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六十一:往事(周柳篇)
    柳成元知道韦静是真心对他好,想要成全他。

    可惜他和周宜的感情,不能说是成全。

    因为从头到尾,都是他一厢情愿。

    他虚弱地笑了笑,然后捏了捏韦静的掌心道:“想听故事吗?”

    韦静点了点头,再次平复心绪。

    柳成元回忆着,然后开口道:“那一年春闱后,我来庄子上,就是这里《红霞山庄》小住。”

    “二月里春寒厉害,可能年少吧,一心就想出去走走。”

    “回来的时候,我刚刚推门关上,还未转身时,便有一个女人将一把锋利的匕首横在我的脖子上,然后让我带她找个没有人的地方藏身。”

    韦静愕然地瞪大眼睛,这情景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柳成元见她一脸发蒙的样子,嘴角勾了勾,继续道:“我当时很害怕,想把她带进房间里以后,想办法逃走。”

    “可惜她很快就改变主意了,拖着我往庄里堆着杂物的库房里去。”

    “我以为她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我,鼓起勇气,用手握住那把锋利的匕首。”

    “挣扎的时候,她死死地抱住我的腰,让我无法动弹。”

    “双手都被割伤了,血滴答滴答地流着,我慌乱得不知所措,可她却在我的耳边警告道:别逼我,我不想害你性命。”

    听到这里的韦静摊开柳成元的手,发现他那两只手的掌心确确实实有伤痕,只不过时间长了,到显得跟手纹一样。

    柳成元动了动手掌,继续道:“当时很痛,可因为她这一句话,包围着我的恐惧散去不少。”

    “她如愿地将我带进库房门,然后关了房门。”

    “眼前都是黑漆漆的,我忍着痛意想要离她远一点,可库房里到处堆的都是旧的桌椅板凳,我只能保持警惕,看看她要做什么?”

    “可她割了裙摆上的布条给我,让我把手缠上。”

    柳成元顿了顿,回想往事,他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不恨周宜了。

    凶狠的女人,露出的应该是獠牙,而并非是善意。

    那个时候,松懈下来的他,或许正是因为明白,她不是一个真正坏得透彻的女人,所以才会在后来的后来,找不到后,心生惦念。

    “后来呢?”韦静好奇地问,她知道那个女人就是明珠郡主。

    因为这一片,有她的庄子。

    “后来我主动跟她说,可以带她去更隐秘的地方藏身,并且告诉她庄子上只有一对老仆,不会伤害到她。”

    “结果她没有回答我,而是用匕首在她的手臂上划了一刀。”

    “啊!”韦静惊呼,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转折。

    “我当时以为她是疯子,准备拼死一搏了。”

    “可没有想到的却是,她却告诉我,她被人暗算,中了媚药。”

    “她的丫鬟为了掩护她,引开了暗算她的人,她以为那媚药流点血,减轻药性便可以了。”

    “可暗害她的人很毒,那药太过霸道,非要男子才能解,而她又一心想要报仇,所以……”

    柳成元没有继续说下去。

    韦静愕然地张了张嘴,整个人直接站了起来,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她突然想起,明珠郡主似乎亲手杀了曾经的夫君高鸿。

    “是高鸿暗害她的。”韦静肯定道。

    柳成元点了点头道:“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高鸿谋反,可却想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所以想跟她再在一起。”

    “可她性子高傲,如何肯回头,于是高鸿便算计了她。”

    “这真是太难以置信了。”韦静觉得自己曾经臆想过的那些,真的是可笑极了。

    她就说,明珠郡主那样的人物,若是喜欢柳成元,只怕早就下手了。

    怎么可能,一直没有动静呢?

    原来真相是这样的。

    “旭安就是那个时候有的。”

    韦静看向柳成元,似乎在等他的答案。

    柳成元有些赧然地点了点头:“后来我自然不肯,她又威逼了我,甚至于不惜用匕首刺伤了我的前胸,虽然只伤了皮肉,可确实吓到我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

    “我找了她整整一年,毫无进展。”

    “她其实早就将我查得清清楚楚,包括我找她,我跟你成亲,她全都知道。”

    “可她有了旭安,独自生下旭安,养大旭安,我全都不知道。”

    “新帝登基的晚宴,或许是她避不过才去参加的,那是那个时候,我竟然会撞见她。”

    “七年了,我真的以为那件事早就淡了,可回来以后,我知道那件事早就在我心里扎了根,我想弄清楚。”

    “去杭州府也是因为她见过我以后,想要避开,我追过去的。”

    “她以为欠我的,让我报复一次便足以还了,可我做不到像她那样,却又惦念着不肯让她好过。”

    柳成元沉默了下来,是心结还是其他,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那件事的记忆只是记忆,可后来她的容颜,她的目光,她的话语,他全都忘不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