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给我拦住他
    ,热门免费!

    “呵呵……”

    王全兑戏谑地笑看着铁忠男,而且还自顾自地拉过一张长凳坐了下来。

    “铁忠男,你生气又有什么用?难道你想动手吗?”

    这时,跟着王全兑来的那几个打手,无不是眼睛一横。

    只要铁忠男敢动手,他们绝对不会手软。

    铁忠男气得粗气直喘。

    他常年打铁,力气倒是有一股,可却从来没有修炼过武技,根本不可能是这些人的对手。

    动手,吃亏的不仅是自己,还有可能连累到屋里的妻女。

    至于那个不孝子。

    铁忠男都不想去管他了。

    可是!

    他又不能不管啊!

    那毕竟是他的儿子,亲生儿子啊!

    难道真的坐看他去死?

    铁忠男做不到。

    站在一旁的厉一鸣,已经大慨看明白了。

    “我说,那个……铁师傅啊,需要我帮忙吗?”厉一鸣开口道。

    虽然铁忠男刚才拒绝为他炼制箭枝。

    但是!

    厉一鸣有点看不贯这种变态式的高利贷。

    高利贷可以有。

    但这个利,得有一个限制,这样一来,可以方便一些手头紧的人救急。

    可是!

    当高利贷畸形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它就不是高利贷了。

    而是一颗毒瘤!

    一颗足以让人家破人亡的毒瘤!

    一百两而已,短短一个月时间,居然翻到了一万一千两?

    还了一千两,还被打断了一只手。

    现在还来追着讨要一万两。

    妈的,你们怎么不去抢啊?

    “这位客官,此事与你无关,麻烦你离开。”铁忠男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他这一生,最讨厌的就是打打杀杀的人。

    知道厉一鸣是来铸造兵器的,他便不想与厉一鸣扯上任何的关系。

    而且!

    他也不希望自己的事情,将一个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毕竟,这些人可都是王府的人。

    而王府,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得罪的吗?

    得罪了王府,那就是找死啊!

    厉一鸣无奈地摇了摇头。

    既然铁忠男拒绝得如此干脆,那自己也没有必要热脸贴冷屁股了。

    走吧。

    换一家再看看,总不可能只有这家能炼制出自己想要的箭枝吧?

    转身,厉一鸣就朝院子外走去。

    “站住!”

    一声阴冷的声音响起,而且其中还带着一丝不爽的意味。

    厉一鸣微微回头。

    叫住自己的,正是那个头发光亮的王全兑。

    “小子,你胆子倒是不小啊。”

    王全兑的眼神有点阴沉,上下打量了厉一鸣几眼。

    “哼!刚才,你是想管我们王府的事?”

    “是。”厉一鸣点头。

    “呵呵……”王全兑不禁冷笑,“你回答得倒是挺干脆的嘛。我们王府的事,轮得到你管?”

    “我现在已经不想管了。”

    丢下一句话,厉一鸣转头继续朝院子外走去。

    “给我拦住他!”

    随着王全兑一声沉喝,那些一脸凶芒毕露的打手全都围了上去,将厉一鸣拦了下来。

    “哼!既然想管我们王府的事,就别想这么轻松离开。”

    王全兑一脸阴冷地走到了厉一鸣跟前。

    他这是有意拿厉一鸣立个下马威。

    如此一来!

    也好让铁忠男知道厉害,尽快让出铁匠铺,从而完成王府的收购计划。

    当然!

    如果这下马威都不管用,他也不介意对铁忠男一家动真格的。

    不过,王大少爷已经交待过了,铁家那丫头必须毫发无伤地带回去。

    否则!

    他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还不想直接动铁忠男。

    正好!

    眼前这个不开眼的小子,先拿来杀鸡儆猴。

    厉一鸣眉头轻皱。

    他已经不想管铁家的事了,毕竟这事跟他没有什么关系,就是碰巧遇上了而已。

    “让开,我要离开了。”

    厉一鸣微微沉声道。

    而听到他这么一说,王全兑不禁冷笑得更开心了。

    一个软蛋!

    正好,这样的软蛋,教训起来更方便。

    “哼!还敢让我的人让开?小子,我看你是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吧?给我打!”

    王全兑不屑地挥了挥手。

    而这时,那几个一脸凶色的打手,无不是冷笑了起来。

    “住手!你们都住手!”

    铁忠男大喊了起来。

    “他只是一个过路的,跟这件事没关系,你们放他离开!”

    铁忠男虽然不喜欢厉一鸣。

    但是!

    他也不忍心看着厉一鸣因他而受到牵连。

    而厉一鸣也是微微诧异地看了铁忠男一眼,觉得这个人还有点意思。

    之前还一副拒自己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现在,却又要帮自己开脱。

    有趣!

    实在是有趣!

    “哼!”

    王全兑冷哼了一声,目光不屑地看着铁忠男。

    “铁忠男,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让我住手,我就住手?给我打,而且要狠狠地打,打到那小子从这院子里一点一点地爬出去,并且用他的血,在地上给我画出一个‘一’来。”

    “听到没有?”

    “是!”

    几个打手,无不是洪声回道。

    “等一下!你们不就是想要我这铺子吗?那就冲着我来好了!何必对一个无辜的人动手?”铁忠男大吼道。

    如果厉一鸣因为这件事而被牵连,他这一辈子都会内疚。

    他不希望这样。

    “呵呵……”

    王全兑冷笑着。

    “铁忠男,如果你肯把这铁匠铺交出来,其实我们还是很好说话的,如何啊?”

    “这不可能!”铁忠男沉声回道。

    这铁匠铺,就是他的命根子。

    说什么,他也不可能让出去。

    闻言,王全兑的眼神不禁阴冷了下来,脸色也略有一些不好看。

    “哼!既然如此,那就给我打!”

    顿时,那些打手无不是抢着拳脚朝厉一鸣打了过去。

    铁忠男不忍地闭上了眼睛。

    砰砰砰……

    几声闷响,回荡在院子里。

    随后,整个世界仿佛都清静下来了。

    但这清静,也只是持续了片刻,便有着一道道哀嚎声接连传来。

    铁忠男觉得有些不对劲。

    就一个人而已,怎么会从不同的角落传出不同的哀嚎声?

    当即,他连忙睁开了眼睛。

    入目的,是一片惨状。

    王全兑带来的那几个壮血境的打手,居然全都倒在了地上,不是断手,就是断脚。

    而王全兑本人,则是眼睛瞪得滚圆地僵在原地。那模样,就像是见了鬼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