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五十四:撞破(周柳篇)
    龚嬷嬷很快出来了,她神情微妙地看了一眼柳成元,然后淡淡道:“柳大人请回去吧,郡主不想见你。”

    心生疑虑的柳成元探头朝着房门里看了一眼,可惜相隔太远,他什么也没有看到。

    可这时龚嬷嬷已经往前探步,直接挡住他的目光道:“柳大人请回。”

    不容拒绝的态度,企图阻挡的架势,柳成元目光一凛,几乎下意识就绕开了龚嬷嬷,然后快速朝前掠去。

    “柳大人请自重!”龚嬷嬷厉声道,声音冷不防提高了许多。

    可柳成元身形如风,步伐越发快了起来。

    跪着的曹阳一下子站起来,想要阻止柳成元。

    龚嬷嬷斜倪了他一眼,目光中满是警告的意味。

    曹阳似有所悟,又跪了下去。

    冲进房门的柳成元突然僵住身体,只见里间的博古架后,隐隐有着一对相拥的人儿。

    猛然响起的脚步声惊得里面的人快速分开,他看见周宜回过头来,从那架子的空隙处不悦地望向他。

    “出去!”周宜冷戾道,仿佛他的出现打搅了她的好事。

    柳成元气得脸色铁青,他瞳孔一眯,周身气场凛冽。

    只见他抬步就往内室而去,似乎就想知道,那个跟周宜抱在一起的男人是谁?

    可周宜比他更快一步,她拉下帷幔挡住那人的身影,然后从内室走了出来。

    “他是谁?”柳成元质问道,他的胸口起伏不平,明显气得不清。

    周宜不耐地瞥了他一眼,冷怒道:“我已经不欠你的了,你没有资格再过问我的事情。”

    “你不是最在乎旭安吗,从今往后,我都不和你争了。”

    “他若想我,便来看我,他若是不想我,便可以长住柳府,我不再过问。”

    后面的柳成元已经听不清楚了,她的那句:“我已经不欠你的了,你没有资格再过问我的事情。”彻底伤了他的心。

    他的呼吸骤停,胸腔里满是酸涩。

    撑大的眼眸里,他灼灼地盯着她,好似不肯相信她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可她神情冷漠,目光犀利,紧抿的红唇透着不耐和驱逐,仿佛多看他一眼都是嫌恶。

    “周宜,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柳成元颓败道。

    周宜眼瞳微眯,勾了勾嘴角,讥诮道:“我怎么不能这样对你?”

    “先前是我理亏,如今我都将旭安给你了,难不成我还欠你的吗?”

    “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烦我。”

    柳成元觉得胸口疼得厉害,微微扭曲的面容僵硬极了,让他感受到屈辱和难堪。

    他到底是有多恶劣,才会让她这样轻贱他?

    柳成元扯动着唇瓣,双眸泛寒,忍不住冰冷道:“周宜,你别后悔!”

    “呵!”

    “你以为你是谁?”周宜冷嘲。

    她侧过身,不再看他,而是对着门外厉声道:“你们都死了吗,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给本郡主放进来?”

    “再有一下次,全都滚回京城去。”

    龚嬷嬷和一众侍女连忙进来跪着,曹阳起身后,直接站在门外对着柳成元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很好!”

    柳成元气急返笑,他死死地盯着周宜冷凝的眉头,目光一片阴翳。

    周宜并未再看他,只是生冷地站在那里,逐客之意明显。

    柳成元拂袖离开的那一瞬间,他的余光不由自主地落在周宜的身上。

    只见他才抽身,她竟已经迫不及待地进了内室。

    衣袂从他的眼帘里闪过,模糊了他的视线,也灼伤了他的心。

    强撑着出了别苑的时候,柳成元神思恍惚,几欲栽倒。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不会是这样的。

    柳成元在心里反复地想着,脑子乱成一团。

    她不会有爱的人,他心痛酸涩地跟自己强调。

    明明是很空很空的心,却感觉有千金重担压上,沉甸甸的,让他想透口气都难。

    迷迷糊糊地回了客房,柳成元倒头就睡。

    潮湿阴冷的梦境里,他陷入深深的泥潭当中,那么艰难,那么痛苦,想要抽身时,却发现自己根本挪不动。

    绝望和黑暗笼罩着他,荒野无人的四周安静极了,他只听得到自己一阵一阵的呼救声。

    最可怕的永远不是落入泥潭,而落入泥潭后,发现自己不停地往下坠,可身边却连一个施救的人都没有。

    在痛苦中挣扎,在绝望中等死,直到认命。

    是的,在疯狂地挣扎后,眼睁睁看着生机逐渐消亡,徒劳的嘶喊救不了他,在梦里闭上眼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被潮湿冷腥的泥潭覆没头顶。

    死亡的窒息感袭来,让他全身抽搐着,猛然惊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