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休妻
    ,热门免费!

    一抹无法描述的心情,充塞在卿菲雨心头。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只是那么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厉一鸣,呼吸的节奏都已经被打乱了。

    那眼珠,更是一转不转。

    “怎么可能是他?怎么可能是他?怎么可能是他……”

    浓浓的难以置信,徘徊在心头。

    “不!不!不!这绝对不可能,一定是两人长得一模一样,所以才会如此。再说了,厉一鸣是我看着他死去的,而且也只有炼气境九重的修为而已,可我的夫君,那可是炼气境十二……”

    “不对!”

    “他的身上,隐隐泛着一股如涛似浪的血气,这是壮血境才能拥有的气息。”

    “呵呵,我就说嘛,我的夫君,那可是壮血境的天才!”

    “一个小小的厉一鸣,怎么可能与他相提并论?”

    思绪一闪而过。

    卿菲雨这才觉得自己那颗快要骤停的心脏,终于平稳了许多。

    可是!

    还不待她彻底平静下来,厉一鸣已经讥笑道:“怎么?老熟人见面,你就这副表情?”

    轰咔!

    厉一鸣的一句话,仿佛晴天霹雳,直接让卿菲雨僵化在原地。

    那颗刚刚平稳下去的心脏,一下子又加速跳动起来。

    只是一瞬间,那心脏仿佛已经跳到了嗓子眼。

    她,就那么直直地盯着厉一鸣。

    “是他!是他!可这怎么可能?”

    强烈的骇然震动,已经塞满了卿菲雨的心脏。

    她,太难以置信了!

    一个明明已经死了的厉一鸣,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变成了云阳城的少城主?

    为什么?

    为什么?

    这到底是为什么?

    复杂到了让卿菲雨完全不知道心里是一种什么滋味的感觉,狠狠地冲击着她。

    厉一鸣不再去看卿菲雨,而是转头看向四周的宾客。

    “今天,我要向所有人宣布一件事。”

    洪亮的声音,瞬间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来。

    大家都没有说话,静静地等待着厉一鸣开口。

    而厉一鸣的目光扫了一圈之后,翻手取出了一封早就写好的休书。

    “我,厉一鸣,要休了卿菲雨这个贱人!”

    “什么?”

    四座皆惊。

    人们错愕万分地看着厉一鸣,完全没有想到,厉一鸣居然宣布的是这么一个消息。

    这……没道理啊!

    明明是郎才女貌的一对,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少……少城主,这……到底是为什么啊?”媒婆忍不住开口问道。

    “为什么?”

    厉一鸣自嘲地笑了笑,随后,那脸色骤然一沉,直接抬手指向卿菲雨。

    “因为,这是一个为了攀附权贵,可以不择手段,甚至是伙同他人,谋杀恋人的贱货!”

    众宾客皆是一愣。

    不是吧?

    卿家二小姐,为了攀附权贵,不择手段,还伙同他人谋杀恋人?

    靠!

    如果这是真的,那她的的确确就是一个贱人啊。

    人们看向卿菲雨的目光,全都变得异样起来,有鄙夷的,有讥讽的,也有不敢相信的。

    “呵呵……”

    一阵自嘲冷笑,不禁从卿菲雨的红唇中迸出。

    但随后,那美眸变得冰冷下来,仿佛利刃一般,狠狠地落在厉一鸣身上。

    “厉一鸣!”

    “你今天给我的羞辱,他日,我卿菲雨定当加倍奉还!”

    怒意,升腾在卿菲雨的胸腔中。

    她银牙紧咬,怒目而瞪,恨不得将厉一鸣挫骨扬灰。

    那钎钎玉指紧握之下,指甲都已经掐进了肉里,鲜血流淌而出,却完全不知道疼痛。

    恨意,已经充塞满了她的心头。

    “呵呵。”

    厉一鸣一阵冷笑。

    “卿菲雨,你只知道我现在对你带来了伤害,让你感到羞辱,让你难过,让你丢脸了,可你又何曾想过,你给我带来的伤害?”

    “本来,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

    “可是,是你亲手将这一切推下了万丈深渊。”

    “是你!毁掉了原本属于你的一切。”

    “而在这个过程中,你对我造成的伤害有多大,你可曾想过?”

    厉一鸣知道,自己说这些话是没用的。

    跟女人讲道理,简直就是傻子行为。

    尤其是像卿菲雨这种又在气头上,又自视甚高的女人,更加不可能听什么道理。

    这种女人,只会记恨,只会索取,而不知道付出。

    这种女人,就是寄生虫。

    不过,就算没用,厉一鸣也要说出来。

    “呵呵,你肯定没想过。”

    厉一鸣自嘲一笑。

    “你这种只知道追逐利益的贱人,哪里会懂得替别人着想?”

    “你,就是一个贱货!”

    “从你伙同那些家伙谋杀我的时候开始,你就已经注定会有这一天。”

    “卿菲雨,拿好你的休书,滚吧!”

    厉一鸣将休书一扔,直接扔在了卿菲雨的脸上。

    可卿菲雨却完全没有反应。

    在她的脑海中,就只有那么两个字在不断震响。

    滚吧!

    滚吧!

    滚吧……

    恼羞成怒的卿菲雨,银牙已经将嘴唇都咬破了。

    血腥味,弥漫在嘴中。

    她,根本就听不进厉一鸣所讲的那些。

    她只知道,厉一鸣该死!

    是厉一鸣,给自己带来了这莫大的羞辱。

    这样的人,就是该死!

    “少城主,这……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啊?”

    “是啊,少城主,我们家二小姐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的,还请少城主明察。”

    “少城主……”

    卿家的送亲之人,无不是开口解释着。

    “都给我闭嘴!”

    厉一鸣一声沉喝,卿家的人顿时全都闭上了嘴,不敢再多说半句。

    “哼!是不是误会,难道这个贱人自己还不清楚吗?”

    “回去告诉你们卿家家主,提亲之事,的确是我们城主府主动提出来的,可惜,却是毁在了卿菲雨这个贱人手中,她伙同他人谋杀于我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但也下不为例。”

    “从今天开始,你们卿家和我城主府,再无半点瓜葛。”

    “滚!”

    最后一个‘滚’字,厉一鸣直接催动了真元,而且还同时开启了虎威威压。

    那强烈得让人不敢违逆的气势,直震得卿家之人脸色惨白。

    “走走走,我们快走啊……”

    卿家之人,无不是连忙逃似的离去。

    而卿菲雨则是冷冷地凝视着厉一鸣,那眼中的怨毒浓郁到了极点。

    “厉一鸣,我记住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