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另有隐情
    ,热门免费!

    城主府东园。

    假山流水潺潺,鲜花纷芳争艳。

    一个浓眉大眼的国字脸男子,那神情之中透着一抹柔情,但却只是呆呆地坐在凉亭之中,仿佛陷入了深思之中。

    就算是厉一鸣走近,中年男子似乎也没有发现。

    “父亲他……哎,每到母亲过世的这段日子,他总会这样,若非如此,以父亲的天姿和实力,那点内伤又算得了什么?可惜,每每思及母亲,总会让父亲体内郁积阴气,导致内伤无法痊愈。”

    “不过,这也是父亲对母亲最真挚不变的爱吧。”

    思绪在心头涌动,厉一鸣伫立在原地,并没有开口打扰厉苍痕。

    直到一柱香之后,凉亭中的厉苍痕才终于发现了厉一鸣。

    “一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厉苍痕有些诧异地看着厉一鸣。

    “你这小子,都已经是快成亲的人了,我去信催促你三次,也不见你的踪影,还以为你不打算要这门亲事了呢,哈哈哈……”

    厉一鸣笑了笑,随后才走到凉亭中。

    “父亲,孩儿回来晚了。”

    “嗯,回来就好。”

    厉苍痕微微点了点头,之前那柔情似水的眼神,早都已经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做为父亲的慈祥。

    “对了,你的新郎服,我已经命人准备了三套,待会你去试一试,看看喜欢哪一套。”

    “不用了,父亲,这次,我要休妻!”

    “什么?”

    厉苍痕有些惊愕地看着厉一鸣。

    “休妻?为什么?”

    “因为……”

    厉一鸣平静得像是一个外人似的,将卿菲雨如何暗算自己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全都告诉了厉苍痕。

    “可恶!”

    砰!

    厉苍痕一掌拍落在凉亭的石桌上,只是一刹那,那石桌便四分五裂,崩飞一地。

    “哼!小小一个卿家,居然敢意图谋害我儿,如果不把卿家连根拔起,我就是不是厉苍痕!”

    “父亲,你先别激动。”

    厉一鸣连忙安抚着快要暴走的厉苍痕。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都是因为我看走了眼,才会想要娶卿菲雨那个贱人,所以,就交给我来处理吧。只要父亲你支持我的决定就行了。”

    厉苍痕思了思,这也是自己儿子成长的开始,的确是应该让他自己去处理一些事情。

    “好,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父亲都支持你。”

    “谢谢父亲!”

    厉一鸣心头颇有些感动。

    是啊!

    这,就是自己的父亲。

    一句‘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父亲都支持你’,足够了。

    不问原因!

    不问经过!

    不问结果!

    一切的一切,不管自己怎么做决定,父亲都已经做好了替自己收拾残局的准备。

    这,就是自己的父亲。

    不过,自己绝对不会让父亲失望的。

    “哦,对了,父亲,你看这是什么。”

    神秘地笑了笑,厉一鸣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玉盒,递到厉苍痕的跟前。

    厉苍痕有些不解地看了看厉一鸣。

    “这是你要送给父亲的礼物?”

    “嗯。”厉一鸣点头。

    “哈哈哈……好,你所送的礼物,定是我最喜欢的。”厉苍痕开心地笑着。

    不管这玉盒中装的是什么,做为父亲,他都很欣慰。

    毕竟,这是儿子的一份孝心啊。

    哪怕里面装着的只是一根野草,他也很满足了。

    “父亲,你打开来看看吧。”厉一鸣笑道。

    “好。”

    厉苍痕点了点头,随后便打开了那玉盒。

    下一瞬间,他整个人便怔住了。

    “这是……妖丹!”

    呼地一下,一脸不敢相信之色的厉苍痕,那双眸紧紧地盯着厉一鸣,虽然还没有开口,但那眼神中已经充满了询问之意。

    “没错,这是四品妖兽猎齿虎的妖丹。”厉一鸣点头回道。

    “什么?猎齿虎的妖丹?”

    厉苍痕心头狠狠地震了一下。

    虽然他也感应到了妖丹中的气息十分强大,但怎么也没敢往四品妖兽的身上想。

    可没想到,这居然是猎齿虎的妖丹!

    天呐!

    这……这……

    “一鸣,你……你是怎么得到的?”厉苍痕追问。

    厉一鸣没有将魔神系统的事情说出来,毕竟,这个需要解释的东西太多了,他也不是信不过自己的父亲,但自己毕竟还是一个穿越众,难道要跟他说,你真正的儿子已经死了,我只不过是获得了他的记忆,并与之相融的另一个人?

    这也太扯淡了。

    所以,厉一鸣只是瞎编了一个说法,就说自己是捡了一个超级大便宜。

    “父亲,有了这枚妖丹,相信你的内伤一定很快就能恢复了。”厉一鸣开心地说道。

    可是!

    厉苍痕的脸上并没有喜色,反而露出一抹黯然神伤之情。

    这神情,让厉一鸣眉头一皱。

    “怎么回事?父亲的神情好像不对啊,难道,这四品妖丹也不足以治好父亲的内伤?”

    疑惑,徘徊在厉一鸣心头。

    正当他准备询问的时间,厉苍痕却是抬手打断了他。

    “一鸣,你不用问了。我知道,你已经看出一些端倪来了,不过……你容我再想一想,如果有必要,我会让你知道所有真相的。你……先下去休息吧。有关你回来之事,我也会交待下人,不得透露半句。”

    厉苍痕挥了挥手,那脸上的沧桑竟是更浓郁了几分。

    厉一鸣已经意识到,恐怕整件事情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简单。

    父亲的伤,还有母亲的死。

    这一切的一切,必定还有很多不能言明,甚至是不敢言明的重大隐情。

    虽然很想马上就知道,但厉一鸣很清楚自己父亲的脾气,如果他现在不想说,自己再怎么问也是白问。

    相反,再追问下去,也只不过是惹父亲不高兴而已。

    “父亲,那我先回房了。”厉一鸣只能如此说道。

    “嗯,你去吧。”

    厉苍痕再度挥了挥手。

    微一点头,厉一鸣转身离去。

    直到厉一鸣走远,厉苍痕才仰天长叹了一口气。

    “哎……”

    “一鸣已经长大了,再也不是那个什么都可以瞒得住小毛头了,这件事,我到底应不应该告诉他?”

    “如果说了的话……”

    “恐怕,他就再也没有平静的生活了。”

    缓缓地,厉苍痕又闭上了眼睛。

    那心头,在挣扎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