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五十三:真亦假时假亦真(周柳篇)
    明珠郡主正要洗漱安歇的时候,曹阳来了。

    显然,柳成元到了护国寺。

    这一处别院,有着武僧们守护,外人根本闯不进来。

    曹阳也是因为还有皇家暗卫的令牌,这才被放进来传信的。

    明珠郡主看着曹阳心虚的样子,淡淡道:“我不会见他的,以后不必再来。”

    曹阳抱拳颔首,准备退出去。

    这时明珠郡主道:“你是我给他的人,以后不会再要回来了。”

    “把皇家的暗卫之令留下,回去后告诉他,你就是我给他的补偿。”

    曹阳的脸一下子垮了,他知道自己彻底被舍弃了。

    乖乖地拿出皇家暗卫令,曹阳走出去的时候,感觉头重脚轻的。

    寺院的厢房里,柳成元看着曹阳灰头土脸地回来,心里一沉。

    “她不见我?”柳成元忐忑地问道。

    曹阳苦着一张脸,点了点头道:“郡主收了我的暗卫令,说是把我补偿给你了。”

    “她让你以后也不要再去找她了。”

    曹阳说完,默默地到一边,暗自悲戚。

    柳成元看着他那落寞凄惨的背影,嘴角微抽。

    补偿给他一个暗卫,他们之间就两清了吗?

    难不成连再见一面也不肯,他知道今日韦静去见过她了,他知道她的顾虑是什么,他并不是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想与她说说话而已。

    不过现在看来,她是铁了心要跟他划清界限了。

    这一夜,柳成元翻来覆去,没有睡着。

    天色灰蒙时,他便起身了。

    曹阳也是一夜未眠,皇家暗卫都是孤儿,集中训练以后,会派到各个地方执行任务。

    十项任务圆满完成,才可能被选到主子的身边。

    明珠郡主及笄时,第一批暗卫只有四个。

    后来她成亲了,又添四个。

    总共八个,都在枫林山血战而亡。

    而他们后面的十二个,是她在枫林山出事后才被选来的。

    整整八年了。

    听见开门声时,曹阳看着柳成元穿着单薄的直裰走了出来。

    他从冷寒的屋檐上一跃而下,然后跪在柳成元的面前道:“大人,我想回去。”

    “郡主从未薄待过我,我知昨夜她恼了我去传信,才会收回暗卫令的。”

    柳成元看着曹阳跪得笔直的身影,冷清道:“可以,不过我要你带我去见她。”

    曹阳诧异地抬起头来,只见柳成元目色幽深,薄唇紧抿,显然也是思虑了一夜。

    “昨夜我去过一次别院,今日去那些武僧便不会再查了。”

    “而且,白日里也会松懈一些,带大人去可以,倘若郡主不愿见大人,还请大人立即离开。”

    “好,我答应你!”柳成元颔首,他想当面跟她说,以后不必特意避着他,因为他不会做出让她为难的事情。

    打定主意的两个人决定用过早膳就去别院。

    另外一边,做完早课后望空大师提前去了别院。

    他来的时候,明珠郡主正在用早膳。

    “大师可用过早膳了,没有的话,便一起吧!”明珠郡主站起来,客套地道。

    望空大师闻言,微微颔首道:“那就多谢郡主相邀了,贫僧刚做完早课,并未用早膳。”

    明珠郡主愕然地看着坐在她对面的望空大师,觉得自己压根没有反应过来。

    她说的是客套话,并不是诚心相邀的。

    厄,瞠目结舌的明珠郡主再次坐了下来!

    早膳是僧人送过来的清粥小菜,因为不知明珠郡主的口味,便送了好几样。

    龚嬷嬷给望空大师摆了碗筷,然后退到一边。

    明珠郡主勉强陪着用了一会,便放下碗筷。

    望空大师看着明珠郡主碗中还剩下的清粥,眉头微微陇聚道:“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明珠郡主:“……”

    忍着胃里的不适之意,明珠郡主又拿起筷子,将碗中的清粥都给吃完了。

    待她再次放下碗筷,望空大师也适时地放下筷子。

    “听说昨夜有客面见郡主,不知今日是否会来?”

    明珠郡主抬头扫了一眼望空大师,见他温润和煦,一时间竟拿不准他所说何意?

    “来又如何,不来又如何?”

    望空大师闻言,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若是有客会来,贫僧且等一会再讲经,若是无客会来,贫僧便开始讲经了。”

    嗯,听着这话确实没有什么毛病!

    明珠郡主沉凝了一会,请望空大师开始讲经。

    两人才刚刚坐在蒲团上,只听龚嬷嬷前来回禀道:“郡主,曹阳回来请罪,他还把柳大人带来了,就侯在外面。”

    明珠郡主蹙起眉头,正要开口回拒,这时只听望空大师道:“真亦假时假亦真,郡主今日可需要贫僧救苦救难?”

    望空大师含笑地凝视着明珠郡主,那看透一切的目光显得睿智而淳善。

    厄?

    明珠郡主想起昨天的那出戏,一时间面颊微红,神情尴尬。

    “大师不在乎清誉吗?”

    “呵呵!”望空大师轻笑!

    只见他看着明珠郡主道:“出家人四大皆空,何来清誉?”

    真是无言以对的一句话。明珠郡主牵强地笑了笑,然后对着龚嬷嬷耳语几句。

    龚嬷嬷颔首,会意地退了出去。

    铁了心要回来的曹阳进了院子就跪下了,柳成元站在他的身侧,面露凝思。

    他要是没有看错的话,刚刚侍女撤下去的碗筷,分明有两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