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六十:如今换我对你好吧(周宜篇)
    番外六十:如今换我对你好吧(周宜篇)

    柳成元从未想过,在平静度日后的五年,周宜就这样走了。

    她回封地了,不仅仅他是最后一个得到消息的,就连贤王府和旭安都是最后才得到消息的。

    她走了,悄无声息。

    四月里芬芳四溢,阳光明媚,郁郁葱葱的花草树木层叠相覆,展露着一股蓬勃向上的生命力。

    柳成元站在太阳底下,汗珠一滴一滴地往下坠,可他却感觉前所未有的寒冷。

    此一别,何日再见?

    柳成元心里明白,她将旭安托付给了她大哥和皇上,就表明了,她或许不再有归京的念头。

    这样决绝的她,是他始料未及的。

    柳成元病了,来势汹汹的病情让他直接晕倒在庄子上。

    守庄的人连忙回京城报信,还给他在当地请了大夫。

    大夫说中暑,高热不退,可却接连吃了几幅药都不见好。

    韦静去庄子上照顾柳成元,周旭安去探病时,她才知道明珠郡主几日前就已经回封地了。

    周旭安对着韦静说道:“师母,我觉得母亲真是一个坏人。”

    “她总是这样自以为是却不给别人留有余地,其实我是想,等过两年春闱后再陪她回去的。”

    “我将来是要继承她封地的,没有点功名在身,别人如何服我。”

    “可她觉得京城才是我大展拳脚的地方。”周旭安说到这里,笑了笑又道:“多少人苦读后一朝高中,为的也不过是周转各地,为民请命。”

    “更何况她的封地下,一府三县,足够我忙的了。”

    韦静闻言,默了片刻。

    她抬头看着周旭安,只见他的面部轮廓和柳成元已经如出一辙了。

    或许明珠郡主离京,也是因为这个。

    这几年面对越来越沉默的柳成元,她如何不知呢?

    柳家的产业几乎全落在她的手中,她不信这不是柳成元给她的补偿。

    他对她永远都是轻言细语的,给足了尊重和脸面,然而唯独给的却不是夫妻间亲密无间的感情。

    出嫁时,她娘告诉他说,倘若夫君待她好,敬重她,府中的权柄也落她的手,婆媳和睦便是福分了。

    她也不曾奢望过,一个在成亲前见过她两面的男子会如何爱她。

    恭恭敬敬客客气气地过了七年,倘若不是明珠郡主的出现,她也不会知道,原来自己的夫君发起脾气来竟然像个孩子一样?

    韦静觉得眼睛有点酸涩,她伸手拍了拍旭安的肩膀道:“你娘有你娘的难处,她走了,你过两年考了功名再去找她,难不成她会撵你走吗?”

    “回京吧,好好念书,你老师这里师母会照顾好的。”

    周旭安颔首拜了一拜,然后起身离开。

    他走后,韦静去了柳成元的房间。

    柳成元依旧高热不退,唇瓣都干裂了,脸色黄而无光,黯淡消瘦。

    他这几年的身体一向很好,哪怕是偶尔食欲不振,疲倦懒怠,亦或是感染风寒,都是吃两副药就好了。

    韦静坐在床边照顾他,忽然就想起,他那一次得知明珠郡主要选夫婿的时候,也是这样大病了一场,整个人都脱相了。

    那时也是她贴身守着,然后就从他的嘴里听到了“周宜”那个名字。

    如今他依然还在反复念叨,只不过只有嘴皮子动,却不会发出声音了。

    这几年,想必他更加压抑了。

    韦静拧了湿毛巾给柳成元敷着额头,又给他擦了一身的汗,等到他醒来时,外面已经是日落黄昏了。

    房间里的窗户是开着的,柳成元,睁开眼的时候,落日的余辉从窗户那里照进来。

    他眨了眨干涩的眼睛,只觉得院子里那几棵树都看不清楚了。

    耀眼的余晖下,周围都显得阴沉沉的,暗得很。

    他不适应地想要撑起身子,可却跌了回去。

    韦静端了汤药回来,看到的便是他搓揉着眼眶,仿佛陷在躲不开的光圈里。

    她放下托盘,然后连忙把帘子拉上。

    房间里一下子暗了许多,可她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然而柳成元却仿佛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他睁开眼睛好一会以后,才看清楚房间里原来还很亮,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已经是灰麻一片。

