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心有灵犀
    ,热门免费!

    “小胖墩,怎么样?你找到了吗?”

    眼见厉一鸣赶了过来,卿无双连忙迎上去。

    而猎头和吴二等人,瞧见厉一鸣之后,一个个都是大气不敢喘一下。

    厉一鸣也不想理会这些家伙。

    卿无双更是早都已经警告过这帮人,让他们把此次落日山脉之行的事情,全都烂在肚子里。

    否则!

    是生是死,也或是生不如死,那就不好说了。

    所以,在见到厉一鸣之后,猎头等人的心脏都忍不住咯噔狂跳,就怕厉一鸣找他们的麻烦。

    “胖丫头,你信不信我?”

    厉一鸣直视着卿无双,这让她有些错愕地愣在原地。

    片刻,卿无双才微微点了点头。

    “那好,你站着别动。”

    言罢,厉一鸣直接将右手按在了卿无双的额头上。

    三秒之后。

    嗡……

    一圈只有厉一鸣才能看见了光华流转而过,遍及卿无双的全身,随后才消失不见。

    “好了,从现在开始,你的身体将会有自愈之力。”

    “什么?”

    卿无双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厉一鸣。

    而厉一鸣只是笑了笑。

    “三尾玄犼我已经找到了,现在,我准备动身回云阳城,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吗?”

    “这个……”

    卿无双迟疑了一下,最后又摇了摇头。

    “算了,你和我妹妹的婚事都已经取消了,那我回去也没什么意义,再说了,边境战事时有发生,我还是早点回军营吧。”

    厉一鸣微微点了点头。

    他已经得知,卿无双现在是九离国边境驻军的一个百夫长。

    而且是唯一的一个女子百夫长。

    “郑衡阳的事呢,他也是百夫长吧?而且我看得出来,他的家族势力恐怕不小。”厉一鸣提醒道。

    “放心吧,我会妥善处理好的。”卿无双肯定地道。

    她比厉一鸣更加清楚情况。

    郑衡阳所在的家族,虽然只是一个旁系支族。

    但是!

    真正的郑家,在整个九离国中,那都是超然的大家族。

    而郑衡阳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竟然攀上了郑家嫡系的人,似乎关系还不错。

    如今,郑衡阳死了,郑家那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不过,卿无双并不想将这些告诉厉一鸣。

    人是她杀的,她决定自己承担一切后果。

    并不知道这些的厉一鸣微微点了点头,道:“好,如果有什么麻烦,就通知我,我一定会帮你解决的。”

    “放心吧,我不会跟你客气的。”卿无双笑了笑。

    随后,厉一鸣让卿无双先走。

    而他,则是把猎头等人留了下来,说是还需要用一用。

    卿无双螓首微颌,随后离去。

    猎头等人一个个都是心惊胆战,根本不敢抬头去看厉一鸣。

    “哼!”

    厉一鸣一声冷哼。

    噗通噗通……

    猎头等一干人,全都跪在了地上。

    “少侠饶命啊,我们都是受姓郑的威胁利诱,这才做出错事的,并没有真心想害少侠的意思,还望少侠明鉴啊……”

    “少侠,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呱呱待哺的幼儿,少侠饶命啊……”

    “少侠饶命啊……”

    所有的人,全都在磕头求饶。

    “想活?”

    厉一鸣冷冷地看着众人。

    “我们想活,我们想活……”

    “对,我们想活啊……”

    “好,我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厉一鸣的声音依旧很冷。

    而猎头等人无不是双眸充满期待地看着厉一鸣。

    活命的机会,谁不想啊?

    可是!

    他们不知道,厉一鸣所谓的活命机会到底是什么。

    就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厉一鸣沉声说道:“回去之后,你们要把消息传播出去,是我杀了姓郑的,跟卿无双没有半点关系,如果说错了,我要你们所有人的狗命。”

    闻言,猎头等人无不是一愣。

    但紧随其后,他们便反应过来,连忙点头称是。

    “滚!”

    厉一鸣沉喝道。

    顿时,猎头等人无不是边滚带爬地离去。

    厉一鸣也不再久留,朝着云阳城赶去。

    另一边。

    猎头等人还没走出山脉的时候,就见到了一身戎装的卿无双。

    那精制的五官,高挑的身段,修长的大腿,水灵灵的眼睛,无不是精制得绝美无双,让人忍不住遐想翩翩。

    但是!

    猎头等人在见到她时,却是丝毫不敢乱想。

    而且,卿无双倚靠在大树上,仿佛就是在等他们。

    “卿姑娘,您还有什么事吗?”

    猎头壮着胆子问道。

    卿无双冷冷地瞪了几人一眼,也不废话,直接开口道:“记住,你们回去之后,就说姓郑的是死于我之手,跟厉一鸣没有半点关系,如果说错了,我要你们所有人的狗命。”

    “啊?”

    猎头等人无不是一怔。

    “这……这……姑娘啊,你这不是为难我们吗?”

    “哼!怎么为难你们了?”卿无双冷哼道,“郑衡阳那狗东西,本来就是我杀的,让你们实话实说,这也叫为难?”

    “不不不,我们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而是……”

    “是什么?”

    “是……是……姑娘啊,跟你实说了吧,刚才那位爷把我们留下来,就是让我们把消息传播出去,杀死郑少的是他,如果说错了,他会杀了我们所有人的。姑娘您就行行好,高抬贵手,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求求你了,姑娘,你行行好吧。”

    “姑娘,你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猎头等人无不是跪地恳求。

    而卿无双则是愣在原地,娥眉轻蹙起来。

    “这个小胖墩,他居然……”

    卿无双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

    她没有想到,厉一鸣居然和她想到一起去了,都不希望对方陷入危险中。

    这……算是心有灵犀吗?

    云阳城,城主府。

    砰!

    厚重的城主府大门,瞬间炸成碎片,迸飞如箭。

    两个守门护卫倒飞着倒在地上,瞬间身亡。

    那脸上,嘴中,到处都是刺目的鲜血。

    “来人啊,有人闯府了!”

    “快来人啊……”

    城主府的护卫军,顿时连忙行动起来。

    而在城主府大门那里,一个锦衣华袍的翩翩青年,手拿纸扇,傲然屹立。

    此刻,孔星魂的脸上有着一抹冰冷的阴寒之色。

    他通过传音玉简联系刀疤男,可却发现,刀疤男完全失去了消息。

    不好的预感,让他再也不想耽搁时间了。

    否则!

    再让厉家的人逃了,又不知道要追杀到何时去。

    所以,他直接杀上了城主府。

    “哼!厉家?”“今天,我就要踏平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