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你,去死吧
    ,热门免费!

    残垣断壁,火焰升腾。

    整个城主府,被破坏得一塌糊涂。

    看着眼前的一幕,厉一鸣的双眸忍不住骤然一缩,心脏都狠狠地提了起来。

    “父亲!”

    嗖……

    身影一闪,满是担心的厉一鸣,全力朝着后院方向疾掠而去,延途留下了数道残影。

    漫野的尸体,刺目的血色,让厉一鸣心头的怒意不断升腾。

    而另一边。

    福老重伤倒地,管家护住厉苍痕的身体,全身都在**。

    不远处的地上,还有几个人倒在了血泊中。

    孔星魂冷冷地瞥了福老一眼。

    “哼!老东西,现在,你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福老冷冷地瞪着孔星魂。

    如果不是后者突然使出那诡异的假分身之术,他根本就不可能为了救人而受伤,即便是残存之躯,也足以和孔星魂打上一天一夜。

    可是!

    福老为了救厉苍痕,却是被孔星魂给重创了。

    此刻的福老,嘴角还残留着血迹,衣襟也被鲜血浸湿,脸色更是有些苍白。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已经修成了天门的幻身秘术。”

    福老有些不敢相信。

    毕竟,那可是幻身秘术啊!

    当年,他随厉家先祖在天门时,也是接触过幻身秘术的,可就算是以他的天赋和实力,也根本无法领悟幻身秘术。

    而眼前这个天门的小子,才多大年纪,竟然已经修成了幻身秘术?

    “呵呵……你没想到的事还多着呢。”

    孔星魂冷冷一笑。

    “不过,你不会再知道别的了,因为,我马上就会送你下地狱。”

    呼……

    右手一抬,孔星魂就准备朝福老一掌拍出。

    可就在这时,一道犀利的剑气突然斩至。

    孔星魂心头一怔,瞬间朝着旁边闪掠开去。

    噗嗤!

    剑气,斩在了地面上,直接斩出一条长达两丈的沟壑来。

    厉一鸣的身影,也随之一闪而至。

    “福老!”

    厉一鸣一眼就看见了躺在地上的福老,那心头的怒意更是升腾不已。

    在小时候,福老是除了父亲以处,对他最好的人。

    而现在,福老居然被人打成了重伤!

    可恶!

    可恶!

    绝对不能原谅这个该死的混蛋!

    呼地一转身,厉一鸣冷冷地看着不远处的孔星魂。

    孔星魂也在打量着厉一鸣。

    “哼!没想到,你居然还能活着回来?”

    虽然心里早有猜测,但孔星魂还是很意外。

    毕竟!

    他派去的刀疤男,那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修士,虽然只是修士当中最弱的存在,但也绝对不是一个小小的武者能对付的。

    可现在,厉一鸣却是活着出现在这里,而刀疤男那里却是失去了联系。

    这的确让人意外不已。

    “哼!你没想到的事还多着呢。”

    厉一鸣冷冷一哼。

    “不过,你不会再知道别的了,因为,我马上就会送你下地狱。”

    闻言,孔星魂的脸色不禁阴沉了下来。

    这句话,正是他刚刚才说过的。

    没想到,这才转眼的功夫,就被一个小小的武者给反送回来了。

    “蝼蚁!你也配说这话吗?”

    呼的一下,一股强大的威压,直接从孔星魂的体内狂涌而出。

    “一鸣,快逃啊!”

    福老强忍着体内的剧痛,冲着厉一鸣喊道。

    可是!

    厉一鸣怎么可能会逃?

    那些威压笼罩在他的身上,却是根本无法影响到半点。

    毕竟,厉一鸣本身就拥有二品虎威。

    而二品虎威,刚好就是踏入修士之境的威压,虽然略有不及孔星魂身上散发出来的,但却也差得不多。

    所以,孔星魂的威压,根本就奈何不了厉一鸣。

    相反!

    厉一鸣眼中的杀意,更加强烈了。

    而孔星魂却是双眸微微眯了眯。

    “呵呵,难怪你能活着回来,以区区觉变境……等等,你不是壮血境一重吗?怎么才短短几日时间,你就已经突破到了觉变境一重?”

    孔星魂无比的震撼。

    虽然觉变境一重在他眼里,依旧只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但这也太骇人了!

    两天时间,什么样的机遇,能让一个人的修为境界从壮血境一重,直接突破到觉变境一重?

    而且!

    孔星魂看得出来,厉一鸣的修为十分扎实,身上的真元没有半点虚浮,在同阶之中,恐怕找不出气息比他更沉稳的。

    即便是将天门中那些真正的超级天才拿出来相比,也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

    这……怎么可能?

    震撼之感,充塞在孔星魂的心中。

    而就在这时,厉一鸣迈着沉稳的脚步,一步一步朝着孔星魂走近过去。

    “哼!”

    孔星魂冷冷一哼,心头的杀意更盛了。

    “这小子太古怪了,绝对不能让他活着,现在,就送他下地狱!”

    思绪一闪而过。

    孔星魂正准备出手时,厉一鸣却是先动了。

    嗡……

    一道强大的气息,骤然扩散开来。

    孔星魂双眸不禁猛地一缩。

    “那是……日月令?”

    骇然!骇然!

    无比的骇然!

    孔星魂心中的骇然,丝毫不比刀疤男见到日月令时少,甚至更多。

    因为,日月令代表着什么,他比刀疤男更清楚。

    轰隆!

    就在那一瞬间,孔星魂只感觉身上仿佛压了一座巨山一般,沉重无比,就连膝盖都忍不住弯了下去。

    而他体内的威压,更是瞬间就被摧毁。

    “你……你怎么可能拥有日月令?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孔星魂不断在摇着头。

    可是!

    那散发着强烈光芒的令牌,除了是日月令,还能是什么?

    这一瞬间,孔星魂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派去杀厉一鸣的人会失败了。

    面对日月令的主人,能不失败吗?

    “该死!你怎么会和日月神殿扯上关系?混蛋!混蛋!混蛋!”

    不甘,涌动在孔星魂的心头。

    他拼命地催动着体内的真炁,可却丝毫不起作用。

    日月令中的威压,远远超过了他的境界。

    而就是这片刻时间里,满脸冰冷杀意的厉一鸣,已经走到了孔星魂的跟前,那双眸之中,不带一丝动容。

    “哼!修士就了不起吗?修士就可以贱踏武者,滥杀无辜吗?”

    “不!哥来告诉你,你特么全都弄错了。”

    “武者,照样能杀你这种垃圾。”“你,去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