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云阳城,我回来了
    ,热门免费!

    戴着一个银色面具,厉一鸣站在了云阳城的城门外。

    这个面具,是他特地在云阳城外的一个小镇里买的。

    还有他身上的衣服,也全都换成了普通的衣物,不再是玄剑宗的弟子服饰。

    后来得到的那颗四品妖丹,厉一鸣并没有动。

    他的父亲厉苍痕患有旧疾,以前曾有一位名医说过,需要一颗高品质的妖丹,才有机会治好。

    所以,这颗妖丹,厉一鸣是打算留给父亲的。

    “云阳城,我回来了。”

    思绪,在厉一鸣心头涌动着。

    “休妻任务要求的是,婚期之前,不能让卿菲雨那个贱人看到我;婚期之日,悄然回到云阳城。现在,只要我悄悄回到城主府,等到明天,前面两项就算是完成了,至于第三项,就等着看我怎么收拾那个贱货了。”

    厉一鸣心底有着怒意在升腾。

    毕竟,他曾对卿菲雨付出了真情,而这个表面上对自己温顺无比的女人,背后却是给自己捅了刀子。

    对方所为的,竟是荣华富贵!

    如果不是自己有意想给她一个惊喜,没有将自己是云阳城少城主之事说出来,恐怕还看不到她这丑陋的真面目。

    这血淋淋的背叛,让厉一鸣痛恨不已。

    迈步,厉一鸣朝着城中走去。

    比起平日,这几天的云阳城显得特别热闹。

    大街小巷,到处都是人。

    “喂,你们说,这少城主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我听说啊,少城主天资了得,很小就被城主大人送到外面去修炼,已经是炼气境九重的天才了。”

    “不对不对,应该是十重!”

    “十重?”

    “没错,就是十重。”

    “我的天呐,少城主这才十六岁吧,居然已经是炼气境十重的武者了?太了不起了!”

    “那是当然了,城主大人是何等威风?虎父又怎么会有犬子?”

    “不对,我听说少城主是炼气境十一重呢。”

    “我靠!不是吧?”

    “嘿嘿嘿,其实我更关心卿家的那小丫头到底长什么样?不会是个丑八怪吧?”

    “我呸!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乱说?”

    “就是!”

    “哼!难道你没听说过吗?卿菲雨小姐是我们云阳城的第一美人!”

    “那也只是听说而已,你们见过真人?”

    “我……”

    “别吵了,我告诉你们吧,卿家二小姐卿菲雨,我已经老远见过了,那绝对是一个美人胚子,生得那叫一个美啊……”

    “依我说啊,少城主与卿家二小姐,那绝对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

    茶楼酒肆,无不是在议论着厉一鸣与卿菲雨的婚事。

    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件事同样被人们热议纷纷。

    “哈哈哈,这一次城主府与卿家联姻,固然是一件大喜事,不过,玄刀门的长老亲至云阳城,并且也选在这一天于城主府外的广场招收弟子,这可就有意思了。也不知道玄刀门的人打的什么主意?”

    “是啊!据说玄刀门与玄剑宗向来水火不容,而卿家二小姐不就是玄剑宗的弟子吗?”

    “没错没错,玄刀门此举,恐怕是大有阴谋啊。”

    “放屁!何来的阴谋?再多说一句我玄刀门的不好,老子现在就劈了你!”

    一个即便是在喝茶时,也将一柄厚重大刀背在背上的大汉,虎目一扫之下,顿时不少人都是鸦雀无声下去。

    而在那大汉的旁边,还有一个龙眉虎目的青年。

    这青年背上同样有一柄厚重的大刀,但这刀与那个大汉背上的刀,就大不相同了。

    青年背上的大刀,龙雕虎刻,精制无比。

    而且,就算没有出鞘,也有一股让人心惊的炽热之力不断渗出。

    仿佛这茶楼里的空间,都已经被那炽热之力充塞填满。

    诡异!

    十分诡异!

    这片刻间,这把刀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此不同寻常!

    而这两人的衣衫袖口上,都绣有一个刀形标记。

    玄刀门的人!

    认出两人的身份之后,茶楼里所有的人都是大气不敢多出一下,有些甚至是匆匆结了茶钱,然后逃似的离开这里。

    青年自顾自地喝着茶,却是一副完全没有看见的样子。

    相反,他的嘴角还噙着一抹戏谑笑意。

    另一边。

    戴着面具的厉一鸣,顺利来到了城主府后门。

    “丫的,回趟家,还得走后门,真是的。”

    虽然在嘴里抱怨了几句,但厉一鸣并没有在意,而是很有节奏地敲响了后门。

    对他来说,能够完成任务,收拾卿菲雨,并且拿到魔神之力,才是最实在的。

    走一趟后门又如何?

    没多时,一个老仆人慢吞吞地打开了后门。

    “请问,您找谁啊?”

    穿着朴素的老仆人,抬起一双昏花老眼,仔细地打量着厉一鸣,可惜,后者脸上戴着面具,他根本认不出来。

    “福爷爷,是我。”厉一鸣轻笑道。

    同时,他也是伸手摘下了面具,露出那张还算清秀的脸来。

    “少……少爷?你回来了!这真是太好了!老仆这就去通知老爷。”

    虽然很多年未见了,但福老依然在厉一鸣的身上看到了当年那个孩童的影子,不禁,那心头有些激动。

    言罢,福老就准备去通知厉苍痕。

    “不用了,福爷爷,你告诉我父亲在哪里,我自己去找他就成。”厉一鸣笑道。

    “好好好,老仆这身子骨也不行了,去通知老爷的话,还不如少爷你直接过去更快呢,哈哈哈。”福老高兴地笑着,随后指向东园的方向,“少爷,老爷就在东园那边的凉亭里,你过去看看吧。”

    “好。”

    厉一鸣点了点头,心里,也是有着思绪在涌动。

    “东园?父亲又在思念母亲了,哎……”

    轻叹了一口气,厉一鸣这才迈步朝着东园走去。

    而福老也是探头出去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这才将门关了起来。

    随后,他就如同没有见过厉一鸣一般,自顾自地扫着地上的树叶。

    毕竟,厉一鸣会从后门回来,就是不希望被人知道。

    这点眼力劲,福老还是有的。

    ……

    玄剑宗。

    殇芷沁离去之后,玄剑宗的太上长老陈科十万火急地召见了宗主卓一剑。

    “一剑,我玄剑宗是不是有这么一个人?”

    太上长老陈科将一副画像交到了卓一剑的手中。

    卓一剑一看,顿时点头道:“不错,此子是我玄剑宗刚入内门的弟子,资质尚可……”

    “放屁!”

    太上长老陈科沉声大斥,一副横眉怒目模样地瞪着卓一剑。

    “快,派人把他给我找回来!”

    “是!”

    卓一剑不知道太上长老为何会突然大怒,实在是不敢多问,连忙抱拳令命。

    “等等……”

    就在卓一剑准备离开时,却被陈科叫住,而且,陈科还露出一脸肃穆之色。

    “不!不是派人去找,是你亲自去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