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五十八:狼狈(周柳篇)
    明珠郡主走到儿子的身边,自然而然地牵着儿子的小手就走了。

    等走出去几步以后,发现柳成元还杵在那里不动,当即回头不悦道:“你还不走?”

    厄!

    柳成元有点懵,他没有想到周宜会跟他说话。

    他下意识看向望空,只见望空含笑以对,似乎早有预料一样。

    柳成元跟着周宜回了别院,龚嬷嬷好些日子没有见着小主子了,很是高兴。

    全都围着周旭安去了,被允许踏入厢房柳成元一直盯着那个博古架看,好似恨不得盯出一个洞来。

    周宜见他看得认真,忍不住讥讽道:“你要不要进去看清楚点?”

    那里面是她的就寝之处,柳成元微微红了脸,冷硬道:“又不是什么好物件。”

    “嗤,柳家财大气粗,连皇家御用之物都比不上了?”周宜冷嘲。

    柳成元突然想起,这里属于皇家别苑。

    他那眼眸微闪,不自在道:“也不拘多少人用过了,你若是喜欢,我让人照着做了,送去郡主府就是了。”

    周宜凉凉地瞥了他一眼,说得她那郡主府会缺一个博古架似的。

    她懒得跟他废话,直接道:“你带旭安过来做什么?”

    “之前你眼巴巴要他,还威胁我,现在怎么得了又没有出息地送回来?”

    柳成元听了,眼睛气得通红。

    他那嘴角嗫嚅着,一时间说不出狠话来。

    只见他憋了一会,然后没好气道:“你自己生的,丢给我算是什么回事?”

    “难不成我是他亲爹吗?”

    柳成元暗暗得意,心想,她也不敢说出来!

    “呵呵!”周宜冷笑。

    她鄙夷地看着柳成元,他就是拿捏住她不会说,所以才这样肆无忌惮呢!

    不过周宜反将他一军道:“你说得对,你的确不是他的亲爹。”

    “你……”

    柳成元感觉自己一口气上不来,险些给憋死过去!

    他不是旭安的亲爹,那旭安的亲爹是谁?

    他知道她是故意气他的,可是该死的,他却没有办法反驳!

    “呵呵,最毒妇人心!”柳成元冷嘲,他早已忘记他来这里的初衷是求和的。

    “毒才好呢,我毒我咬你一口你就死了,你这种没有毒的,活该受伤被欺负。”周宜挑了挑眉,一副我毒我骄傲的表情。

    柳成元气得双眸圆瞪,恨不得冲上去堵了周宜的嘴。

    她怎么可以厚颜无耻地说出这番话?

    他活该受伤被欺负?

    是活该受她的欺负吧!

    谁让他狠不过她!

    “呵!你有本事就毒一辈子,别给我找到机会,否则……哼!”柳成元怒色满满道。

    丝毫不知,他一语成谶,最后那个备受欺负的人,果真一直是他!

    周宜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嘴角一勾,藐视之意浓烈。

    柳成元顿时气绝。

    他忍了好一会,感觉心里头的火气还是散不了,于是没好气地道:“刚刚那个大和尚说什么了,你笑得那么开心?”

    “与你有关吗?”周宜看都没有看他,直接走进内室。

    柳成元感觉自己受到了**裸的羞辱,这让怒火高涨的他,十分不爽。

    他起身追了进去,结果才刚刚掀开帘子,只见周宜就在那里堵他。

    柳成元慢慢地退了出来,周宜步步紧逼,然后冷眼瞧他道:“男女之妨不懂吗?”

    柳成元面色涨红,眼神飘忽。

    他被周宜逼到墙角,男人的脸面尽失。

    “那个人为什么能进去?”柳成元握了握拳,羞愤道。

    周宜闻言,冷嗤一声。

    只见她钳制着柳成元的下巴,深邃的凤眸灼灼地盯着柳成元道:“因为是我让他进去的,因为他没有妻室,因为他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

    “你记住自己的身份,从今往后不要再来招惹我。”

    “不要与我有任何的亲近行为,否则,你我从此断绝一切往来。”

    周宜说完,没有再看柳成元一眼。

    她吩咐龚嬷嬷收拾行装,准备回京。

    柳成元呆愣地靠着冰冷的墙面,心里满是羞愧。

    她的嘲讽,直击他的内心。

    像是大锤一样锤着他假情假意的遮羞布,事实上,从他动情开始他就已经明白,他们是不可能的了。

    她其实很懂他,知道什么地方才是他的软肋,碰不得,碰了就会生不如死。

    她是在帮他做决定,其实他都懂的。

    这样很好,都好!

    柳成元仰着头,目光黯淡。

    他背靠墙面,整个人僵硬着,一动不动的,像只被钉在墙上的壁虎一样。

    侍女们进进出出地收拾行装,没有人敢妄议一句。

    到是龚嬷嬷怕他尴尬,带着旭安出去游玩,没有让旭安看到他狼狈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