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再返军营
    ,热门免费!

    呼!

    既然知道不能伤人,厉一鸣也懒得再啰嗦,直接再次催动了七星临斗。

    数道身影,顿时朝着不同的方向疾掠而去。

    而隐入虚空中的厉一鸣,更是迅速朝着别的方向掠去。

    追来的吕正洪,还有那两千多士兵,一下子就傻眼了,根本不知道该追哪一个。

    没过多久,厉一鸣便甩掉了所有的追兵。

    “叮咚!”

    “恭喜厉大哥,你已经完成了‘不伤一人’任务。”

    “叮咚!”

    “有新的发现,是否查看?”

    “查看。”

    厉一鸣毫不犹豫地选道。

    唰!

    一条信息,出现在厉一鸣的眼前。

    东关岭守将董年,与郑家有关联!

    “什么?”

    看清信息内容,厉一鸣的眉头不禁紧紧皱了起来。

    “不好!胖丫头有危险!”

    “该死,前线那么大,胖丫头会去什么地方打探消息?”

    “对了,那个统领肯定知道。”

    厉一鸣想到了黄天志。

    没有迟疑,他当即折身返回,朝着东关岭军营疾赶而去。

    “小鬼,等一下。”

    寇老的声音响起。

    厉一鸣眉头轻皱道:“怎么了?”

    呼……

    寇老的灵魂从纳戒中飘了出来,仿佛一缕透明的轻烟。

    “小鬼,我在那军营中,感应到了修士的气息,就是那天追杀你的人,还有另外一道气息,比她更强一些,你就这么回去,只是送死而已。”

    寇老一脸肃穆地看着厉一鸣。

    “我管不了那么多,胖丫头有危险,我必须去救她。”

    “我不是不让你去救人。”

    “那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以我现在的状态,还无法再次附身于你的身上,去帮你对付那两个修士,但我可以掩盖你身上的气息。这样,你就可以悄悄地救出之前的那个小子,再让他告诉你,你的胖丫头去了哪里。”

    “好!”

    厉一鸣果断地点头。

    “对了,寇老,那两个修士是什么境界?”

    “你不知道?”

    厉一鸣本想说废话的,可他还没说,寇老便已经知道自己是白问了,随即便解释道:“那两个小家伙,都是玄丹初期的小修士。”

    “玄丹初期?”

    厉一鸣眉头轻皱。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境界,他心里根本没有一个准确的概念。

    不过!

    厉一鸣却是知道,那个玉纤灵身上的真炁波动,远远不及殇芷沁。

    “小鬼,别想太多了,等你踏入修士的世界,自然会知道的,现在,还是先赶去救人吧。”寇老平静地道。

    随后,他身影一动,重新回到了纳戒中。

    并且!

    一股若有若无的灵魂力,将厉一鸣包裹了起来,让他身上的气息完全内敛下去。

    厉一鸣也不再停留,迅速朝着军营赶去。

    两千多军士被派了出去,并没有让东关岭军营空荡多少。

    毕竟!

    这里可是驻扎着十万大军呢。

    或许是之前的事情闹得有点大,厉一鸣只是随便抓了一个士兵,便问出了黄天志被关押的地方。

    而那里,居然只有四个士兵在看守。

    呼……

    厉一鸣身影一闪,瞬间便掠了过去。

    砰砰砰砰!

    厉一鸣只出了四记掌刀,全都正中那些士兵的脖子侧面。

    几个看守的士兵,全都倒在了地上。

    被关在地牢里的黄天志,一脸惊愕地盯着厉一鸣。

    “你……你怎么来了?”

    “救你。”

    厉一鸣的回答很简单,但却让黄天志更加错愕不解。

    “你为了救我,居然再闯军营?”

    “你想多了,我是希望你告诉我,无双去了哪里?你们这里的守将董年,和郑家的人勾结,想要引天桑国的军队入关,既然是董年派无双出去的,我恐怕她会有危险。”

    “你说什么?”

    黄天志心头震惊不已,那眼睛就直直地盯着厉一鸣。

    董年与郑家有勾结,而且还要引天桑国的军队入关?

    哪个郑家?

    难道是皇城那个郑家?

    怎么可能?

    黄天志已经知道,郑衡阳死在了卿无双的手中。

    这件事,几乎整个军营都知道。

    而且也全都明白,是郑衡阳自己作死。

    所以,并没有人责怪卿无双。

    但是!

    此时此刻一想,郑衡阳能混进军营中,并且成为一个小队长,那也是因为郑家的关系啊。

    如今,郑衡阳死了,郑家牵怒于卿无双,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董年大将军,他……

    他怎么会与郑家勾结,并且还要引天桑国的军队入关?

    这怎么可能?

    就算是现在马上死在这里,黄天志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就在黄天志心头闪过这些念头的时候,厉一鸣已经迅速打开了牢门。

    “快走。”厉一鸣催促道。

    “不行,我不能走,我一走,就得一辈子背负逃兵的罪名。”

    黄天志坚定不移地摇了摇头。

    随后,也不等厉一鸣劝说,他便开口道:“你快去找无双队长,她和她的小队,朝着西边的黑鹰崖去了,就是今早才走的。”

    厉一鸣盯着黄天志看了两秒钟。

    他真想骂一句迂腐,死脑筋。

    可是!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心底的价值观,外人的看法,怎么能代表他本人呢?

    就好比前世,自己以为某本很好看,可也有不喜欢那本的人。

    自己以为某个女明星很美,但也有觉得不怎么样的人。

    价值观!

    审美观!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着一些不同。

    “好,我不勉强你,你自己保重。”

    不再废话,厉一鸣转身便走。

    现在,他只希望凌云是跟着卿无双一起去的,那样的话,以凌云那诡异的剑法,或许还能为自己争取一些时间。

    而自己,也绝对不能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

    拖得越久,卿无双的危险就越大。

    “哼!你果然在这里!”

    突然,一声沉喝传来。

    厉一鸣抬眼望去,堵住出口的人一脸络腮胡,脸上全是怒杀之色。

    “吕正洪!”

    厉一鸣双眸微微一凛。

    之前,吕正洪一路追去,都没有发现厉一鸣的踪影,不禁想起黄天志曾为厉一鸣求过情。

    心想,两人可能有关系,厉一鸣也极有可能会折返回来救人。

    所以他才赶了回来。

    而这一切,居然被他料中了。

    “小杂种,我要为我那死去的两个儿子报仇雪恨!”

    “你受死吧!”

    呼……

    暴怒中的吕正洪,迅速朝着厉一鸣冲了上去。

    其体内的真元,疯狂涌动之间,竟是化为一柄虚幻的刀影,直接笼罩在其身上。“虚刀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