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五十二:自欺欺人(周柳篇)
    明珠郡主返回别院的时候,见韦静有些呆呆愣愣的,显然受惊不小。

    她勾了勾唇,笑得神神秘秘地对着韦静都:“怎么?吓到了?”

    “你觉得很意外吗?”

    明珠郡主端起热茶,品茗时,眼眸弯起,嘴角轻勾,周身洋溢着异样的甜蜜。

    韦静只觉得心口一滞,意外道:“难不成旭安他……”

    “嘘,不能说。”明珠郡主摇了摇头。

    韦静会意,赧然地低下头道:“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以郡主的身份,难不成都不能叫他还俗吗?”

    “呵!”明珠郡主挑了挑眉,讥讽一笑。

    “你以为他是你夫君呢,身在朝堂,可以使点手段就强占了。”

    “他这样的人,富贵不贪,权柄不握,能有什么法子?”

    “就是现在这副咸不淡的样子,那也是我费了好些年的功夫,不然我早回封地去了。”

    韦静的脸腾一下子就红了。

    她的手绞着手帕来回转着,心里全是“咚咚咚”心跳声。

    明珠郡主这不屑的口吻太强势了,这才是她所熟悉的明珠郡主。

    可是柳成元连着好几日高烧昏迷,嘴里叫着的,全是“周宜”。

    不怪她会多想,事实上她正是知道明珠郡主的性子,才会赶来试探。

    因为但凡明珠郡主有意,最起码平妻是稳的,只可惜现在看来,如若不是同名同姓,那便是柳成元一头热了。

    男人嘛,若是突然迷恋哪个女子,得不到又想要,自然会心生惦念。

    不过时间长了,得不到也就淡了。

    毕竟明珠郡主不是柳家可以招惹的女人。

    两个女人不动声色地过招,龚嬷嬷遣退门外的侍女,一个人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心里一阵阵地轻叹。

    这几年,郡主变了好多。

    倘若是十年前,别说她没有做错,就算是做错了,也轮不到韦氏来过问她。

    可是现在,她竟然不惜要毁自己的清誉,就为了叫韦氏安心。

    这样下去,等小公子大一些,离京是必然的了。

    房间里,韦静含羞道:“倘若郡主看得上我夫君,那便是他的福气了?”

    “你可别给我整后宅女人心胸宽广那一套,倘若我真的看上他了,能有你?”明珠郡主冷哼。

    她看着忐忑不安的韦静,心里却是五味杂瓶。

    当年她得知高鸿养外室的时候,何曾好受过?

    四处派人打听,然后抓奸,大闹。

    恨不得将那女人剁碎了喂狗,狠狠给高鸿几个耳光,叫他知道知道,她周宜是不是他可以辜负的。

    往事幕幕扎心,明珠郡主轻拍了拍韦静的肩膀道:“柳成元品行不错,好好珍惜。”

    “别学那等蠢妇,有事没事就选通房,挑小妾的,自己霸占都还来不及呢,给别人干嘛?”

    “你要是身子骨受不了,回头我让龚嬷嬷给几个调养身体的方子,别说他一夜三四次,就算他一夜七八次也照样拿下。”

    韦静感觉自己坐不住了,她就算听过荤话,可这样露骨的却还是第一次。

    她把头埋得低低的,然后瓮声瓮气道:“没有,他没有妾室通房。”

    明珠郡主笑了笑,戏谑道:“那证明他敬重你,他若是品行不好,我父王也不会看中他,选他做旭安的老师。小说网”

    “女人能嫁一个不恋女色的君子是福气,要好好珍惜。想当年我跟高鸿闹得整个京城鸡飞狗跳,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我父王母妃劝我看在孩子的份上好好跟他过,不就是纳妾吗,一个他惦记,十个给他看看他惦记谁?”

    “女人嫁了负心汉,夫妻和睦都是假的,恨不得他死到是真的。”

    说起高鸿,明珠郡主眼眸森冷,满是怨气。

    韦静多少也听说过,那个时候,她还小。

    不过就算如此,几乎是整个京城都在津津乐道明珠郡主捉奸之事。

    “郡主这等气魄,十个男儿都比不上,理应值得更好的。”韦静真诚道,明珠郡主敢爱敢恨,闺阁中多少贵女表面嗤之以鼻,其实心中又着实艳羡。

    毕竟那样的底气和魄力,不是谁都有得起的。

    咬紧牙关,心里流血流泪都只能忍着,那种因为牵扯家族而不能和离,最终郁郁早逝的妇人何其多?

