    而就在他刚刚离开那里,一道诡异的雷霆,竟是突然之间在天空中炸响,然后狠狠地劈在了那里。

    砰!

    碎石崩飞如箭,地面被炸出一个大坑。

    “哼!厉家的小鬼,你个蝼蚁,竟能两次伤我,今天,就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雷来!”

    噼里啪啦……

    噼里啪啦……

    万千雷霆,凭空炸响。

    那威势,极为惊人!

    可是!

    就在下一秒钟,天空上的雷云却是开始消散开去。

    原本惊人的雷霆,也是迅速弱化。

    魏九冬双眸骤然一瞪。

    怎么回事?

    雷云怎么消散了?

    “雷来!”

    他猛地一声大喝。

    可惜,天空中的雷云,根本不再听他的召唤,继续朝着远处消散开去。

    “不可能!我拥有玄机雷印,怎么可能控制不了雷霆?”

    他下意识地从怀中取出一个八角边的印盘。

    那印盘之上,刻画着复杂的符纹,隐约之间,带着雷霆神威。

    可是!

    就在魏九冬的注视之下,那雷印中的雷霆神威,却是在飞速地消散。

    这一下,魏九冬的眼睛都鼓了出来。

    那心头,更是咯噔一声。

    玄机雷印坏了?

    看到这一幕,厉一鸣顿时有些恍然大悟过来。

    “哼!原来如此。看样子,这老东西是因为那件法宝,才能控制雷霆的,不过,刚才掠夺之时,那法宝中的雷印之心已经被我掠夺走了,他的法宝,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块破铜烂铁。”

    思绪一闪而过,厉一鸣趁着魏九冬失神的这一瞬间,整个人猛地一跃而起。

    锵!

    一股犀利的剑势,瞬间充塞在虚空之中。

    高高跃起的厉一鸣,翻手之间取出了铁忠男所送的玄刃匕,以之代剑,全力催动着魔神之力。

    “狼脊剑斩!”

    吼!

    一头狼影猛地跃出,朝着厉一鸣手中的玄刃匕中钻去。

    而玄刃匕也是一下子扩散出一道光影。

    光影凝聚着强大的剑势,迎着魏九冬陡然斩下。

    哧啦!

    那玄刃匕在厉一鸣的手中,竟仿佛能切开一切似的,就连虚空,都被切出一条诡异的痕迹来。

    恍然之间回过神来的魏九冬,那双眸之中便是怒火滔天之色。

    “刀意,斩!”

    锵!

    随着魏九冬一声沉吼,其体内突然爆出一股恐怖的强大刀意。

    这一瞬间,仿佛虚空都要被他体内爆涌而出的这股力量给捅破一般,惊起无尽涟漪。

    而下方的战场上,但凡是靠近魏九冬一里的距离之内,所有的刀形兵器都跟着震动了起来,仿佛欲要脱手而飞。

    这刀意,正是他夺自吕正洪的刀意。

    他,只能施展三次!

    嗡!

    一柄冲天的刀影,骤然形成,并且朝着厉一鸣直斩而去。

    铛!

    厉一鸣手中的玄刃匕,被剑势包裹着,又蕴含着狼脊剑斩的威力,狠狠地斩在那刀意之上。

    虽然刀意并非实体,但这一瞬间,竟是爆发出了金铁交击之声。

    那声音,刺入耳膜。

    而一股恐怖的巨力,更是瞬间透过玄刃匕,一下冲入了厉一鸣的体内。

    嗡……

    大地之甲,自动触发了护体光芒。

    但那刀意真的太强大了。

    它在魏九冬的手里施展出来,和在吕正烘的手里施展出来,完全就是两回事。

    如果说吕正洪施展出来,这刀意是一粒沙子,那么,魏九冬施展出来,它就是一盆沙子。

    其间差距,可想而知。

    只是一刹那,那刀意便破开了大地之甲的护体光芒,然后直接冲入了厉一鸣的体内。

    噗嗤!

    厉一鸣连开启三秒无敌都来不及,胸前的衣衫便被刀意切开了一条口子。

    噗……

    一口鲜血,猛地从其的口中喷呛而出。

    那身体,更是迅速倒飞出去。

    砰!

    厉一鸣狠狠地撞在一堵墙上,将那墙都撞塌了。

    不过!

    厉一鸣却是迅速从乱石堆中爬了起来。

    “小鬼,我现在虽然还很虚弱,但可以再帮你一把。”寇老的声音传来,带着两分担忧之意。

    “不用!”厉一鸣沉声摇头。

    那双眸之中,战意更盛。

    虽然被刀意斩入了体内,但因为刀意接连被消弱,所以也只是重创了一下厉一鸣而已,并没有生命危险。

    寇老迟疑了一下,最终没有强行附身在厉一鸣的身上。

    毕竟!

    任何一个武者的成长,都是需要万般历练的。

    这种生死存亡的考验,尤能让人变得更坚强。

    “小鬼,就让老夫看看,你的潜力到底有多大吧。”寇老在心头暗暗低喃道。

    而这时,魏九冬踏着飞梭,以惊人的速度已经疾速飞来。

    那双眸中的冷厉之色,让人心头寒意连连。“小子,受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