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肥羊?
    ,热门免费!

    任务:巾帼须眉

    连环任务1:帮助凌菲剿灭山匪,开启后续任务。

    任务奖励:无

    是否接取?

    厉一鸣想着,应该就是剿灭山匪的任务,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居然是一个连环任务。

    而且,任务一居然没有半点奖励。

    “巾帼须眉?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任务?”

    厉一鸣忍不住在心里嘀咕。

    毕竟,没有奖励的任务,这还是头一次出现。

    以前就算是连环任务,每一关都会有奖励的。

    但这个不是。

    “有意思。”

    微微一笑,厉一鸣也不再多想。

    反正只要自己把任务做下去,该知道的,就一定会知道。

    “好,我接了!”

    “叮咚!”

    “恭喜厉大哥,你已经成功接取任务。”

    这时,凌菲已经带头朝前方走去。

    厉一鸣咧嘴一笑,快步跟上,饶有兴趣地看着凌菲。

    “凌姑娘,你不打猎了?”

    “本姑娘猎山匪,也算打猎。”

    “哈哈,这个好。”

    “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在打这个猎。”

    “哟,是谁啊?”

    “是我凌菲啊,天下第一神箭手!”

    “有那么厉害吗?”

    “你想不想试一箭啊?”

    “呃……那个,还是算了吧。”

    “切,胆小鬼……”

    两人虽然是初见,但性格倒是很投缘,刚搭上话没多久,便能默契地斗嘴调侃。

    这种感觉,让厉一鸣颇为享受。

    ……

    苍云山脉,因苍云崖而得名。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山脉,与横跨了大半个东荒域的落日山脉相比,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玄剑宗正是位于苍云山脉边缘。

    苍云山中的凶兽,就是玄剑宗弟子的练手对象。

    不过,除了玄剑宗之外,苍云山脉中还有着很多错综复杂的势力。

    苍云寨,便是众多复杂势力中颇为强大的存在。

    但是!

    此刻的苍云寨,却是几近人去寨空。

    “哼!”

    虎背熊腰的迟虎臣,此刻是一脸的暴怒之色,那虎目一扫之下,数百山匪武者,无不是低下头去。

    没有人敢与他对视。

    “厉一鸣?”

    “不管天涯海角,我一定要斩下你的人头,以祭我儿在天之灵!”

    迟虎臣收到了宋代河的传信,得知儿子迟非之死,并且知道了厉一鸣已经前往苍云崖。

    所以,他已经调动了整个苍云寨的力量,前来围杀。

    可是!

    他的人在苍云崖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厉一鸣的影子。

    “大当家放心吧,那小子绝对跑不了。”

    “妈的,那个不长眼的狗东西,居然敢杀害少寨主?等我抓到他,一定要将挫骨扬灰。”

    “报……”

    “大当家,找到了,那个叫厉一鸣的,和一个女的在一起,已经朝毒狼寨去了。”

    “毒狼寨?”

    “难道那小子跟毒狼寨有关系?”

    “哼!”

    迟虎臣沉声一哼,那双眸之中,杀意升腾。

    “把毒狼寨给我一起灭了!”

    “是!”

    顿时,数以百计的山匪武者,全速朝着毒狼寨挺进而去。

    这样一股刀口舔血的势力,就算是玄剑宗遇上了,也要大喊头疼。

    ……

    厉一鸣和凌菲已经赶到了毒狼寨附近。

    “看到没有,就是那里。”

    凌菲指着前方那颇为错综复杂的山寨。

    远远可见,那山寨之中有几个架子,架子上还挂着几个血淋淋的人。

    可那些从旁边走过的山匪,却是对之毫不在意。

    “哼!这些混蛋平日里烧杀抢掠,无恶不做,现在又添了几条人命,若不是人手不够,我早就想剿灭他们了。”凌菲义愤填膺地道。

    “多我一个人,也不够吧。”厉一鸣道。

    “放心吧,我早就想好了,待会你过去把他们的人引出来,然后我就放箭射杀,一次引十几个,要不了几次就行了。”凌菲一副成竹在胸模样地道。

    而听到她的‘计划’,厉一鸣是欲哭无泪。

    这样也行?

    “怎么,对本姑娘的计划不满意?”凌菲白了厉一鸣一眼。

    “哪敢啊。”厉一鸣无语地道。

    “切,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不满意的话,你倒是说一个可行的来听听?”凌菲再度翻了一个白眼。

    厉一鸣无语摇头。

    对于凌菲的这种自信,他是真的不敢苟同。

    人家山匪又不是傻子。

    上了一次两次的当,还会继续上当?

    能引出三波,我算你赢。

    不过,这话厉一鸣并没有说出来,他只是露出一副不太在意的样子。

    “行了,我先去打头阵,你在后面用弓箭给我压阵。”

    “放心去吧,我的箭是长眼睛的,肯定不会射到你。”

    “我……”

    厉一鸣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看着厉一鸣一副苦瓜脸的样子,凌菲不禁笑了笑,然后又朝着厉一鸣挥了挥手。

    “行了行了,快去吧,能引出三波人来,就算你赢。”

    闻言,厉一鸣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话难道不该是自己说的吗?

    怎么变成她说了?

    “咯咯咯……”

    凌菲忍不住笑了起来。

    显然,她早就知道这个办法不可能一举消灭整个毒狼寨的山匪。

    之前那些话,完全是在逗厉一鸣。

    不过!

    厉一鸣又何尝不是在配合着她演戏?

    人生嘛,如戏嘛。

    你演,我也演。

    只有两个人都入戏了,一个迁就着另一个,才能演出完美的戏来。

    做为男人,厉一鸣自然要迁就着凌菲。

    露出一副上当受骗失败者的样子,厉一鸣转身朝着毒狼寨大门走去。

    “这家伙,还挺好玩的。”

    凌菲得意地笑了笑。

    她颇为喜欢这种成功者的喜悦感。

    不过!

    凌菲可不傻,她完全看得出来,这是厉一鸣在迁就她,让着她。

    但两人都不说破,只是尽情地享受这种美妙的感觉。

    就在凌菲心头闪过这些念头的时候,厉一鸣已经走近毒狼寨的大门。

    “什么人,站住!”

    沉喝之声,洪亮传来。

    两个提刀的山匪警惕地盯着厉一鸣。

    在两人身后的木塔上,还有两个持弓搭箭的山匪,也是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这时,厉一鸣猛地露出一副惊恐万状之色。

    “这……这里怎么是山匪窝?我的银子啊,不好啊,我的银子要被抢了……”

    一边喊着,厉一鸣一边撒开脚丫子就跑。

    而那四个山匪一愣过后,不禁心动了。

    “妈的,送上门来的肥羊,还想跑?你们三个在这里守着,我去把那只肥羊抓回来。”

    一个提刀的山匪冲着另外三人说道。

    “不行,王老二,你别想独吞。”

    “就是!”

    “那你们说怎么办?”

    “反正这里也不会有事,而且那只肥羊看起来很弱,跑得又不快,要不,咱们四个一起追上去,速战速决?”“好!就这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