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五十九:远走(周柳篇)
    回京后,明珠郡主送儿子入宫念书,由陈青云和柳成元做主教。

    日子平静地过着,五年后,周旭安陪读的皇子被立为太子,而陈青云则一跃成了太子少傅。

    周旭安正式入国子监念书,翩翩少年,眉清目秀,越发显得招人喜爱。

    只是孩子日渐长大,轮廓逐渐成形,又常出入柳府,时间长了,清闲在家的柳老夫人和柳老爷子渐渐看出端倪。

    他们暗自观察一段时间以后,发现柳成元待周旭安跟亲儿子没有分别,似乎比亲儿子还疼上那么几分。

    而且周旭安虽然拜他们的儿子为师,可明珠郡主却从未踏入过柳府一步,逢年过节就算是准备礼物,也是让周旭安独自带来。

    再加上儿子和儿媳妇温吞相处,亲厚不足,种种迹象表明,似乎周旭安就是他们的孙子。

    于是柳老夫人和柳老爷子挑了一个儿媳妇回娘家的机会,将柳成元堵在房间里逼问。

    看着气势汹汹的二老,已经接任大理寺卿的柳成元眉头微动,心里甚明。

    柳老夫人快人快语,一见房门被锁住了,当即问着儿子道:“你说,旭安是不是你亲生的?”

    柳成元揉了揉眉心,他就知道会是这个。

    最近二老时不时围在旭安的身边打转,那个时候他就猜到了。

    旭安越大就越像他,尤其是父子俩走出去的时候,不认识他们的第一眼都会以为他们是夫子俩。

    柳成元点了点头,心里却有些沉得厉害。

    倘若旭安也知道了,他还不知道如何跟他说呢?

    柳老夫人与柳老爷子对视一眼,一时间又惊又喜。

    “果真?”番外五十九:远走(周柳篇)

    柳老爷子想再确定一下。

    柳成元看着他爹那笑得发亮的眼眸,失笑道:“果真。”

    “那岂不是你上京春闱的时候?”柳老夫人愕然道,算算旭安生辰,就是那一年春闱的时候。

    回想往事,柳成元也不愿再说许多。

    只是淡淡地叙述道:“当年春闱后,我在《红霞山庄》小住,郡主那时遭人算计,是我救了她。”

    “那时我并不知她就是郡主,等我再见到她的时候,旭安都快满七岁了。”

    柳老夫人和柳老爷子对视一眼,然后想到那一次柳成元从杭州府回来以后,很快就收旭安在身边。

    想必他就是那个时候去确认的。

    &nb

    sp; “郡主与你……”柳夫人试探道,有些不太好意思问。

    柳成元想了想,上次见周宜还是在宫宴上呢。

    约莫是三个月前了,她不会再特意避开他,却也不会特意来见他。

    两个人就这样各过各的日子,平淡如水,难以相逢。

    柳成元的神色落寞下来,柳老夫人和柳老爷子对视一眼,有些明白过来。

    “你媳妇呢,她知不知道?”柳老夫人问道。

    柳成元摇了摇头:“没有说,不过这几年估计也看出来了。”

    柳老夫人和柳爷子闻言,又是一阵沉默。

    “那旭安那孩子呢?”

    说到旭安,柳成元一时踌躇了。

    那个孩子很聪明,虽然不敢肯定,可一定早就怀疑了。

    这几日他想长住国子监,或许是想避开一阵子。

    柳成元发愁啊,不知道是不是还要糊里糊涂地过下去。

    柳老爷子伸手拍了拍柳成元的肩膀,然后出声道:“以其让他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中跑来问你,你还是跟郡主商量一下,先让他知道吧。”

    “还有你媳妇那里,前因后果也要说清楚。”

    “别糊里糊涂的,夫妻失和再想挽回可就难了。”

    柳成元颔首,其实他早就想过,会有这一天的。

    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样早。

    ……

    周宜收到柳成元的拜帖时,她已经整装待发了。

    这几年陪着儿子长大,她做了一位母亲应该做的一切,曾经留在心里的遗憾也得到了弥补,她该走了。

    她留了书信给她大哥,关于旭安的身世,等旭安大一些再告诉他。

    到时候他也有了功名,可以自立门户了。

    有贤王府的照拂,有皇上的眷顾,日子总不会难过的。

    她的儿子像她,很是骄傲,身世或许会被人诟病,但才能定不会被人看扁,这便足够了。

    被留在京城养老的龚嬷嬷给了柳成元回帖,说明珠郡主在枫林山的庄子上小住,请他忙完公务后过去。

    柳成元并未察不妥,正巧他还有三日沐休,便一直潜心等着,甚至于还想了许许多多的见到周宜会说的话。

    然而,三日后,当他孤身一人赶往枫林山时,等待他的,却是空荡荡的山庄以及周宜留给他的一封告别信。,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