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姓厉的,你有种
    ,热门免费!

    厉一鸣已经存过一次档,读过三次档。

    而存档与读档是分开的,并不会互相占用次数。

    所以,存一个档,也保险一些。

    毕竟,厉一鸣并不清楚,自己这三拳下去,能不能真的将吕庚打得爬不起来。

    提着臭得要死的皮手套,厉一鸣一步一步地朝着吕庚走去。

    他丝毫不着急的样子。

    而且每走一步,那脸上的戏谑笑意就更浓一分。

    吕庚却是有些受不了啦,尤其是看着那只手套,心里一阵一阵地翻涌,差点连昨天夜里吃的东西都快吐出来了。

    可是!

    不管怎么样,他也不敢去违背天道誓言。

    “混蛋!”

    “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为的就是想让我违背天道誓言,从而受到天道之力的反噬。”

    “如此一来,他便直接赢了。”

    “我……”

    “绝对不能上这个当!”

    忍忍忍忍!

    必须忍!

    全力忍住!

    只要撑过这三拳,就能加倍地将厉一鸣这个混蛋折磨至死。

    咔嚓咔嚓……

    吕庚拳头紧握,骨节脆响连连。

    玄刀门的人,也是怒不可遏地瞪着厉一鸣,可这个时候,他们可不敢去捣乱厉一鸣和吕庚的比试。

    毕竟,这两人的身上还有天道之力的加持。

    如果他们去阻止厉一鸣,自然是可以的,但却会让吕庚受到天道之力的约束,修为从此不得寸进。

    到时,吕庚的怒火,他们可承受不起。

    很快,厉一鸣走到了吕庚的面前,那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吕长老,我可要打了。”

    “哼!”吕庚冷哼。

    同时,他已经悄然将真元密布在身体之上,形成了一道看不见的无形罡气。

    这是先天大境的武者,才能做到的。

    吕庚才晋级先天大境不久,但对护体罡气倒也勉强能运用了。

    呼!

    厉一鸣不再迟疑,挥着拳头便朝吕庚的脸上打去。

    破甲!

    瞬间,破甲光环竟是触发了。

    那奇异的力量作用在厉一鸣的拳头之上,无视了吕庚的护体罡气,直接轰在其脸上。

    砰!

    并不算太强的力量,却是将那臭不可闻的夜香,全都轰在了吕庚的脸上。

    “叮咚!”

    “恭喜厉大哥击中吕庚,可掠夺选项:50年寿元,10点运气,1年修为,3点魔神之力(破甲效果触发,额外获得)。”

    “是否开始掠夺?”

    闻言,厉一鸣心头一笑。

    “掠夺!”

    “魔之掠夺开始……”

    “叮咚!”

    “恭喜厉大哥,你已经成为获得10点运气,3点魔神之力。”

    “运气?”

    厉一鸣有些意外。

    而四周的的众人,则是一个个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我靠!他……他破开了吕庚的护体罡气?”

    “这怎么可能?”

    “这一拳并不强啊,怎么可能破开吕长老的护体罡气?”

    “哇……”

    已经有人忍不住吐了起来。

    而被一拳打中面部的吕庚,整个人都已经僵化在原地。

    “不……不……这不可能……”

    吕庚死也想不明白,自己的护体罡气怎么就被破了?

    厉一鸣这个混蛋,明明连真元都没有用啊!

    这绝对不可能!

    可是!

    事实就摆在眼前,自己的护体罡气,真的已经被对方的拳头破开了。

    那臭哄哄的东西,已经沾满了自己的脸。

    “哇……”

    吕庚也忍不住了,直接当场吐了出来。

    厉一鸣则是一笑。

    “丫的,哥这可真是人品爆发啊,第一拳就破防,哈哈哈……哎呀我勒个去,真是臭死了。”

    一边用手在鼻子前扇着,厉一鸣一边朝后退了几步。

    “哇……哇……”

    吕庚还在狂吐着,连苦胆水都快吐出来了。

    一个玄刀门的弟子,拿了一张帕子给吕庚,让其将脸上的脏东西擦干净。

    “姓厉的,你有种!”

    吕庚怒不可遏地瞪着厉一鸣。

    那眼神,仿佛要将厉一鸣抽筋扒皮,挫骨扬灰。

    可厉一鸣却是一脸戏谑笑意。

    “吕长老,你休息好了吗?休息好了的话,那我准备要打第二拳了。”

    闻言,吕庚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

    “你……你有本事就堂堂正正地打我,不要搞这些下三滥的手段!”

    正打算朝护卫招手的厉一鸣,不禁一笑。

    “行,既然你吕长老开了口,那我就不跟你玩了,剩下的两拳,我会非常非常地,堂堂正正地,用我的拳头,跟你来一个亲密的接触。”

    “哼!”吕庚冷哼。

    他实在是恶心够了。

    他实在是害怕厉一鸣又搞出什么新花样来。

    现在,即便是得到厉一鸣亲口承诺,那心底还是有些不放心。

    不过!

    厉一鸣却是堂堂正正地走到了吕庚的面前。

    那只沾满夜香的手套,也已经被他扔掉了。

    “吕长老,你准备好了吗?”

    厉一鸣那一脸戏谑的笑意,让吕庚心头忍不住就咯噔一声。

    不过,他怎么看,也没发现厉一鸣再搞鬼。

    “哼!你只管来吧!”

    将胸膛一挺,吕庚狠狠地瞪着厉一鸣。

    “还有两拳,还有最后两拳,只要这两拳一过,看我怎么收拾你。姓厉的,你给我等着。”

    悄然之间,吕庚已经再次将护体罡气重新密布到了身上。

    只是,他对这护体罡气实在是没信心。

    “可恶!”

    “这混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的护体罡气足以挡下一个壮血境九重武者的全力一击,而他,到底是怎么破了我的护体罡气?”

    “难道是昨天我那个太多了,以致真元虚浮,刚才正好有一个空缺出现,被他误打误撞地打中了?”

    “别说,还真有可能!”

    “哼!我就不信,你这次还能破开我的护体罡气。”

    思绪一闪而过。

    吕庚全神贯注地催动着体内的真元,加强了护体罡气的密度。

    而四周的那些人,则是好奇地盯着厉一鸣。

    “这次没了夜香,少城主他想怎么打?”

    “可恶啊,少城主怎么就上了那姓吕的当呢?如果第二拳也使些手段,肯定能折磨疯那姓吕的,而只要姓吕的一闪开,就会受到天道之力的反噬。少城主他怎么就放弃了呢?”

    “少城主,别管那姓吕的怎么说,继续来点更劲爆的!”

    “对,少城主,来点更厉害的!”

    “妈的,你们家少城主难道就只会用一些卑鄙的手段吗?就不敢跟我们吕长老堂堂正正的打?”

    “靠!姓吕的是什么修为?我们少城主是什么修为?”

    “妈的,玄刀门的白痴,你眼瞎吗?”

    “哼!姓厉的,你已经说过会堂堂正正地打,别再搞花样了!”

    “对,如果你再搞花样,就是没种!”

    “……”

    城主府的护卫和玄刀门的门人,争得脸红脖子粗。

    而厉一鸣则是一笑,抬手阻止了城主府的护卫。

    “好了,兄弟们,不用跟玄刀门的那帮白痴争下去了,没有这个必要。因为……”

    “哥的第二拳,一定会更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