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我叫卿无双
    ,热门免费!

    “嗯?”

    就在厉一鸣准备提醒大家小心的时候,那红点却是突然朝着其它方向迅速移动而去。

    转眼之间,便已经消失在小地图的范围之内。

    “怎么了?”卿无双问道。

    “哦,没什么,刚才好像感觉有动静,可这会儿感觉不到了。”厉一鸣含糊解释道。

    “感觉?呵呵,姓万的,你吹个牛也注意一下好不好?就凭你这个才刚入壮血境不久的小子,你的五感能比郑少,还有卿姑娘强?他们都没有感应到,你能感应到?我呸!”

    “哼!我看这姓万的就是随口胡诌!真是恬不知耻。”

    “呵呵,想在卿姑娘的面前表现,那你也找个更好的借口啊,知道不?”

    有几人对厉一鸣有些不满起来。

    毕竟,他们都是郑衡阳的手下。

    眼见着厉一鸣和卿无双走得那么近,他们也开始替郑衡阳抱打不平起来。

    而听到几人所言,郑衡阳果然露出了赞许之色。

    不过!

    郑衡阳却是装出一副不满的样子,冲着几人说道:“你们几个怎么能这样?”

    “万兄弟是无双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岂容你们造次?”

    “郑少,我等知错了。”

    几人齐声回道。

    “知错了,那就向万兄弟道歉啊,你们对着我说什么?”郑衡阳沉声喝道。

    “是!”

    几人当即朝着厉一鸣道歉。

    “万兄弟,我等知错了,还望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等。”

    “无妨。”

    厉一鸣不在意地摇了摇头。

    末了,他还微微瞥了郑衡阳一眼。

    他,早就已经看出这几人在演戏。

    不过,那又如何?

    演戏嘛,大家一起演好了。

    卿无双将一切看在眼里,并没有说话,只是在继续前进的时候,靠近了厉一鸣,直接传音道:“喂,小胖墩,姓郑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别被他的假相给骗了。”

    闻言,厉一鸣先是一愣,完全没有想到,胖丫头居然会传音之术。

    随后,他却是会心一笑。

    这样也好。

    胖丫头能看清楚郑衡阳的真面目,自己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至于为什么胖丫头已经看穿了郑衡阳,却还跟他走在一起,厉一鸣也不想去多管。

    毕竟,不是什么事都能事如人意的。

    一行人朝着三乌峡不断前进,途中又发现了几处三尾玄犼留下的踪迹,而且还猎杀了数十头凶兽。

    终于,一众人等看到了三乌峡。

    三乌峡!

    这是一个不比双虎涧名声小的地方,也是很多武者都不太愿意来的地方。

    厉一鸣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抬眼望去,只见前方有三座光秃秃的黑色巨山,仿佛三只巨大无比的乌鸦蹲在那里,刚好形成了一个深如渊海的黑色峡谷。

    盯着那黑色峡谷看得久了,竟是让人莫名地心生一种异样感觉。

    仿佛那不是什么峡谷,而是一张择人而噬的深渊巨口。

    “郑少,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这个时候jin ru三乌峡,实在是太危险了!依我看,我们先找一个地方暂住一晚,明天一早再动身,如何?”猎头一脸老陈地看向郑衡阳。

    “嗯,就这么办吧。”郑衡阳点头道。

    他也不想在夜里jin ru三乌峡。

    那鬼地方本来就是阴森林的,若是夜里jin ru其中,绝对是让人寒意直冒。

    这种苦头,郑衡阳可不想吃。

    “小胖墩,三乌峡真的很危险,尤其是夜里,危险是白天的数倍以上,我们还是等到明天再进去吧。”卿无双劝说道。

    她看得出来,厉一鸣几乎是想现在就jin ru三乌峡中。

    可她不能让厉一鸣去冒这个险。

    “嗯。”厉一鸣点了点头。

    他的确很想现在就jin ru三乌峡。

    但是!

    厉一鸣更明白,如果自己死了,那就真的没有人能救父亲了。

    “一天!”

    “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天时间,我应该还有充足的时间去猎杀三尾玄犼。父亲,你一定要等着我,我一定会成功击杀三尾玄犼,然后回来救你。”

    咔嚓咔嚓……

    厉一鸣拳头一握,骨节脆响连连。

    他恨!

    恨那个重伤他父亲的人。

    “哼!”

    “不管你是谁,我一定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等着吧!”

    夜色,很快便降临。

    入夜的落日山脉,漆黑一团,就连月光也无法渗透进来。

    传言,在上古年间,有九轮太阳曾经坠落在落日山脉,并且永远埋葬在这里。

    所以,才有了落日山脉一说。

    虽然没有任何考据,但也没有在意。

    毕竟,这只是传说。

    此刻,厉一鸣等人并没有找到山洞之类的,只能在野外露宿。

    篝火摇曳生姿,将四周的黑暗驱退。

    猎头带人在四周也生了火。

    毕竟,在野外露宿,极有可能受到凶兽,甚至是妖兽的袭击。

    而篝火,成为了一道天然的屏障。

    就算这屏障不能阻拦所有的凶兽,也或是妖兽,但至少能让自己这些人多几分保障。

    这是猎头多年的狩猎经验。

    “我们轮留守夜,两人一组,要记得给外围的四堆篝火添加柴禾,绝对不能让篝火熄灭,知道吗?”猎头一脸肃穆地吩咐他身后的一行人。

    “明白!”一众人点头。

    至于卿无双,厉一鸣,还有郑衡阳,猎头是不敢吩咐的。

    “喂,小胖墩,这么多年不见了,我们好好聊聊吧。”卿无双示意厉一鸣坐到另一边去。

    厉一鸣点了点头,随即跟上。

    而看着这一幕,郑衡阳心里就像是打翻了醋坛子似的,一阵极度的不舒服。

    “哼!贱人!小白脸!”

    “郑少,要不咱们把姓万的那小子给……”

    猎头悄悄比了一个划过脖子的手式。

    郑衡阳迟疑了一下。

    如果在这里做掉厉一鸣,那几乎就等同于要和卿无双撕破面皮了。

    真是那样的话,自己以前的那些努力不就白费了?

    “不行,我们不能动他,否则,本少的一切努力就白费了。”

    郑衡阳摇了摇头,并且将声音压到了极低。

    “猎头,我让你引的凶兽,引得怎么样了?”

    “郑少放心,一路之上,我都已经悄悄洒下了引兽粉,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一群凶兽赶过来的,那小子死定了。不过,我们可能也要面临一定的风险。恐怕死上一两个人,是在所难免的。”猎头同样将声音压得很低,在郑衡阳的跟前低声说道。

    “哼哼,好!以那小子刚入壮血境的实力,如果突然来了一群凶兽,相信他肯定活不了。”

    郑衡阳满意地笑了笑。

    至于自己这边会不会死上一两个人,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末了,他瞧向厉一鸣的眼神也多出了一抹不屑。

    而另一边,卿无双和厉一鸣坐下之后,卿无双便笑了笑。

    “对了,小胖墩,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卿无双,是云阳城卿家的人。”

    “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