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六十三:周宜,别对我狠心(周柳篇)
    番外六十三:周宜,别对我狠心(周柳篇)

    暑气强盛的六月,太阳灼灼地焦烤着大地。

    凤栖府的知府大人此时正擦拭着额头上的冷汗,明明是大热的天,可他跪着的身体却一阵一阵地打着摆子。

    这事还得从两个月前说起,明珠郡主回到封地以后,发现封地上的官员贪污受贿,搜刮百姓。她一气之下,直接上书给皇上,请皇上派遣钦差大臣彻查,并且重新派遣新的官员。

    这不,今日辰时,钦差大臣拿着皇上的圣旨,已经进了凤栖府衙。

    而这一位钦差,正是掌管着京城大理寺的大理寺卿柳成元。

    柳家巨富,众所周知。

    他当了三年知府搜刮来的银两,还不够摆在这位的面前,如何不慌,如何不惧?

    柳成元带来的下属正在搜查整个府衙,他静坐在高堂之下,不发一言。

    这个时候,或许已经有人去郡主府报信了。

    整个凤栖府都是她的,难不成她连地主之谊都不尽半分?

    更何况,他是为了她的事情才来的。

    柳成元磕下眼眸,神色不虞。

    一来就处理政事,柳成元整整忙了五天,这才将所有证据和脏银收集齐全。

    接下来便是翻案了,许多冤案等着处理,账本上记载的银子要全都清算。

    许是看见了他的辛苦,他到达凤栖府的第六天,总算是接到了郡主府的帖子。

    然而当他匆匆处理完公务赶往郡主府,见到的却是凤栖府当地有名的贤士和德高望重的老翁等等。

    一连开了三席,个个都在等他。

    有一位自称是郡主府幕僚的黄先生出面招待了他,说是郡主不太方便。

    为何不便,众人心知肚明。

    可柳成元却暗自冷笑。

    她哪里是不便,她只是不想见他而已。

    在京城是这样,如今在封地上也是这样。

    散席后,众人陆续离开。

    柳成元静坐不动,等到黄先生送客回来以后,柳成元便道:“皇上有密旨给郡主,还请黄先生代为通传。”

    黄闻言,面色谨慎地请柳成元入内堂,然后打发人去给明珠郡主报信。

    不一会,明珠郡主来了,同行的侍女带走了内堂里的黄。

    柳成元坐在一旁饮茶,看见了周宜也只当没有看见。

    周宜知道他是故意的,皇上不可能有密旨给她,可她不能让柳成元说出的话受到质疑。

    两个人坐在内堂里,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压抑的气氛中,桌上的茶水渐渐凉了。

    “你若是没有什么事情便回去吧。”

    周宜开口道,她想叫侍女进来点灯。

     />

    “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值得你想的。”

    “你知道她是位好妻子,那便要好好珍惜她。”

    “并不是所有的妻子,都能像她这样爱自己的丈夫。”

    “假如你是我的丈夫,背叛我的时候,你只会是一具尸体。”

    “别伤了真正爱你的人。”

    周宜说完,便踏步而出。

    可刚走两步,柳成元便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她。

    周宜僵直着身体,整个人在一瞬间挪不动脚。

    柳成元难以自控地靠在她的肩上,他闭上眼睛,艰难地道:“别说那些大义道理,我熟读经书礼记,比你更明白。”

    “可我惦记的人是你,我想就这样惦记一辈子,得不到也无所谓。”

    “你一次次要走,我心焦如焚却毫无办法,你知道那种感觉吗,整个人惶惶不可终日。”

    “明之不可为,却忍而不舍也。周宜,别对我狠心。”

    最后一句,已是呢喃,低不可闻。

    可柳成元缱绻的情思,却汹涌而来,让周宜毫无招架之力。

    她真正狠心的,是对她自己而非是他。

    可就算说明白,说清楚,又如何呢?

    她始终过不了她心里这一关,假若她真的是他的魔障的话,那就让她亲手结束这一切吧!

    周宜狠狠地闭了闭眼,然后猛然睁开。

    她用力地掰开了柳成元的手,然后转身,快速地吻上柳成元的唇。

    她的吻来得迅猛极了,几乎没有给柳成元任何机会。

    他只能被动地承受着,双眸圆睁后,不敢置信地慢慢闭上,然后反客为主。

    沉浸在深吻中的柳成元很快发现周宜在脱他的衣服,他难耐地分开两个人的身体,然后声音暗哑道:“周宜。”

    周宜抬头看他,眼眸泛着耀眼的火光,轻挑地笑了笑道:“怎么,不愿意跟我吗?”

    柳成元呼吸一滞,胸腔里震动得厉害,像是有一只野兽要冲撞出来。

    他一把将她抱起来,然后往内堂里的临窗罗汉床走去。

    碍事的小桌被他拂在地上,他看着缠着她的周宜,直视着她那异常火热的双目,感觉自己整颗心都满了。

    他如愿地将她压在身下,这场景曾在他的梦中出现过无数次,可真正到了这个时候,他却显得局促而紧张。

    周宜摸着他紧绷的背脊,失笑道:“需要一把匕首帮忙吗?”

    柳成元面色窘然,毫不客气地沉下身去。

    清风吹动着帘子,带来阵阵清香。

    晚霞彻底消失了,黑夜来临,高挂的明月熠熠生辉,好似要将那不知羞两人照个清楚。

    交叠的身影伴随着细碎的呻吟,这一夜,注定难舍难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