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本长老判你死刑
    ,热门免费!

    四周,众人全都发怔地看着厉一鸣。

    不论是张凯,还是龙威,都是被一拳轰杀。

    而且都是毫无真元波动的一拳。

    没有人愿意相信。

    但事实已经摆在大家的眼前。

    躲在远处的卿菲雨,心里也是狂跳了一番。

    她知道厉一鸣很厉害,可却不知道,厉一鸣居然能如此轻松地轰杀张凯,还有龙威。

    这让卿菲雨心里更加的不甘,更加的不爽。

    “厉!一!鸣!”

    咔嚓咔嚓……

    卿菲雨的拳头紧握了起来,银牙更是紧紧咬合在一起,嗄嘣作响。

    另一边,迟非的呼吸都已经屏住了,那双眼紧紧地盯着不远处的厉一鸣,心头的骇然波涛,狂涌不息。

    他自认,就算是他使出全力,也不可能这么轻松地杀死张凯和龙威。

    “可恶!”

    咔嚓咔嚓……

    迟非的拳头紧紧握了起来,那眼中有着强烈的怨毒之色。

    “厉一鸣,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残杀同门!”

    “呵呵,你个二傻,这里是山脚,杀了你们又如何?”厉一鸣如同看白痴一般地看着迟非。

    而此刻的迟非,却是无话可说。

    毕竟,他们就是趁着厉一鸣还在山脚的机会,这才来找厉一鸣麻烦的。

    可没想到,才片刻时间,张凯和龙威就死了。

    原本,他们以为收拾一个才入内门不久的弟子,只不过是手到擒来的小事,所以身上根本就没有带剑。

    否则,迟非觉得自己应该还是能与厉一鸣一战的。

    但现在……

    迟非心头隐隐有了退意。

    而这时,厉一鸣已经抬起右手中食二指,朝着迟非勾了勾手指。

    “迟非,该你了。”

    这时,迟非心念一闪而过,脸上的惶恐之色竟是随之消失了,而且还很平静地看了厉一鸣一眼。

    “厉一鸣,我们本无仇怨,你走吧。”

    迟非那装出来的淡漠表情,看上去像是他放厉一鸣离开似的。

    “呵呵,你之前还说要我后悔莫及来着,现在就放我走,怎么让我后悔莫及啊?”

    厉一鸣讥诮轻笑地看着对方。

    “再说了,我也说过,我不打算给你们机会了,就算你自废修为,跪下来磕头求饶,一样得死!”

    闻言,迟非脸色一沉。“厉一鸣,你可要想清楚了,我舅舅是宗门长老,如果你敢杀我,你也只有死路一条,更何况,之前的事情只是一个误会,我不跟你计较,而且还可以帮你摆平龙威和张凯的家族,我们之间的误会就此作罢

    ,如何?”

    “你威胁我?”厉一鸣轻瞥着对方。

    “不是威胁,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迟非压着心头的恐惧,强壮镇定。

    可是!

    随着厉一鸣朝前踏出了一步,迟非忍不住就往后退了一步。

    他能感受到,厉一鸣的眼中有着强烈的杀意。

    “该死,卿菲雨那个贱货,居然让我陷入生死危机中,等我逃过这一劫,一定要她付出惨痛的代价。”

    迟非在心头狠狠地发誓。

    他觉得卿菲雨肯定骗了他和龙威,还有张凯。

    厉一鸣的实力,比他想像中的还可怕。

    而卿菲雨却根本提都没有提起。

    这显然是故意隐瞒。

    “迟非,我今天也要告诉你一个事实。”

    厉一鸣冷漠地看着对方,就连声音也变得冰冷下来。

    “这个世上,当你没有实力的时候,就不要威胁你的敌人,因为,你没有那样的资格。”

    呼……

    厉一鸣没有再废话,身影疾速地冲了上去。

    迟非心头狂跳了一下,打都不打,转身便迅速朝着山上逃去。

    “逃!逃!逃……”

    “只要我逃到宗门划定的内门区域,厉一鸣就不敢乱来了,我一定要逃走……”

    迟非早都已经没有半点战意。

    他心底充斥着的恐惧,让他一心只想逃走。

    可是!

    迟非只感觉耳边响起一阵风声,便看见厉一鸣的身影出现在了前方,将他的去路完全堵断。

    “哼!我说了,你今天必死!”

    厉一鸣冷冷一哼,右手举拳便打。

    “呵!”

    轰隆……

    拳力震荡而出,同样是没有半点真元波动。

    可就是这普通的一拳,落到迟非眼中,却是让他心头骇然如涛。

    这一瞬间,便才感觉到了厉一鸣的这一拳有多可怕!

    这拳劲之中,竟是蕴含着恐怖的血杀之气。

    这绝对是从鲜血厮杀中磨练出来的。

    可怕!

    可怕!

    十分的可怕!

    “好大的胆子,竟敢残杀同门,还不给我住手!”

    沉喝之声,骤然响起,带着一股强烈的声势之威。

    闻言,迟非心头不禁大喜。

    “舅舅,快救我!”

    可惜,厉一鸣却是丝毫没有住手的意思,右拳横推而出,直接轰在了迟非的胸口上。

    砰!

    咔嚓咔嚓……

    迟非的胸骨,瞬间被打得凹陷下去,随后,其整个身体更是抛飞而出。

    “噗……”

    一口鲜血喷吐而出,迟非摔砸在地上,双眼圆睁地瞪着厉一鸣。

    他实在不敢相信,厉一鸣居然无视了自己舅舅的警告,真的打出了这一拳。

    “你……你……也会……死……”

    最后一丝气息断绝。

    迟非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就这么死了。

    “叮咚!”

    “恭喜厉大哥一拳轰杀迟非,可掠夺选项:十年修为,丹田增强,经脉增强。”

    “魔之掠夺开始……”

    “叮咚!”

    “恭喜厉大哥,你已经获得了经脉增强。”

    那一瞬间,厉一鸣便感觉到,自己的经脉似乎真的变得有些不一样了,真元在其中涌动时,变得更加稳健平顺。

    “小杂种,你找死!”

    刚刚赶来的宋代河,那心头怒不可遏。

    他实在没有想到,厉一鸣居然敢当着他的面,出手轰杀了迟非。

    双眼发红的宋代河,身上真元澎湃鼓动,如同一只飞扑而来的雄鹰一般,右手一爪朝着厉一鸣的脑袋抓去。

    那五爪之上,凝聚着犀利的劲气。

    呼的一下,宋代河的利爪直接穿过了厉一鸣的身体。

    而厉一鸣的身影也是晃动了几下,随后消散开去。

    残影神行!

    已经是玄品身法的残影神行,虽然依旧还是第七重,但已经远非玄剑宗的秘籍可比。

    厉一鸣留在原地的残影,宋代河根本无法分清。

    唯有在五爪洞穿那身影之后,他才恍然大悟过来,知道自己上当了。

    而且!

    一种危险的感觉,骤然从其心底冒起。

    “不好!”

    宋代河心头狂跳了一下,连转身都没有,便当机立断地朝着旁边就地一滚。

    “哟,驴打滚呢?”

    厉一鸣戏谑地一笑。

    这时,宋代河才发现,厉一鸣就站在不远处,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脸上还带着一抹淡笑之色。

    不禁,其心头的怒意更加强烈,一双眼睛瞪得鼓了出来。

    “小杂种,你残杀同门,戏弄长老,罪不可恕。”“本长老判你死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