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哥的拳来了
    ,热门免费!

    厉一鸣心头不禁一乐。

    他原本已经打算好了,既然吕庚不上当,那自己就消耗三千点魔神之力来开启三秒无敌。

    可没想到,吕庚被连激了几次之后,居然上钩了。

    而且,还赌三拳!

    呵呵,等这家伙亲自试过自己的拳头之后,不知道会是一副什么表情?

    思绪一闪而过,厉一鸣不仅没有笑出来,反而在脸上露出一抹为难。

    见状,吕庚心头不禁一阵冷笑。

    “怎么?不敢赌吗?”

    “吕庚,你……”厉一鸣故意露出一副仿佛被揭穿了把戏的样子,一阵左右为难,随后才狠狠一咬牙,“好,哥跟你赌了!”

    “呵呵,姓厉的,现在咱们就发下天道誓言吧。”吕庚冷笑道。

    天道誓言!

    这是神武大陆上一种至高无上的契约之力!

    只要是稍有修为者,都可以引动天道誓言。

    而一但许下天道誓言,若是反悔,必遭天罚之力反噬。

    即便是传说中的那些修真者,也不敢违背。

    因为!

    天道之力实在是太恐怖了!

    “我靠!厉家那个白痴,居然真的答应了?他难道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哼!这样的废材,居然是少城主?”

    “少城主他……他怎么能答应呢?”

    “你,快去通知城主大人,否则,少城主危矣!”

    人们,怀着不同的心思,全都将目光落到了厉一鸣和吕庚的身上。

    如此力量悬殊的赌拳,厉一鸣凭什么来赌?

    这根本就是在玩命嘛!

    可是!

    此时此刻,没有人敢上前阻拦。

    那些宾客,要么是怕得罪了玄刀门,要么就是与玄刀门有关系,乐得看着城主府的人被羞辱,甚至是打杀。

    花轿中。

    卿菲雨娥眉轻蹙。

    “炼气境十二重,证明少城主的确不是厉一鸣,也不可能是厉一鸣,可是……这个白痴,他难道不知道吕庚是先天强者吗?我……我居然要嫁给这么一个白痴?还说什么他是天才?哼!”

    卿菲雨心头十分不爽,甚至巴不得吕庚将厉一鸣打成真的白痴。

    那样的话,她接手起城主府来,也会更加顺利。

    当然!

    前提是玄刀门的这一关能撑过去。

    “实在不行,我也就委身给那吕庚,也未尝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卿菲雨没见过吕庚。

    但是!

    吕庚既然能在十八岁成就先天武者,而且又是玄刀门门主的第二个儿子,这身份地位,自然也不在少城主之下。

    自己嫁给吕庚,虽然不是做大夫人,也未必就没有机会转正。

    一切,还可以看以后的手段。

    就在卿菲雨心头闪过这些念头的时候,厉一鸣和吕庚已经分别发下天道誓言。

    嗡!嗡!

    两道奇异的力量,自无尽虚空中骤然落下,分别笼罩在了厉一鸣和吕庚的身上,随后化为一个个奇异的白色符纹,没入了两人体内。

    “哼!姓厉的,你可以出手了,本长老先接你三拳!”

    吕庚不屑一顾地看着厉一鸣。

    他将双手负在身后,胸膛高挺,全然没有将厉一鸣当回事。

    厉一鸣笑了笑,随后叫过一个护卫,在其耳边吩咐了几句。

    那护卫点点头,便朝着城主府内跑去。

    人们都是不解地看着厉一鸣。

    这都已经什么时候了,厉一鸣还想搞点把戏不成?

    可惜!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小把戏都是没用的。

    “哼!”

    吕庚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姓厉的,你不会是想拖着一直不把这三拳吧?”

    “别急别急,吕长老尽可放心,一柱香之内,不,半柱香之内,哥一定把三拳打完,然后换吕长老你来打我。”

    厉一鸣神秘地笑了笑。

    “哼!那就让你再多活半柱香。”吕庚冷哼道。

    很快,那个护卫捏着鼻子从城主府中跑了出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夜香桶。

    “卧槽!好臭啊!”

    “妈的,那个护卫提个夜香桶出来做什么?手里还拿着一只皮质的手套?”

    “可恶!这么臭的夜香,里面至少是存了好几天的货。”

    不少人都用手扇着,实在受不了那股臭味。

    吕庚也是鄙夷地看了厉一鸣一眼。

    “哼!这混蛋到底想搞什么鬼?”

    一阵厌恶感,涌动在吕庚的心头。

    这时,人们只见厉一鸣将那只皮质手套戴在了手上,然后朝着夜香桶中伸了进去。

    “我靠!”

    “呕……老子想吐了!”

    “奶奶个熊的,恶心死人了,他到底想干什么?”

    “我的个天呐,他……他不会是想用沾满了屎的拳头去打吕庚吧?”

    “日啊,这家伙也太缺德了!”

    “哈哈哈,这回有意思了。”

    “妈的,以厉少城主的实力,就算是全力进攻,也不可能破开吕庚的护体罡气,估计他自己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才打算恶心死吕庚。”

    “这一招虽然损,但三拳过后呢?暴怒中的吕庚,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他吧?”

    “哼!他不这么做,吕庚就会放过他?”

    “妈的,这一招简直就是……打不死你,也要恶心死你啊,哈哈哈……”

    “……”

    四周众人那种看戏的心情更强烈了,也更期待了。

    而吕庚的脸色则是难看到了极点。

    “姓厉的,你到底想干什么?”吕庚沉声喝问道。

    “哎哎哎,站着别动,你可是发下了天道誓言的,现在是我打你,你只能站着让我打。如果你敢乱动,也或是闪躲,那你是知道后果的。”

    厉一鸣的脸上全是戏谑笑意,还憋着气朝吕庚扬了扬沾满大便的拳头。

    “妈的,果然是臭死了!”

    吕庚已经气得全身**。

    可是!

    他更清楚,如果自己不硬接下厉一鸣的三拳,天道之力的反噬会更加恐怖。

    “可恶!”

    “待会看老子怎么折磨你!”

    吕庚已经是恨得咬牙切齿,同时那心底更是后悔自己居然会让厉一鸣先打三拳。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真恨不得一脚踩死厉一鸣。

    看着吕庚那怒不可遏的样子,厉一鸣却是笑得更开心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选择了存档。

    “存档!”

    “叮咚!”

    “恭喜厉大哥,存档成功。”

    “呵呵,吕长老,我的第一拳马上就来了,你可要站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