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赶紧给我爬
    ,热门免费!

    “你说什么?”

    蒙正安脸色一沉,那老眸之中闪过一抹怒意。

    之前,他的确被厉一鸣的身法给吓了一大跳。

    不过!

    回过神来后,他才突然发现,厉一鸣不过觉变境九重的修为而已。

    一时间!

    蒙正安不仅没有半点胆怯之意,反而那心头涌起一阵按捺不住的兴奋与激动。

    只要擒住厉一鸣,就肯定能得到刚才那诡异的身法。

    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我让你,接着这里,爬出去!”厉一鸣一脸正色地重复道。

    “哼!”

    蒙正安冷冷地哼了一声。

    “小子,就凭你吗?”

    呼……

    声音落下的一瞬间,蒙正安脚步一动,竟是如同一条毒蛇一般,直接弹射而出。

    “锁喉爪!”

    哧啦!

    五爪一出,直带惊风,如撕裂虚空一般,声音刺耳。

    只是一刹那,蒙正安的手便扣到了厉一鸣咽喉前。

    只差一寸,就能锁住厉一鸣。

    可是!

    蒙正安的手却硬生生停在了那里,无法再进分毫。

    “什么?”

    蒙正安眼睛一瞪,完全是难以置信。

    他的手,竟然被厉一鸣一把握住,就那么固定在了那里,一动无法动弹。

    这么强大的**力量,到底是有多恐怖?

    咔嚓!

    厉一鸣微微一用力,寸爆天劲顿时爆发开来。

    蒙正安那只被捏住的手,手骨瞬间粉碎。

    “啊……”

    惨叫之声,自蒙正安的喉咙中传出,仿佛杀猪一般。

    “哼!”

    厉一鸣一声沉哼,右手猛地抡动。

    呼的一下,蒙正安被抡了起来。

    砰!

    狠狠地,厉一鸣将蒙正安直接摔砸在地上,将地面都砸出一个浅坑来。

    只是一下,蒙正安那一身老骨头就被砸断了不少。

    “啊……”

    惨叫声,依旧不停。

    “叮咚!”

    “恭喜厉大哥击败蒙正安,可掠夺选项:十年修为,十年寿元,精元天丹。”

    “是否进行掠夺?”

    厉一鸣微微愣了一下。

    精元天丹?

    这是什么东西?

    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思绪一闪而过,厉一鸣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运气点数。

    十点!

    “魔神妹妹,掠夺的时候,我能注入运气点数吗?”厉一鸣传音问道。

    “当然可以。”

    “那我如果想抽到这个精元天丹,需要注入多少运气点数?”

    “厉大哥,这是一个不能完全用概率不判断的问题。”

    “呃……那就把我剩下的十点运气全都注入进去吧。”

    “叮咚!运气注入完毕。”

    “掠夺!”

    “魔之掠夺开始……”

    “叮咚!”

    “恭喜厉大哥,你已经获得了精元天丹。”

    “哈哈……”

    厉一鸣不禁心头一喜。

    不过!

    他并没有马上去查看精元天丹,而是将注意力重新落到了蒙正安的身上。

    蒙正安虽然是拥有融精境七重的修为,可惜,他并没有修炼过炼体功法,根本经受不起刚才那一下。

    更何况!

    以厉一鸣的力量摔砸出来,那威力之大,就算是精壮的成年人,也承受不起。

    虽然受了伤,但蒙正安却是怒瞪着厉一鸣。

    “你……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王府在天府城中的地位吗?”

    “你居然敢公然挑衅王府?”

    “我告诉你,王府的王家老爷子,那可是九离国国相的外亲。就算你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蒙正安咆哮威胁着。

    铁忠男一家四口,听得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

    可是!

    现在已经容不得他们做出选择了。

    一切,全都要看厉一鸣的。

    而厉一鸣的脸上,丝毫没有波澜之色,有的只是一抹冰冷。

    国相外亲?

    那又如何?

    呼……

    二话不说,厉一鸣又一次抡动了蒙正安。

    砰!

    再度被狠狠地摔砸在地上,蒙正安差点就咽过气去,不过,好在他修为还算不错,总算是挺过了那一口气。

    但如此一来,身体中传出的剧痛,反而更加难受。

    骨断筋残,五脏翻涌。

    这种感觉比死还难受。

    蒙正安倒更愿意自己昏死过去,也不想承受这巨大的疼痛。

    “哇……”

    终于,一口鲜血从蒙正安的嘴里冒了出来。

    “从这里,接着往外爬。”

    厉一鸣再次冷冷地说道。

    “小兄弟,蒙某知错了,我们商量一下如何?”蒙正安不敢再威胁了。

    从厉一鸣那冰冷的脸庞上,他看到的只有一抹不容置疑。

    敢威胁,那就是自找死路。

    呼……

    砰!

    厉一鸣没有废话,又是一次抡砸。

    “哇……哇……”

    蒙正安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快被砸碎完了,而且五脏也是剧痛无比。

    那两口血冒了出来,不仅没有舒服半点,反而感觉五脏中仿佛还有一口血想要翻涌出来,但一时半刻又无法翻涌出来。

    就好像喝醉了酒,想吐却又吐不出来一样。

    那种感觉,无比难受。

    “从这里,接着往外爬,用你的血,画出一个‘一’字来。”

    厉一鸣再度冷冷地说道。

    “我要看到这个‘一’字,一直延伸到院子外面。”

    蒙正安全身都在**着。

    他实在没有想到,厉一鸣居然霸道到了连商量的余地都不给。

    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我爬……”

    蒙正安服软了。

    他很清楚,如果不照做,恐怕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不过,你能保证不杀我吗?”

    他紧紧地盯着厉一鸣。

    如果从这里爬出去之后,还是要死,那何必爬呢?

    “我对你的狗命,不感兴趣。”

    厉一鸣淡淡地说道。

    “那……他们……”

    “赶紧给我爬!”

    蒙正安原本想说,自己爬了之后,铁家那些人呢?

    他们会不会趁机杀了自己?

    可惜!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厉一鸣一声沉喝给打断了。

    而且,他在厉一鸣的眼中看到了一丝不耐。

    不敢再多说废话,蒙正安连忙拼尽老命地往外一点点爬出去。

    爬过的地方,全都是他的血。

    铁忠男一家,根本不敢开口。

    他们对厉一鸣是又敬又畏。

    而厉一鸣也没有去看铁忠男一家,只是淡然地伫立在原地,等待着蒙正安爬出去。

    好不容易,蒙正安终于艰难地爬到了院子大门口。

    而厉一鸣则是转头看向铁忠男。“那个人,交给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