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忘恩负义?
    ,热门免费!

    “我死你妹的刑!”厉一鸣直接骂道。

    这宋代河一向都是帮亲不帮理的,早就让厉一鸣看不惯了。

    他记得很清楚。

    自己刚刚jin ru玄剑宗内门的时候,就无意中看见迟非抢了一名弟子的东西,而宋代河出现后,迟非便诬陷是那名弟子偷了他的东西。

    当时,自己和另外两名弟子站出来作证,的确是迟非抢了别人的东西。

    可是!

    宋代河却不分青红皂白,直接让人打了那名弟子一百杖,然后废掉修为,赶出玄剑宗。

    而自己和另外两人,也被说成收受他人好处,作了伪证。

    如果不是有其他长老说了些好话,恐怕自己早都已经被废掉修为,赶出玄剑宗。

    所以!

    厉一鸣原本就对宋代河不满,此刻更加不会给对方好脸色。

    “你……你好大的胆子,居然还敢辱骂本长老?”

    宋代河怒不可遏。

    “小杂种!你给我去死!”

    呼的一下,宋代河右手一抬,便准备再度出手。

    可就在这时,一声沉喝传来。

    “宋长老,住手!”

    可是!

    宋代河根本不听,那飞贯而出的右爪,就如同鹰爪一般锐利,带着犀利的破空之势,直接朝着厉一鸣的咽喉而去。

    厉一鸣早有防备,在对方出手的瞬间,身体便是随之轻轻一退。

    同时,厉一鸣右手一个剑指点出。

    噗!

    带着一缕剑气的剑指,准确无误地点在了宋代河的右腕上。

    剑气,透穴而入。

    宋代河手腕一僵,去势顿消。

    而厉一鸣则是借机朝后方迅速退了一丈。

    “叮咚!”

    “恭喜厉大哥一击命中宋代河,可掠夺选项:三年修为,十年寿元,指力增强。”

    “是否进行掠夺?”

    厉一鸣心头微微一笑。

    “掠夺!”

    “魔之掠夺开始……”

    “叮咚!”

    “恭喜厉大哥,你已经获得了指力增强。”

    微微一用力,厉一鸣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指力果然已经远非早先可比,那犀利的指力,仿佛只要轻轻一下,就能将一块坚硬的岩石捏得粉碎。

    “这就是宋代河的指力吗?果然厉害!竟是比我拥有兵蚁之力属性的指力还要强悍得多。”

    “呵呵……可惜,现在已经是我的了。”

    宋代河并没有发现。

    因为,他已经收了手,长身伫立在原地,保持着一个长老应有的气度。

    而一道身影,也已经出现在不远处。

    来人身姿笔挺,一席蓝白相间的长袍,一看就是气度不凡之人。

    宋代河朝着来人抱了抱拳。

    “见过宗主。”

    来人,正是卓一剑。

    卓一剑微微扫了扫宋代河一眼,随后又看向已经死在地上的迟非等人,最后才看了看厉一鸣,然后长松了一口气。

    “呼……”

    末了,他转头看向宋代河。

    “宋长老,你太莽撞了。”

    “宗主,是这小杂种残杀同门,羞辱本长老在先,我只不过是……”

    “住口!”

    宋代河被卓一剑的沉喝声吼得一愣。

    他错愕不已地看着卓一剑,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卓一剑突然发这么大的火?

    自己好歹也是对方的师兄啊。

    他居然为了一个小杂种而吼自己?

    宋代河愣住了。

    他想不明白。

    而就在他的注视之中,卓一剑的眼中闪烁着一抹恨铁不成钢之色。

    “哼!宋长老,不想死的话,就把你的嘴给我闭上!”

    卓一剑沉声喝道。

    他不想宋代河死得不明不白,可他又清楚地知道,厉一鸣的实力极度恐怖。

    要知道,连修士都已经被厉一鸣轰杀了。

    那一幕,可是看得卓一剑心头骇然如涛。

    就算是死,他也忘不了那一刻。

    宋代河呆在原地,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卓一剑。

    威胁?

    卓一剑居然为了一个外人,而威胁自己这个师兄?

    他……他居然做得出来?

    难道他忘了,当年自己曾救过他的命?

    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

    宋代河心头由怔转怒。

    可是!

    面对怒目而瞪的卓一剑,宋代河却是不敢违逆。

    “哼!”

    冷哼了一声,宋代河拂袖离去。

    可走了没几步,他又停下来冷冷地瞪了厉一鸣一眼。

    不再多言,宋代河吩咐几名弟子将迟非等人的尸体抬上,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去。

    卓一剑无奈地摇了摇头。

    “哎,师兄啊师兄,我这是在救你啊,你怎么就一点都看不明白呢?”

    心头一叹,卓一剑才转头看向厉一鸣。

    “一鸣,太上长老已经等你多时了,随我来吧。”

    言罢,卓一剑转身朝着山上走去。

    厉一鸣微瞧了卓一剑一眼,又微扫了已经走远的宋代河一眼,也不多说什么,迈步跟上卓一剑。

    四周,所有人都是愣在原地。

    “你……你们听见了吗?太……太上长老要召见厉一鸣?”

    “不对,不是召见,难道你没听清楚吗?是太上长老已经等厉一鸣多时了,我的个天呐!”

    “怎么可能?”

    “厉一鸣到底是什么人啊?他真的是和我们一起jin ru内门的那个人吗?怎么可能让太上长老等他?”

    “靠!你们没发现吗?宗主来了之后,居然对死在地上的迟非等人不闻不问,这太不寻常了!”

    “是啊,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的。”

    “……”

    震撼之感,涌动在众人心头。

    不远处。

    卿菲雨心里的震撼,并不比其他人少。

    尽管她已经在云阳城里见识过厉一鸣的厉害,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玄剑宗的太上长老居然在等厉一鸣。

    而这个人,只差一点,就成为自己的夫君了。

    可是……

    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全都因为自己找人暗算厉一鸣而消失了。

    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全都是自己亲手毁掉的。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不,这一切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也一定是属于我的,我,要全部拿回来……”

    卿菲雨的拳头越握越紧,就连指甲掐入了掌心,也丝毫不知道疼痛。

    另一边,厉一鸣随着卓一剑来到了后山。

    在前方,有几间不起眼的普通茅屋,院子里还载种着几棵梨树。

    这里,往常是绝对不容许门下弟子过来的。

    这里,也是太上长老陈科的修炼之所。

    站在院子外,卓一剑微微躬身一礼。“太上长老,我将一鸣带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