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离殇剑诀
    ,热门免费!

    “你教我?”厉一鸣笑道。

    “嗯。”凌云认真地点头。

    说起凌云的剑法,厉一鸣心里也是有些好奇的。

    按理说,凌云当初所施展出来的那些剑法,威力极端的不俗,不应该是普通的剑法才对。

    不过!

    落在凌云的手中,似乎还是少了一些什么。

    “厉大哥,我所修炼的剑法,并非凌家所传,而是我无意中救了一位濒死的老前辈,是那位老前辈传给我的。”凌云一脸正容地说道。

    这是他当年的一番机遇,即便是对凌家的人,他也没有过多提起。

    “原来如此。”

    厉一鸣微微点了点头。

    这么一来,凌云的剑法怪异之处,也就说得通了。

    “这套剑法叫离殇,一共十三式,厉大哥你看好了。”

    锵!

    凌云也不等厉一鸣点头同意,瞬间拔出手中的宝剑,直接舞了起来。

    “第一式:青云凌天!”

    唰……

    凌云挥舞长剑之间,一股犀利的剑气顿时从其体内涌出,充塞在四周的虚空之中,隐隐刺人肌肤。

    他的剑,变得更凌厉了!

    隐隐已经有一丝要突破桎梏,势冲九霄之意。

    “第二式:疾风掠影!”

    唰……

    凌云没有停,继续舞动着。

    “第三式……第四式……第五式……”

    他一式接一式地展示着。

    而那剑气,也愈发凌厉。

    虚空中,不断地闪现出一道又一道的剑影,每道剑影都让虚空隐隐被刺破一般。

    而且,这剑招着实精妙。

    只是一瞬间,厉一鸣就已经被吸引住了。

    不自觉地,洞察之眼已经开启。

    凌云所施展的一招一式,全都被厉一鸣深深地烙印在了脑海中。

    “第十三式:离殇!”

    锵!

    最后一式施展出来时,这一方空间仿佛都被强大的剑气所笼罩。

    那霸道的剑气,凌虚破空,斩天绝地!

    可是!

    诡异地,从凌云的手中施展出来,这股本该惊天动地的剑气,却突兀地戛然而止。

    “噗……”

    一口鲜血,自凌云的嘴中涌了出来。

    “凌云,你怎么了?”

    厉一鸣连忙赶到已经停下剑式的凌云旁边。

    “厉大哥,我没事。”

    凌云摇了摇头,伸手将嘴角的血迹抹掉。

    这一式,他已经试过很多次了,每一次演练出来,都会气血逆行,震伤肺腑。

    不过!

    为了能让厉一鸣看见全版的离殇剑诀,他还是演练了。

    “厉大哥,前十二式,我可以重复施展给你看,但这第十三式,短时间内我只能施展一次。”凌云无奈地苦笑道。

    厉一鸣点了点头,心里隐隐有些小感动。

    “放心吧,我已经记下来了。”

    厉一鸣宽慰道。

    有着洞察之眼的帮助,记下区区十三式剑招,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

    而且,第十三招,厉一鸣总觉得哪里不对。

    但这会儿,他也说不清楚。

    “厉大哥,这离殇剑诀只有十二式半呢。”魔神妹妹的声音响起。

    厉一鸣愣了一下。

    “十二式半?”

    “嗯,最后一式并不完整,但你可以花费十万点魔神之力来完善。”

    “十万点?这么贵啊!”

    “贵吗?相对于这套剑诀来说,十万点魔神之力,真的是小儿科呢。”

    “那就是说,这套剑诀很厉害?”

    “嗯,很厉害。”

    魔神妹妹都这么肯定,厉一鸣心头顿时再无疑惑。

    不过,现在的他,可拿不出十万点魔神之力。

    就算是加上刚才掠夺了那些天桑国士兵的属性,并且转化成魔神之力后,再加上原来,还有这几日,由上古符纹汲取转化而来的,也不过才五万多点魔神之力而已。

    这……真的不够。

    “凌云,下次别再轻易施展最后一式了,我感觉,你那一式还差了半招。”厉一鸣一脸肃穆地看着凌云。

    “差了半招?”凌云错愕不已。“嗯。”厉一鸣郑重地点了点头,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目前我也说不上来,不过,我总感觉,这最后一式差了半招,等我找机会好好研究一下,或许能将那半招弄明白,到时候,我再将完整的剑招告诉

    你。”

    这话如果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凌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

    可是!

    他就是相信厉一鸣。

    毕竟,不论是当初和厉一鸣过招,还是听闻凌菲说起厉一鸣的事情,也或是刚才厉一鸣大破敌军。

    他都看到了厉一鸣过人的一面。

    “好,如此说来,我倒是托厉大哥你的福了。”凌云高兴地点头笑道。

    “以后都是自家兄弟,不用这么客套。”厉一鸣笑道。

    “嗯。”凌云点头。

    那眼底,有着一丝激动。

    能交到厉一鸣这样的大哥,他发自心底地感到荣幸。

    当然!

    厉一鸣其实比他还要小那么一两岁,但这一声‘大哥’叫了,那就是一辈子的大哥。

    两人说话的片刻间,卿无双等人已经押着郑铭元走了过来。

    几女不明白为什么刚才凌云要演示剑法。

    她们也完全不看懂那些剑法。

    只是,几女看向厉一鸣的眼神,带着一丝异样。

    “小胖墩,我们已经商量好了,对于郑铭元的事情,我们打算……”

    卿无双将声音放得很低。

    而厉一鸣和凌云听完后,也是微微点了点头。

    “队长,我总觉得这么做,有点对不住董将军。”那个曾被董年救过的女子,有些自责和忧郁地说道。

    “放心吧,如果董将军真是清白的,我们再当面向他请罪便是。”卿无双十分直爽地道。

    敢做敢当,这向来都是卿无双的风格。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手底下的无双小队成员,才会对她那么的信服。

    一行人,随即朝着之前曾战斗过的地方赶去。

    卿无双她们,要将阵亡姐妹们的尸体带回去。

    寻找到死去的几个姐妹的尸体,众人用藤条编织了一些手拖架,将她们一一放好,在无比的悲痛中拉着往回走。

    厉一鸣心头轻叹了一口气。

    他可以读取更早以前所存的档,比如在军营里的那个档。

    但根据时间来推算,就算读取了那个档,赶到这里的时候,这几个人还是已经死了,根本没用。

    除非读取更早以前的档。

    但那样的话,时间可就拖得太长了。

    厉一鸣都已经不记得,更早以前的档,到底是什么时候存的。

    不过,人生不就是一直往前走的吗?又有几人能读档重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