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四十七:情愫暗生(周柳篇)
    周宜连续地三个晚上失眠了。

    从柳成元那里回来以后,她脑海里全都是柳成元那句:“周宜,别养汉子!”

    不养就不养呗,可他偏偏又加了一句:“如果你想要,我可以满足你的!”

    满足,满足个屁啊?

    她看起来那么饥渴吗?

    翻来覆去都睡不着,竭尽所能地不去想,然而脑海中,依旧会时不时闪现那些话。

    周宜觉得自己魔怔了,这种感觉越是抗拒,便越是浓烈。

    于是她没有跟柳成元一起回京,而是在约定好的前三天就上路了。

    她走的时候,七夕刚过,鬼节将至。

    沿途都歇在驿站,她无心着急赶路,只是想避开柳成元同行。

    奈何她越是想避开,却越是避不开。

    行至河间府时,柳成元追了上来。

    接连赶十几天的路,又不知道她会歇在那里,走那条道?

    柳成元几乎将沿途的柳氏商行都派遣了,这才得了她的消息。

    他甚至于还派人去了她的封地,就怕她闷不吭声就带着旭安回封地去了。

    还好,总算是找到了。

    幸好,她知道分寸,选择回京。

    柳成元松了一口气,累瘫的他住在距离驿站不远的柳家客栈里。

    好一番洗漱后,吩咐人盯着周宜的行踪,他则倒头就睡。

    紧绷的感觉不再,松缓下来的柳成元舒舒服服地睡了一个踏实觉。

    夜幕降临时,他神清气爽地起床了,双手撑在客栈的二楼围栏上,视线远眺,望着守备森严的驿站。

    “曹阳!”柳成元唤道,他不想过去惊扰孩子。

    曹阳现身,垂首道:“大人有何吩咐?”

    “你过去传个信,就说我到了。”

    曹阳想起上次去楚府传信被那几个摁着打一顿的场景,下意识幽怨地撇了一眼柳成元。

    柳成元含笑看他,然后道:“我身边的虽然都是江湖中人,可论起手段,你们一个也比不上他们。”

    “这些日子你难不成还没有学乖?”

    曹阳憋屈地低下头去。

    各种手段被虐一遍,能不乖吗?

    也不怪那些兄弟都觉得他叛变了,事实上,他确实已经帮不了郡主什么忙了?

    柳成元身边有几个老江湖,功夫高深是其次,问题是整起他来毫不手软。

    他也是怕了。

    明珠郡主刚刚用完晚膳,看到垂头丧气的曹阳,顿时眸光微闪。

    她打发龚嬷嬷带着旭安回房休息,然后问曹阳道:“什么时候到的?”

    “今日一早进的城。”曹阳拱手,老实回道。

    “那么多条上京的道,他怎么知道我会走这一条?”

    曹阳苦着一张脸,然后无奈道:“回禀郡主,柳家商行遍布各处。”

    “而且柳大人现在就在距驿站不远的柳家客栈,从那个方向,正巧可以看到驿站的大门。”

    明珠郡主下意识抬目往窗边看去,黄昏晚照,红霞映天。

    高低起伏的檐角错落交至,让她根本拿不准,此时的柳成元到底会在什么方位看着她?

    “他有没有说些什么?”

    明珠郡主问道,她想着这一次的不告而别,他应当是生气的。

    可没有冲到驿站来,又让她松了口气。

    至少他知道分寸。

    “柳大人只说他来了。”

    来了却又不过来,传信的意思便是要她过去了。

    明珠郡主皱起眉头,一时间踌躇起来。

    可她没得选择,柳成元就是拿捏住了她心思。

    驿站可能惊扰到孩子,所以她不会让他有机会上门质问。

    “等天黑吧!”明珠郡主轻叹。

    曹阳退下,心里也觉得很无奈。

    郡主高高在上那么多年,想不到也有被吃得死死的一天。

    这世间上,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谁说得清楚?

    嚣张跋扈后,总是要还的,哪怕对方当年就是个小白兔。

    ……

    夜色彻底笼罩河间府时,驿站的大门外,马车缓缓地朝前驶去。

    不一会,早就清空的柳家客栈里,上好的天子房灯火通明,酒香肆意。

    周宜来的时候,柳成元在自斟自饮,一桌子的美味佳肴供他一人享用,看起来奢侈极了。

    “来了,怎么不是连夜收拾行装继续赶路呢?”

    柳成元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他的声音虽然透着嘲讽,可好歹没有冷意。

    周宜落座在他的对面,她无心吃喝,只是静静地坐着。

    柳成元甚少饮酒,可是今天喝了不少。

    一来找到了周宜,他心里总算是踏实了。

    二来回京在即,他很快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带旭安回家了。

    “我以为你是想逃,还特意派人去了你的封地。”

    “周宜,你说我是不是很胆小?”

    柳成元转动着酒杯,昏黄的灯光下,他清隽的轮廓消瘦了许多,眼眸也异常深邃。

    周宜的嘴角动了动,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周宜,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你的。”

    “到了京城,依旧是桥归桥,路归路。”柳成元目光灼灼地道,仿佛早已看透了她的担忧。

    周宜闻言,原本应该松了一口气的心里却仿佛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重重的,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没有打量他,而是垂首淡淡道:“这样对我们都好。”

    所以,结果就是她所希望的。

    柳成元在心里冷冷地笑了,握着酒杯的手一再用力,好似恨不得捏碎了才好。看小说后续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