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六十四:碎心(周柳篇)
    晨曦微亮的时候,周宜醒了过来。

    她身上什么都没有穿,一股凉意在她的肌肤上肆意游走。

    昨夜累极,一夜好眠。

    此时她看着拥挤在她身边,一手牢牢扣住她腰身的柳成元,忽然觉得心头一暖。

    这样的温情,真是让人贪恋。

    她温柔的手覆上他的脸颊,不舍地流连着。

    醉满柔情的眼眸渐渐冷了,周宜突然冷冷地拍击着柳成元的脸颊。

    酣睡中的柳成元醒来,捉住周宜的手道:“别闹。”

    周宜用力地抽出自己的手,然后下榻,捡起自己的衣衫穿起来。

    她背对着柳成元,淡淡道:“你若醒来便走吧,你想要的,我已经成全了你,从今往后,别在眷恋了。”

    柳成元感觉到她冷硬生疏的语气,他最后一点睡意都吓没了,连忙坐起身来。

    “周宜。”

    他柔声地唤道,想伸手去拉她。

    可周宜转身,冷冷地看着他道:“男女之间,不就是这样吗?”

    “没有得到的时候,成天念着,得到以后,也就是这样一回事?”

    “你现在对比一下,谁能让你更舒服呢,我猜那个人肯定不是我。”

    柳成元的身体一下子就僵住了,他感觉有冷风刮过他的身体,尤其是脸上。

    那种被寒意倾覆的感觉,让他整个人颤栗着,不敢置信地望着周宜。

    “你以为,我想就是和你这样?”他难过地道,目光变得迷离起来,闪耀着水光。

    周宜嘲讽地勾了勾唇,直视着他那脆弱的模样道:“我从不缺男人,可和你在一起的滋味确实不错,你听话又软弱,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就算是我压着你一晚上,你估计也不会觉得有损颜面。”

    “可我这一辈子,最恨的便是你这种男人,明明有家室,却还要装着深情的样子?”

    “你每一次在我面前说那些暧昧不清的话,我心里都是在作呕的。”

    “当初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且忍你到如今,可你不该自取其辱的。”

    柳成元怔怔地望着周宜,她锐利的眼睛里只有冷意,微微勾起的嘴角只剩嘲讽。

    她在笑,那笑容里有藐视和践踏,仿佛他就如同一个玩物一样。

    温热的泪滴从他的眼角滑落,他甚至于还来不及去擦,也顾不得自己如今就是她说的那副软弱可欺的样子。

    他的身体往前倾,然后伸长着手想要拉住她。

    周宜站着没有动,任凭他拉着。

    可在他自以为握紧的时候,她突然狠狠地甩开。

    柳成元猝不及防,一下子从榻上跌了下来。

    “嘭”的一身,他头先着地,身体以僵硬扭曲的方式落在地上。

    眼前暗影重重,他看不清楚,以为周宜走了,连忙抬起来。

    头昏得厉害,他甚至于睁不开眼睛,可他那双手挥舞着,慌乱地抓着,嘴里不安地喊着:“周宜,周宜……”

    别开脸的周宜没有再看他,她的手紧握在一起,有指甲断裂在掌心。

    不疼,只是那声音有些奇怪而已,像是心碎一样。

    等到柳成元从地上爬起来,彻底看清楚她的样子时,她冷漠地道:“你知道你刚刚的样子像什么吗?”

    “一条狗。”

    “倘若忍而不舍是情深,那痛而不舍便是贱。”

    “我之所以不想留在京城,便是不愿意看你这一副自以情深不舍的样子。”

    “还有,你听清楚。”

    “我从未爱过你,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孩子我留给你了,我欠你的那一夜,我也还了。”

    “倘若你还像个男人的话,那便离我远远的,不要再来恶心我了。”

    周宜说完,目光冷剐着柳成元。

    她眼中的那种厌恶和愤然,好比尖刀利刃,直直地插入柳成元的心窝。

    他脚步踉跄地跌坐到榻上,扬起头的面孔苍白如纸,一双空寡的眼眸里,只剩下深深的痛苦。

    他紧握着双手,恨不得撕毁眼前所有的一切。

    可他忍了下来,他轻颤的身体在晨光中变得青紫,像是被人凌虐了无数遍一样。

    “周宜,你说的,都是真的么?”

    柳成元有气无力地问道,他像是一快要死的人,声音里透着绝望和希望并存的挣扎。

    可周宜并没有给他再继续自欺欺人的机会。

    她转身,抬起步伐的那一瞬间,冰冷道:“倘若我对你有一丝的情意,便不会让我的孩子没有爹!”

    周宜走了。

    身影消失在晨光之中。

    内堂里的光渐渐亮了起来,可柳成元却觉得他是世界一片黑暗。

    他轻颤的身体在慢慢变得僵硬,脸都麻木了,双手也不听使唤。

    他似乎连穿衣都不能,羞耻心和自尊心对他来说,碾碎成泥。

    恍恍惚惚中,有人打水进来给他洗脸,穿衣。

    他听见有小厮切切私语道:“怪不得昨夜黄先生大醉一场,原来是郡主宠幸了柳大人。”

    “哎,这柳大人也真是的,默默垂泪跟个娘们似的,怪不得郡主吩咐说,给他收拾好送回去,下次不许再来了。”

    柳成元只觉得眼帘更加模糊了,他苦笑地扬起嘴角,心里悲凉地叹道:原来她真的不缺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