    “你呀,怎么不说我看上你夫君是他的福气了?”明珠郡主打趣。

    韦静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她知道自己以后该怎样做了。

    “他已经有了家室,配不上郡主了。”

    明珠郡主知道,韦静已经能在心里坦然地面对这个问题了。

    她松懈下来,靠着椅子道:“不是他有没有家室的问题,是本郡主看不上他的问题。”

    “你要知道,倘若我看上他了,他娶了我,柳家便能世代受到皇家庇护,就算你那两个孩儿,也是一样的。”

    “背后的利益牵扯之大,足以叫柳家挤进京城的世家当中,成为备受瞩目的世家大族。”

    “到时候,你认为你能挡得住我吗,面对巨大的利益诱惑,又只是多了一个妻子,就算有人看见你委屈了,也只会装着看不见,因为他们看到的,永远只是柳家享受了皇家应有的特权。”

    “柳家越是富裕,就越是有人眼红,可没有人敢眼红我,因为我能养三千私兵,然而柳家却不可以。”

    “这是柳家的软肋。”

    韦静听完,赞同地点了点头。

    这就是她之前最担心的事情,因为她知道,一旦柳成元下定决心,明珠郡主也有意下嫁,那么她是阻挡不了的。

    可是现在明珠郡主刨白得如此清晰,反而让她整个人都轻松下来。

    “所以现在旭安在柳府,对柳府来说,便是一道有力的屏障。”韦静认真道,突然觉得自己的视野开阔了许多,能看到的局面也宽广起来。

    明珠郡主颔首,然后玩味道:“所以,以后我不在京城的时候,你便替我多多照顾旭安吧。”

    “等他日后继承我的封地,记着你的恩情,自然会照拂柳家的。”

    韦静恍然大悟,为何柳成元那么在乎旭安了。

    她含笑以对,柔声道:“旭安很乖巧的,他身边侍候的人都很用心,其实我也没有照顾到他。”

    明珠郡主见韦静实诚,心里又是一阵难受。

    “他在柳府多住上些日子,以后自然会亲近你的。”

    “我估摸着,只怕以后待在京城的时间会很少。”

    韦静闻言,抬起头看着明珠郡主。

    只见她的目光远远地飘散,像一团雾一样,有些清冷。

    大抵是求而不得的苦闷,她想,情根深种时,哪怕如明珠郡主这样的人物,也有苦闷烦闷,卑微低头的时候。

    韦静告辞后,径直回了京城。

    而与她错开的柳成元,先带着旭安去了枫林山的红霞山庄。

    他安顿好旭安以后,这才带着护卫悄然来到护国寺。

    别苑中,黄昏将晚,夜色寂寥。

    自韦静走后,明珠郡主便依门而望,一个人沉凝着,似乎在想些什么事情?

    寺院里送来了素斋,明珠郡主用了一碗汤便不肯再吃了。

    她遣退身边的侍女,对着龚嬷嬷道:“从前我舍不得,如今舍不得也要舍得了。”

    “嬷嬷,我想回封地去。”

    明珠郡主说完,戚戚然地加了一句:“一个人去。”

    孤身一人,不再有牵扯。

    关于旭安,恐怕她留不住了。

    龚嬷嬷抹了抹眼泪,心里难过极了。

    从前是怎样高傲的郡主,如今又卑微到什么地步?

    小公子就是郡主的命根子,避开了还不够,如今还要远走。

    若不是为了那个柳成元,郡主又何须步步退让,到了如今自欺欺人地步?

    “都怪世子爷,好好的让那柳成元追到杭州府去。”

    “当初的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就算郡主做错了,那也是不得已的,怎么如今什么都成了郡主的错?”

    龚嬷嬷红着眼睛道,心里满是愤然。

    “就是我的错!”

    “嬷嬷,就是我的错!”明珠郡主强调道,咧嘴一笑。

    龚嬷嬷望着她那空洞洞的眼眸,心头一阵绞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