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四十五:养汉(周柳篇)
    “你走吧。”

    柳成元撵她。

    周宜也不想待下去了,她绕过他的身侧,往外走去。

    这时柳成元的声音在她的背后响起道:“周宜,他的身世我可以装作不知道,不过倘若你敢阻止我接近他,那他便不再是我的学生,而是我的儿子。”

    周宜的背影一僵,随后步伐更快。

    待她走后,柳成元看着早就燃尽的香料,再看看周身湿透的自己,一时间嘴角微抽。

    他径直去了里间,屏风后摆了大大的浴桶,里面的热水早就凉了。

    他褪下衣衫,然后抬步踏入浴桶中。

    哗啦的水声掩盖了低低的步伐声,柳成元将头浸入水中,想要放空自己所有的欲念。

    周宜折返的时候,听见了水声。

    她站在帘外轻喊道:“柳成元,我的人呢?”

    “你不放了他们,我怎么回去?”

    浸入水中的柳成元根本没有听到。

    周宜等了一会,没有声音,她狐疑地往前又走了几步。

    房间里静悄悄的,四扇屏风上搭着柳成元刚刚穿的衣袍。

    “柳成元?”

    周宜又叫了一声。

    可房间里别说没有人回答,就是连水声都没有了。

    周宜不放心地探头瞅了一眼,只见那大大的浴桶边上一个人也没有。

    她以为柳成元昏在那浴桶里了,连忙冲过去,伸手就捞。

    “哗啦”一声,周宜将沉浸在浴桶里清除欲念的柳成元给捞了起来。

    可她还没有松一口气呢,只见柳成元睁开湿漉漉的眼睛,目光深沉晦暗地盯着她看。

    “周——宜!”柳成元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周宜看着他那幽深如狼的眼眸,小心肝颤了颤,连忙道:“我……我来要人的。”

    “我的人……”

    “唔……”

    周宜瞪大的瞳孔里,柳成元突然站了起来。

    他伸手狠狠地将她拽进怀里,然后满是水珠的红唇当即印了上去。

    周宜挣扎着,双手死死地抵住他。

    柳成元不管不顾地拽着她往浴桶里拖,两个人互相使蛮力的人折腾得死去活来的。

    一个身上满是血痕,一个衣衫破损,发丝凌乱。

    柳成元的上唇被咬破了,疼痛让他的理智稍稍清醒。

    他放开她,摸着自己的唇瓣,感觉麻木的疼直钻心脏。

    他斜眼瞪她,眸子里忽闪忽闪都是越来越多火苗。

    “你回来做什么?”

    周宜惊恐护着自己的衣襟,然后快速地道:“外面漆黑一片,我的人呢?”

    “嗤!”柳成元自嘲地扬了扬嘴角。

    他就说,她怎么会想着回来呢?

    他伸手从擦拭着温热的血珠,然后凉凉地道:“应该是被迷晕了。”

    周宜也猜到了,冷着脸退到一边。

    “什么时候能醒?”

    “或许天亮吧。”柳成元玩味道,原本一开始的计划,就是留她一夜。

    这也难怪她出去的时候,没有人接应她。

    周宜转身往外走去,从头到尾没有再看柳成元一眼。

    柳成元的脸黑了又黑,再次沉入水中。

    这些年每每遇到烦心事,他都是以此来洗涤自己烦乱的思绪,时间长了,沉入水中的时间也长了。

    他想起刚刚看到她的时候,那一瞬间,她眼底的担忧冲击着他所有的理智。

    看到他还活着,她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那一刻,突如其来的感觉强烈比“软娇娘”的药效要强十倍。

    他控制不住地对着她出手,那种猛然袭击的感觉,叫他通体舒畅,仿佛肖想已久。

    “肖想?”

    柳成元在水中睁开眼睛,突然间,他呼吸了。

    “咳咳咳……”

    水从他的鼻子里灌入,然后是嘴巴里。

    窒息的感觉一下子包围了他,冲出水面的时候,他咳嗽不断,脸色涨红。

    等他平复下来时,下意识转头朝外看去,只见那珠帘微微动着,却是不见人影。

    柳成元苦笑着,从水里慢慢起身。

    他看了一下自己光洁的身体,像是想到什么,脸一下子就红了。

    穿好衣衫,柳成元走出去的时候,只见周宜已经整理好衣服和发饰,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门外。

    他看着她椅子靠着房门,一副防着他的架势,顿时嘴角一抽,目光暗了暗。

    柳成元渡步过去,坐在桌旁,伸手就拿了一颗荔枝剥着吃。

    周宜余光一扫,顿时皱着眉头道:“你竟然骗我?”

    柳成元的指甲微微用力,荔枝被剥坏了,嫩生生的果肉硬是掐了一道口子,甘甜的汁液一下子流了出来,他低头下含住一吸,吃得那个叫有滋有味。

    等到接连吃了两颗以后,他似回想起她的问题,视线移到她那不忿的脸上,玩味道:“听你的口气,似乎很失望?”

    “哦,也对!”

    “寂寞太久,想也正常。”

    周宜的脸一下子就黑了,她阴沉沉地瞪视着他,心里别提多恼怒了。

    她想什么了?

    不要脸的货,也不知道是谁想?

    刚刚他站起来的时候,当她眼瞎吗?

    “哼,想又如何?”

    “难不成只许男人**,不许女人养汉吗?”周宜没好气地道。

    “养汉?”柳成元重复着,眼眸闪着幽幽冷光。

    他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关于旭安,似乎传闻就是她跟男宠生的!

    “你养过?”他冷眸微眯,嘴角含笑。

    周宜愣住,她看着他那似笑非笑的目光,突然觉得瘆得慌。

    呼吸微滞间,她脸面绷不住了,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嗬”地一声,柳成元猛然站了起来,大步迈向周宜……看小说后续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