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五十七:空亦要惦念(周柳篇)
    柳成元说要带着旭安去护国寺接他娘的时候,旭安很开心。

    潜意识里,旭安明白老师不是嫌弃他,而是真的为他和他娘着想。

    一路开开心心地赶往护国寺,以此同时,护国寺里,明珠郡主拒绝了望空大师再来讲经。

    别院后的山林,有着一种寂静的美。

    枫红的树叶,层叠起伏的绿波,还有那一汪碧绿的深潭。

    高高的天空上,白云虚浮,蓝天为底,晃眼的阳光洒落下来,周围的景色一下子就耀眼起来。

    明珠郡主站在风口的位置,远眺的视线里,山水相映成趣,只可惜目光触及之处,皆无人影,不免显得心里孤寂。

    就在她怅然一叹的时候,只听背后有道熟悉的声音道:“郡主可是觉得一个人看着这四周的景色未免太过孤寂了些?”

    明珠郡主回头,只见今日的望空大师穿着淡黄色的僧袍,外面披了件朱红色的袈裟。

    眉目朗清,笑容和善,静静站在不远处的时候,清瘦的身形仿佛欲要乘风归去。

    “大师怎么会来这里?”明珠郡主问道,她不需要他讲经了。

    心里乱的时候,什么也听不进去。

    望空大师闻言,浅笑着道:“万物有灵,郡主看它们觉得孤寂,焉不知它们看郡主亦如是。”

    “形影单只的鸟儿总是最容易迷路的,郡主身份高贵,理应有伴才是。”

    世人常说,少年夫妻老来伴。

    她少年时,夫妻反目。或许从那时起,她就注定要一辈子孤独了。

    孤独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明明心有惦念,却依旧只能孤独。

    形影单只的鸟儿之所以会迷路,那是因为它被抛弃了。

    四面八方都不是归家的路,如何不坠迷途?

    “不合适的伴只会是枕边的刀,大师可明白?”

    望空大师闻言,心头威震。

    他清亮的眼眸闪过一丝异色,唇瓣轻启道:“郡主高见,是贫僧思虑不周。”

    “我知大师也是一片好意,只可惜,我七情已淡,不愿勉强。”

    明珠郡主微微仰着头,目色一片冷清。

    她有她的骄傲,绝不会再勉强自己去附和任何人。

    “贫僧想与郡主讲一个故事。“望空大师慢慢走近,目光清透。

    明珠郡主点了点头,然后与他一起看向远处。

    “有一位家贫的少年,因缘巧合下认识了一位女子,这位女子于他有恩,两人结了一份善缘。”

    “几年后,少年亲人皆逝,他心里唯有惦念的便只有那一位女子,可惜却遍寻不见。”

    “一日,一位大和尚告诉他,有缘人自会再见,无缘人相逢不识,他心有所悟,决定皈依佛门。”

    “潜修几年后,他果真再见那位女子,可惜对方却不识他是故人。”

    “惦念终成空,空亦要惦念,他惊觉自己心染尘埃,告罪佛主。佛主与他说,诸佛亦有惦念,凡世间万物,无惦念者,是为虚无。”

    “佛皆如此,更何况芸芸众生。”

    “倘若郡主不能寄情以人,那便寄情以物,以事。”

    “佛怜众生,万物皆有缘法,还望郡主珍重才是。”

    望空大师说完,收回淡然缥缈的目光。

    他含笑地望着明珠郡主,仿佛早已将她心里的烦闷看透。

    明珠郡主回味着那句:“惦念终成空,空亦要惦念。”一时间,仿佛醒悟过来。

    抗拒不了的,何必要硬逼自己呢?

    寄情以物,寄情以事,皆可让自己活得快意一些,更何况她还有旭安呢?

    明珠郡主抿了抿唇,笑得释然道:“多谢大师开解。”

    望空大师闻言,微微垂下眼眸,似带着悲容地叹道:“哎,贫僧还以为郡主会问,那少年是不贫僧呢?”

    “噗……”明珠郡主看着望空大师逗趣的样子,忍不住喷笑出声。

    “那少年是大师吗?”明珠郡主问道。

    这时望空大师抬起头,认真地道:“佛曰:不可说!”

    “哈哈,大师可真有意思!”明珠郡主大笑,很久都没有这样畅快了。

    不远处带着旭安来的柳成元气得眼睛发红,握住旭安的手不知不觉就用力了许多。

    “啊,疼!”旭安惊呼道。

    柳成元连忙放开旭安的手,面色尴尬涨红。

    望空大师和明珠郡主同时回头,只见那一大一小的身影挨在一起,一个甩着手龇牙咧嘴,一个涨红着脸,目光窘迫。

    “大师,我先回去了。”明珠郡主出声道,显然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望空大师微微颔首,然后轻笑道:“有缘人走了也会回来,无缘人相聚不如不聚,望郡主善待自己。”

    明珠郡主会意一笑,然后大步地走向那不太和谐的父子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