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悟虚道人
    ,热门免费!

    嗖!

    一道剑气脱指而出。

    噗嗤!

    厉一鸣抬手之间,周成的额头上便多出了一个血洞。

    砰!

    周成双眼圆睁地倒在了地上。

    其他人,无不是吓得心头狂跳了起来,一个个全都将脑袋埋得很低很低,根本不敢去看厉一鸣。

    那种生死等待的时刻,渡秒如日。

    气氛,沉寂而压抑。

    厉一鸣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将目光从众人的身上移开,看向已经死去的铁臂狂猿。

    “你的仇,我已经为你报了,你安息吧。”

    低喃之声,自厉一鸣的口中传出。

    而听到这声音,三派之人无不是在心底大松了一口气。

    不过!

    依然没有人敢开口。

    这时,厉一鸣微微低头,看向怀里那只幼猿。

    “小家伙,冤有头,债有主,主凶之人已经死了,你也不要太执念了。至于这些家伙,他们也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唔唔……唔唔……”

    幼猿轻轻地叫着。

    可惜,厉一鸣根本听不懂它在说些什么。

    而这时,厉一鸣的目光已经扫向四周。

    “所有人都给我听着。”

    随着他这一句话响起,三派之人无不是竖起了耳朵,生怕自己没有听见厉一鸣即将要说的话。

    那注意力之集中,比任何时候都高。

    “你们,在雾隐山谷中为铁臂狂猿立一座坟,所有参与伤害它的人,都要在这里守灵七七四十九天,有任何一个人没有做到,我便踏平你们三派。”

    “还有,从今天开始,我不想再听到铁拳门三个字。”

    言罢,厉一鸣便不再开口。

    那目光,更是扫过了身穿铁拳门服饰的一众人等。

    众人全都明白。

    从今天开始,铁拳门已经不复存在。

    但他们不敢有半点怨言。

    “我等谨遵仙师吩咐。”

    曲倾河带头回应道。

    顿时,所有人全都连连开口,不敢有丝毫迟疑。

    三派之人,用了一个时辰,为铁臂狂猿立好坟墓,又请来了道士做法。

    一切,全都办得井井有序。

    幼猿看向厉一鸣的眼神,带着感激。

    只不过!

    它现在还无法表达出来。

    第二天,厉一鸣带着幼猿离开了雾隐山谷。

    但三派的人不敢离开。

    他们,还得在这里守灵七七四十九天。

    而且是一个监视着一个,生怕谁要是逃了,全连累所有的人。

    “这位施主,请留步。”

    山林中,一个胖道人叫住了厉一鸣。

    厉一鸣转头看去,只觉得这个道士有些眼熟,可一时半会儿的,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这是一个穿着道袍,背着太极剑,手里还拿着拂尘的胖子。

    胖子的脸上带着一抹笑容。

    本来这笑容应该是让人感觉很舒服,很亲切的,可偏偏从这胖子的脸上显现出来,就是给人一种很猥琐的感觉。

    “道长有事?”厉一鸣道。

    “哈哈哈,施主,难道你忘了?我们曾见面。”胖道人笑道。

    闻言,厉一鸣皱眉回忆起来。

    对了!

    自己和这胖道人,还真见过。

    当时,自己刚到玄刀门山下的庄镇时,不就是这个胖道士嚷着惊天大消息吗?

    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见到他。

    而且!

    这胖道士居然还记得自己?

    自己当时并没有和他说过话,也没有和他同桌啊。

    思绪,一下闪过厉一鸣的脑海。

    “哈哈哈……看来施主已经记起来了,贫道悟虚子,见过施主。不知施主如何称呼?”胖道人笑道。

    “厉一鸣。”

    “原来是厉施主,那日在酒楼中,贫道观施主面相,实乃人中之龙凤,九天之宫阙,是那么的耀眼……”

    “悟虚道长有事就直说吧,这些客套话就不必了。”

    “呃……哈哈哈,厉施主快人快语,贫道敬佩。”

    悟虚道人尴尬地笑了笑。

    末了,他轻咳两声,这才继续说道:“实不相瞒,贫道想邀厉施主前往一个地方。”

    厉一鸣没有说话,只是疑惑地看着悟虚道人。

    他在等。

    等悟虚接着说下去。

    毕竟!

    天下人这么多,为什么这胖道人就选择了自己?

    他又正巧不巧地出现在这深山老林中,又正巧不巧地遇见了自己?

    还有,他又想邀自己去哪里?

    这些都不说明白,那就免谈。

    “呵呵,厉施主心头想必有诸多疑惑,不过,贫道敢保证,那是一个十分吸引人的地方,厉施主一定会喜欢的。”悟虚道人笑道。

    可他说来说去,并没有说明要去哪里,又为什么选择了厉一鸣。

    “没兴趣。”

    丢下一句话,厉一鸣转身就走。

    他怎么看,都觉得这悟虚道人像是一个江湖骗子。

    那猥琐的模样,实在让人心中生疑。

    “厉施主,你听贫道说完啊……”

    悟虚道人连忙追了上去。

    “我说了,没兴趣。”

    “不是啊,厉施主你先听贫道把话说完嘛……”

    “没兴趣!”

    “厉施主,你慢点……”

    两人一猿,就这么朝着山林外走去。

    直到进了天府城,悟虚道人也没有放弃的意思,继续在厉一鸣的耳边说这样,说那样,可就不说要去哪里,又为什么会选择厉一鸣。

    他越是这样,厉一鸣就越是将他当成了骗子。

    后面都懒得跟他搭话了。

    可悟虚道人却是个自来熟,厉一鸣走进客栈,他就跟进客栈。

    不!

    他已经不是自来熟了,而是一张狗皮膏药。

    厉一鸣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

    “喂,你到底打算跟我到什么时候?”厉一鸣忍不住沉声问道。

    “哈哈哈……”悟虚道人干笑着。

    厉一鸣简直无语了。

    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就被这么一张狗皮膏药给粘住了?

    靠!

    “厉施主,既然你对贫道所说的那个地方不感兴趣,那就算了,贫道也不想强人所难,在离开之前,贫道变免费为施主卜上一卦吧。”

    说着,悟虚道人自顾自地从怀里摸出一个龟壳,还有六枚铜钱,开始占卜起来。

    而看着那卦象,他神情一变又变。

    最后!

    他才抬头看着厉一鸣,一脸肃穆地道:“厉施主,你可曾在不久前,遇见了一位儿时失散的小伙伴?”“哎呀呀,你的那位小伙伴,马上就要大祸临头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