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狗咬狗
    ,热门免费!

    周成错愕地看向曲倾河,还有楼梦生。

    他不是白痴。

    只是一刹那间,他就明白了这两人是什么意思。

    一时间,其心头怒不可遏。

    “曲倾河,楼梦生,杀死铁臂狂猿,你们也有份,别以为可以推得一干二净!”周成沉声怒喝道。

    既然这两个人想抽身,那他绝对不能让他们趁心如意。

    要死,大家一起死!

    “周成,我们只是看在三派联盟的份上,才来帮你的,可没想到,你居然带我们来杀这位少侠的战宠,你真是其心可诛!”曲倾河沉声喝道。

    这种时候,他哪还管得了别的?

    能推的责任,必须推干净。

    “周成,你真是用心歹毒啊!”楼梦生也是一脸义愤填膺地怒斥道。

    “哈哈哈……”

    周成大笑了起来。

    “你们两个,真以为说了这些屁话,就能洗干净你们那沾满了鲜血的肮脏双手吗?”

    “你们真以为,凭这几句话,就能撇清你们想要分这异变幼猿的事实吗?”

    “别做梦了!”

    “你们,跟我一样,都是杀害铁臂狂猿的凶手!”

    “你们,跟我一样,都是为了利益!”

    “你闭嘴!”楼梦生沉声喝斥道。

    随后,他更是连忙看向厉一鸣,抱拳行礼。

    “少侠,我们真的是被周成给骗了,还望少侠明察。”

    “是啊,少侠,我们真的是被周成给骗了。”曲倾河也是连忙抱拳说道。

    厉一鸣那冰冷的目光,缓缓扫落在三人身上。

    那眼神,冷得三人心头寒意升腾。

    “哼!”

    厉一鸣一声沉喝。

    轰隆!

    一股惊人的威压,瞬间扩散开来,笼罩着这山谷。

    二品虎威!

    凌驾于先天之上的强大威压。

    只是一瞬间,所有身在这里的人,脸色无不是剧变。

    很多人双腿都开始打起颤来。

    那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这一瞬间,即便是心里还有一点点抵抗念头的人,全都打消了那样的念头,不敢再有丝毫那样的想法。

    曲倾河与楼梦生,也是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纷纷低下头去。

    修士威压!

    这绝对是修士威压!

    两人,都在心底低吼着,清楚地知道,这威压代表着什么。

    修士啊!

    任何一个修士,都是凌驾于武者之上的存在。

    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修士就代表仙人。

    这能是凡人可以反抗的吗?

    现场的气氛,十分死寂,死寂到了人们尽可能压低的呼吸声,都能清晰传入耳中。

    “厉一鸣……厉一鸣……”

    一道喊声,传了过来。

    低着脑袋的曲倾河,那心头不禁一阵狂跳。

    “是婉儿?不好,婉儿怎么会来这里?”

    曲倾河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极怕曲婉儿会冲撞了眼前这个青年,引来杀身之祸。

    可是!

    这个时候,他也不敢开口说话啊。

    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

    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啊?

    婉儿是自己那过世的妻子留下的唯一血脉,若是她死了,自己该如何面对地下有知的妻子?

    不行!

    绝对不行!

    自己不能让女儿死。

    就在曲倾河心里闪过这些念头的时候,曲婉儿一脸担忧地从山谷外跑了进来。

    当她看清楚那倒在地上,已经没有气息的铁臂狂猿后,神情不禁一震。

    不过,当她看见自己的父亲,还有众多熟悉的师兄弟后,又大松了一口气。

    可是!

    当她再看到周成的断臂,还有地上那一块夹杂着血肉的碎冰块时,心脏又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一抹害怕,充塞在曲婉儿的心头。

    她看向厉一鸣的眼神,有着一抹敬畏。

    “厉……厉……”

    “婉儿,不得无礼,快过来拜见仙师。”曲倾河连忙开口道。

    虽然他口齿清晰,但那心底,却是忐忑不安。

    “仙……仙师?”

    曲婉儿愣了一下。

    不过!

    她也是很快明白过来,父亲口中的仙师,恐怕指的就是厉一鸣了。

    之前不知道厉一鸣的实力如此强悍,她还可以和厉一鸣开开玩笑,甚至是撒点小娇什么的。

    可现在……

    见到父亲和众多实力强悍的前辈,全都对厉一鸣惊恐敬畏的样子,她丝毫不敢再像早先那样肆无忌惮了。

    “婉儿……见过仙师。”

    曲婉儿朝着厉一鸣行了一礼。

    “曲婉儿,念在你在谷外时帮我说话的份上,我不想杀你,退到一边去。”厉一鸣沉声说道。

    闻言,曲婉儿顿时明白了什么。

    不杀自己?

    那身在这里的其他人呢?

    自己的父亲呢?

    他们……难道都得死?

    噗通!

    丝毫没有迟疑,曲婉儿一下跪在了厉一鸣的跟前。“厉一鸣,求你饶了我父亲吧,他是一个好父亲,他真的是一个好父亲,自从我娘亲难道过世之后,是他将我一点一点带大的,而且他为人很和善的,也从来没有亏待过门下的弟子,他真的是一个好人,求

    你饶他一命吧。”

    “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曲婉儿直接跪着走到了厉一鸣的跟前,紧紧地拽住厉一鸣的裤子。

    她,绝对不能看着父亲死在自己的面前。

    而身在谷中的三派之人,那心底无不是开始恐慌起来。

    他们,自然也听明白了那话是什么意思。

    死?

    没人想死!

    可是!

    现在他们的生死,根本就不掌握在他们手中。

    而是在那个年轻人的手里。

    一时间,所有人看向厉一鸣的眼神,都带着一抹复杂到极致的情感。

    噗通!

    周成,居然也跪下了。

    “仙……仙师,我……我也不知道那头铁臂狂猿是您的战宠啊,我是真的不知道,否则,就是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伤它分毫啊。”

    “仙师,求您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砰、砰、砰……

    根本顾不上断臂的疼痛,周成一个接一个地磕着响头。

    有他这一带头,曲倾河与楼梦生也跪下了。

    三派的长老,执事,还有众多弟子,也全都跟着跪了下来,纷纷开口求饶。

    “都给我闭嘴!”

    厉一鸣一声沉喝。

    顿时,所有人全都安静下来,连呼吸都暂时屏住了。

    一个个,全都惊恐地看着厉一鸣。

    而厉一鸣那冰冷的目光,也是缓缓地扫过全场,最后落到了周成的身上。“你,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