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始乱终弃?
    ,热门免费!

    蹬蹬蹬蹬……

    就在厉一鸣声音落下的瞬间,张平吓得连退了好几步,后脚跟绊在一块石头上,整个摔坐下去。

    砰!

    那屁股,和地面来了一个超级亲密的接触。

    厉一鸣都看得屁股一痛。

    不过,张平却是傻眼在原地,似乎连痛都忘记了。

    太恐怖了!

    张平只觉得整个心头都在飞速翻涌着,那种骇然之情,根本无法溢于言表。

    快!

    太快了!

    快到完全看不清楚!

    这……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回过神来的张平,想要冲上去将厉一鸣重新拦下来,可看着厉一鸣那慢慢走远的背影,却是怎么也迈不动脚步。

    仿佛那双脚就不是自己的,也或是灌了铅,重得根本抬不起来。

    那种感觉,让张平心里愈发骇然。

    他实在没有想到,这才短短几天没见,再次见到厉一鸣时,自己居然会有这种诡异的感觉。

    “可恶!”

    张平切齿不已。

    “卿菲雨明明说过,厉一鸣在落日山脉中被人狠狠教训了,他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如果以他的实力都被人教训了,那我……”

    张平说不下去了。

    而另一边,厉一鸣却是听清楚了。

    修为达到觉变境,他的听力已经远非以前可比。

    “卿菲雨?又是那个贱……算了,不管怎么样,她也是无双的妹妹,懒得理她了。”

    摇了摇头,厉一鸣不再多想。

    不看僧面还看佛面呢。

    看在卿无双的面子上,厉一鸣实在不想跟卿菲雨一般见识。

    “咦?那不就是恶心人的厉一鸣吗?”

    “我靠!还真是他。”

    “走走走,大家赶紧走远一点,远离那个恶棍。”

    “哼!厉一鸣?这个垃圾!”

    “姓厉的,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脸回玄剑宗?”

    不少人在看见厉一鸣之后,都忍不住冷哼怒骂。

    厉一鸣心头错愕不已。

    难道,又是卿菲雨搞出的什么幺蛾子?

    这个贱货,还真是不肯收手啊。

    就在这时,一个长得还算不错的女弟子,怒气冲冲地跑到厉一鸣跟前。

    那美眸,幽怨地瞪着厉一鸣。

    “厉一鸣,我没有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真是让我太失望了。从今天起,我再也不是你的崇拜者了,哼!”

    哼完,那女子随即哭着跑开了。

    厉一鸣错愕地愣在原地。

    哥居然有崇拜者?

    还有,自己认识她吗?

    还有……

    丫的,谁来告诉哥一声,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鬼啊?

    厉一鸣完全就是一头雾水。

    “喂,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啊?”厉一鸣扯着嗓子问道。

    “哼!你自己做的好事,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就是!”

    “伪君子!真小人!”

    “我呸!你厉一鸣真不是个东西……”

    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这边的动静,不禁全都赶了过来,而且在见到厉一鸣之后,无不是满脸的鄙夷和厌恶。

    “喂,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谁给我解释一下?”厉一鸣再次喊道。

    可是!

    大家就那么厌恶地看着厉一鸣,根本没有人为他解释是怎么回事。

    厉一鸣心头也是窝着一股火。

    丫头,不明不白的被人冤枉,这滋味真特么难受。

    目光一扫,厉一鸣瞧见了一个认识的人。

    “刘犇,你过来跟我说……”

    “我呸!”

    还不待厉一鸣说完,刘犇便直接冲着他吐了一口口水,那眼中的厌恶之色浓郁到了极点。

    “厉一鸣,我刘犇羞于与你认识!哼!”

    冷哼了一声,刘犇直接转身离去。

    厉一鸣是彻底傻眼了。

    丫的!

    你们说话能不能别说一半啊?

    哥到底怎么了?

    怎么就让你们羞于与我认识了?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锵!

    就在厉一鸣发愣的时候,突然之间,一抹寒光铮鸣斩下。

    厉一鸣迅速朝着旁边闪了一下。

    那寒光,擦着他的额头一斩而下,将几根头发斩落下来。

    已经退到一丈开外的厉一鸣,那双眸微微一寒。

    “钟俊!你想杀我?”

    冰冷的声音,自厉一鸣的嘴中传出。

    在不远处,一个手中握着长剑的青年,脸色冰冷地盯着厉一鸣。

    刚才的那一剑,正是他斩出来的。

    “哼!”

    钟俊冷哼了一声,那望向厉一鸣的眼神,比任何一个都更加的怨毒和厌恶。

    “厉一鸣,你个始乱终弃,见异思迁的混蛋!菲雨师妹哪里配不上你了,你居然为了一个长得如同母猪一般的富家女而悔婚,让菲雨师妹那么伤心。今天若是不杀了你,我就不是钟俊!”

    “什么?”厉一鸣一愣。

    始乱终弃?

    见异思迁?

    还是为了一个长得如同母猪一般的富家女?

    妈的!

    卿菲雨那个贱货,居然好意思说出这样的鬼话?

    锵!

    就在厉一鸣心头颇有些生气的时候,钟俊已经一剑扫出。

    那带着寒意的剑气,瞬间临体。

    “哼!够了!”

    厉一鸣一声沉喝,随后随手一指点出。

    铛!

    那剑指,就如同一柄神兵利器一般,准确无误地点在了钟俊斩来的剑身上。

    呼的一下,长剑直接从钟俊的手中脱飞出去,钉入一棵松树树干中。

    铮铮铮……

    剑身,**不已。

    “叮咚!”

    “恭喜厉大哥一指弹飞钟俊的长剑,可掠夺选项:修为一年,寿元一年,修为三年。”

    “是否进行掠夺?”

    “掠夺!”

    “魔之掠夺开始……”

    厉一鸣可不管那么多。

    既然这些家伙自己上门来的找麻烦,那么,掠夺他们也是应该的。

    “叮咚!”

    “恭喜厉大哥,你已经获得了修为一年,是否花费八点魔神之力进行叠加?”

    “叠加。”

    “叮咚!叠加成功。”

    下一秒钟,厉一鸣便感觉到,自己的实力更进了一步,距离突破到觉变境二重,也差不了多少了。

    四周,所有看着这一幕的人都是吓了一跳,那眼睛,就那么直直地盯着厉一鸣,还有不远处那柄还在**的长剑。

    一指?

    刚才那瞬间,厉一鸣只出了一指,居然就弹飞了钟俊手中的长剑?

    钟俊不是炼气境十一重的修为吗?

    厉一鸣不是炼气境九重的修为吗?

    两人相差了整整两重的修为,厉一鸣怎么可能轻轻一指就弹飞钟俊的剑?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可是!

    眼前的一幕,却是容不得他们不信。

    钟俊已经愣在原地,那眼底的难以置信之色,浓郁到了极致。

    “厉一鸣,你……”

    他狠狠地瞪着厉一鸣,却是骇然地发现,自己根本看不透厉一鸣的修为。

    这怎么可能?

    厉一鸣却是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冷冷地看着钟俊等人。

    “始乱终弃?见异思迁?这些,都是卿菲雨那个贱货告诉你们的?”

    厉一鸣的目光缓缓扫过四周。

    “哼!厉一鸣,别以为你弹飞了我的剑,就能出言羞辱菲雨师妹,我要你马上把刚才的话收回去。”

    一脸怒意升腾的钟俊,那双眸冷冷地盯着厉一鸣。“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