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血海深仇,我必报
    ,热门免费!

    山洞中。

    厉一鸣见到了醒转过来的厉苍痕。

    “父亲!”

    厉一鸣冲到了厉苍痕的跟前。

    “一鸣。”

    厉苍痕高兴地看着厉一鸣,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能活过来。

    当时被孔星魂和刀疤男重创之时,他就知道,自己恐怕已经命不久矣,但他并不怕,只是恨。

    恨自己不能保护厉一鸣。

    可没想到,当自己再次醒来时,却从管家口中得知,厉一鸣不仅救了他,还力斩了一个来城主府肆意杀人的修士。

    结合着管家口中的描述,厉苍痕可以肯定,那个被厉一鸣斩杀的修士,正是重创他的两人之一。

    那可是修士啊!

    真的被自己儿子斩杀了?

    这……

    直到此刻,厉苍痕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但他又不得不信。

    否则,此刻的他,怎么可能躺在这山洞中?

    恐怕早都已经死了。

    “父亲,那两个修士,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

    不待厉一鸣问完,厉苍痕便抬手打断了他的话,那刚毅的脸上,一对浓眉微微轻皱。

    “一鸣,现在,也的确是让你知道一切的时候了。”

    “我会将一切,原原本本地全都告诉你。”

    闻言,厉一鸣没有开口,只是一脸肃穆地看着厉苍痕。

    而厉苍痕看向厉一鸣的眼神,也带着一抹慈爱。

    只是……

    厉一鸣隐隐感觉到,那慈爱之中还带着一丝不舍。

    就在厉一鸣心头疑惑不解之际,厉苍痕缓缓开口道:“一鸣,首先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不是你的亲生父亲。”

    “什么?”

    厉一鸣一惊。

    这一瞬间,他恍然明白了厉苍痕刚才看自己的眼神,为什么会在那慈爱之情中会带着一丝不舍。

    原来,厉苍痕竟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那自己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

    “一鸣,你的亲生父亲,名叫厉苍澜,是我的堂兄,也是天门中千年一出的绝世奇才,而你母亲,则是天门门主的义女,同样也是当时惊才绝艳奇女子,只不过……”

    “哎……”

    厉苍痕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天意弄人啊。”

    “你父亲和母亲本是所有人都看好的一对,可惜,天门门主却要硬生生将他们拆散,逼着你母亲嫁给他人。”

    “你母亲不从,便和你父亲私奔而逃,被天门下了绝皇追杀令!”

    “整个东荒域,几无他们的容身之所。”

    “可是,他们躲得很好,三年时间里,让天门无处可寻。”

    “而你,也是在这三年时间里出生的。”

    “可惜好景不长。”

    “你父亲和母亲的行踪还是被发现了,他们只能带着你一起逃亡。”“后来,听说你母亲被抓了回去,而你父亲,则是抱着你找到了我,悄悄将你托付给我,希望我能将你抚养长大,但他并不希望你知道这一切。而我,这一生只娶了一个妻子,可惜她体弱多病,早已离我而

    去。”

    “我膝下无儿,所以,便答应了你父亲,定将你当做亲生骨肉抚养。”

    “你父亲准备离开,我忍不住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天门门主要拆散他们?”

    说到这里,厉苍痕顿住了。

    而厉一鸣也是紧紧地盯着厉苍痕,就连呼吸都屏住了。

    厉苍痕叹息着摇了摇头。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你父亲拥有一件连天门门主都极度想要得到的宝物。”

    “天门门主高高在上,他想要得到的东西,有几人敢不给?”

    “你父亲就敢!”

    “你父亲告诉我,那件东西关系重大,绝对不能落到天门门主那种心术不正的人手里,所以,他是绝不可能交出那件东西的。”

    “正是因为这样,天门门主那个小人,才想方设法拆散他们,并且设计追杀你父亲。”

    “后来,就连我们厉氏一族,也全都成为了天门追杀的对象。”

    “整个厉家,数百口人,如今……”

    “只剩下我们几人了。”

    黯然神伤之情,如同浓墨一般画满在厉苍痕的脸上,那眼角,不禁泛起了老泪。

    厉一鸣皱起了眉头。

    那心底,思绪涌动。

    末了,他抬头直望着厉苍痕。

    “父……叔叔,天门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我父亲又到底是得到了一件什么样的宝物?”

    “还有,我父亲和母亲,他们现在又在哪里?”

    听见厉一鸣叫自己叔叔,厉苍痕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但他也知道,这是必然的结果。

    毕竟!

    他真的就是厉一鸣的叔叔。

    收敛起心头的失落,厉苍痕缓缓摇了摇头:“这些,我也不知道。不过,你父亲告诉过我,他已经将那件宝物留在了你的身上。”

    “什么?留在了我身上?”

    厉一鸣一阵错愕。

    自己的身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啊?

    等等……

    难道是自己腰间那块一直随身佩戴,还摔坏了一个角的玉佩?

    “叔叔,这块玉佩……”

    厉一鸣若有所指,不过,厉苍痕却是摇了摇头。

    “不是的,那是我给你的。”

    “那我父亲到底把什么东西留在了我身上?我怎么一点都没有发现?”

    厉一鸣完全不知道。

    而且,最强魔神系统似乎也没检察出什么特别的东西来啊。

    面对厉一鸣的询问,厉苍痕摇了摇头。

    他,更加不知道。

    “魔神妹子,你能检测到我身上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吗?”厉一鸣传音问道。

    他相信,如果自己的身上真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或许最强魔神系统更能清晰地检测出来。

    “厉大哥,我没发现你身上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啊。”

    收到这样的回答,厉一鸣心头更疑惑了。

    连系统都检测不出来?

    那……父亲留在自己身上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厉一鸣完全没有头绪。

    “一鸣,你有什么打算?”厉苍痕问道。

    “打算?”

    厉一鸣在嘴里低喃了一声,随后,那双眸之中露出一抹决然之色。

    “叔叔,我决定了,我要查出一切真相,我要找到父亲和母亲,我还要到天门去,找天门的那个混蛋门主算账。”

    “总之,一切的一切,我全都要弄清楚。”

    “而且……”“厉家的血海深仇,我必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