    “四月里的天就是好。”他说,颇有几分苦涩的意味。

    韦静有些心酸,他其实一直待她很好。

    刚刚成亲那一年,他每每出去应酬,回来都会给她带些首饰,好似害怕她会生气一样。

    可篦子要买一套也不知道,对簪对梳永远都是单买,镂空的玉香囊里永远没有香,簪子和步摇总是喜欢凑一对……

    可他不记得自己送过了那些首饰,下一次可能还会送一模一样的。

    家里的丫鬟婆子谁不知道他疼她疼得厉害,可只有她知道,他疼她只因为她是他的妻子。

    人人称羡的感情不是真实的,可守着这样好的一个人,怎么会不动心?

    她其实也想对他好一点,一个人压抑着日渐愁苦,何不放开手脚去追?

    她也曾跨马逐风,肆意快活。有些话,其实早就该说了。

    当年她娘还担心她出身武将家,怕在京城找不到一门好亲事,琴棋书画样样都要她学,可谁曾想,她找了一个这样好的人家?

    虚荣心总是会越来越高涨的,尤其柳成元晋升又快,又有挚友陈青云一路护航。

    亲友艳羡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回响着,她握在手中的日渐叠加

    钱财时,或许她早已看不清楚,自己是不是还如当年一般,是那个从闺房后窗跳出去,跟大哥二哥一起骑马赛跑,心里徜徉着幸福甜蜜的小姑娘了。

    “喝药吧,你都昏睡了三天了。”韦静给柳成元拿了一个靠枕,让他靠着舒服一点。

    汤药还有点烫,她端在手里,慢慢地吹冷。

    柳成元看着看着,忽然觉得眼睛疼得厉害。

    一层水雾突然笼罩下来,柳成元的视线模糊了。

    可他还是看着韦静的方向道:“对不起……又让你操心了。”

    韦静握着汤勺的手微微顿了顿,她抬眸看向柳成元,却发现他眼眶已经湿了一片。

    心里微微一震,似有酸涩的疼痛在无声地蔓延着。

    “快好起来吧。”

    “只要你好起来,你以后想做什么,都不必再跟我交代。”

    “你……”柳成元有些震惊。

    片刻后,他摇了摇头,然后轻叹道:“不必如此,就这样吧。”

    韦静将吹冷的汤药递给柳成元,柳成元一饮而下。

    汤药是苦涩的,还带着一股酸,不太好喝。

    柳成元喝完以后,闭着眼睛,把唇抿得紧紧的。

    韦静不忍,递给了他一个蜜饯。

    柳成元感觉唇边有甜腻的气息,他睁开眼,含住蜜饯后笑道:“我又不是孩子了。”

    韦静闻言,直接道:“你要是孩子才好呢,孩子从不违背自己的心意。”

    “他们若是喜欢谁,便只跟谁好。”

    柳成元苦笑着,不知如何作答。

    喜欢还是不喜欢呢?

    可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看着沉默的柳成元,韦静又于心不忍。

    她执起他的手,修长温热,掌心还有汗渍的潮湿。

    “我们成亲都十二年了,你对我也好了十二年。”

    “如今换我对你好吧。”

    “就好一次就行,只要你好起来,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拦着你。”

    她的手比他的有力,柳成元感觉到她的决心。

    可没有用的。

    周宜那个女人会跟他在一起,除非下辈子。

    他摇了摇头,然后惆怅道:“我什么都不会做,我对你的好,都是应该的。”

    “我跟她之间,从前不可能,现在更不可能了。”

    “可即便你清楚,然而你却始终放不下。”韦静的声音有些冷厉,她不喜欢,在她做出这个决定以后,柳成元依旧选择认命的样子。

    因为这个决定对她来说,很难,可却是无比的诚心。,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