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四十四:他的怨气(周柳篇)
    周宜本以为,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等柳成元抱够了,气消了,那还是能坐下来好好谈一谈的。

    可惜了,松懈下来的她忘记了“软娇娘”。

    成年男子结实有力的身体在逐渐紧绷,她甚至于能感觉到某些位置有了变化。

    强烈的抵触感不太好,她也开始紧绷着,企图挣脱。

    “别动。”

    柳成元低声警告。

    周宜僵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开始想着,要不要说点什么话来缓解暧昧的气氛。

    可惜她一时间想不到什么好的措词,到是身体上轻微的摩擦渐渐让她脸红起来。

    灼热的呼吸喷在颈窝那里,痒痒的,很难奈。

    深深压抑的呼吸中,似有若无的香气从鼻孔钻入。

    周宜等啊等,煎熬的时间总是过得很慢。

    她想着,所谓热锅上的蚂蚁,大抵就是如此了。

    终于,约莫过了半柱香的时间。

    她闻到了一股汗味,带着男人**的气息。

    “放开我吧,抱着我只会让你更难受。”周宜羞窘道,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也很热。

    两具火热的身体抱在一起,光是混着的气息都足够引人遐想的。

    更何况,在他没有涅灭理智之前,她还是想好好地跟他谈一谈。

    柳成元紧箍她的手突然用力,被勒住的感觉很不少受,她下意识吸气,却不想被抱得更紧,胸也朝前挺着,隐隐触碰到他的手臂。

    “别这样。”

    周宜难堪地小声道。

    她感觉到他复杂的心境,如果这样的报复不能叫他释怀,那她又何必做出牺牲?

    柳成元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根紧绷的琴弦,而且是老旧的那种,说不准下一刻就会绷断。

    他也不愿这样,不像是在惩罚她,到像是在惩罚他自己。

    柳成元在心里苦笑着,胸腔里堆满了鄙夷和嘲讽。

    终于,他放开了她。

    长长的墨发下是密集的汗珠,很多都粘在一起了,浸透着他的额头,让他看起来像是受了一场大刑,整个人狼狈极了。

    松松垮垮的衣袍里,显露着劲瘦的锁骨,那里也起了一层汗,紧贴的内衫都打湿了。

    他静静地站着不动,眼睛闭起来,卷起的睫毛在颤动着,明显还在深深地压抑着自己。

    “你走吧。”

    “其实也并不是什么要命的大事。”

    “我还得多谢你生下旭安。”

    他强迫自己冷静地说出这些话,可身体却在发抖。

    周宜退到距离他三尺之外,她感觉周身不是。

    她也很热,失去他的紧箍以后,那种内衫紧贴肌肤的感觉越发明显了。

    甚至于,她还能感觉道后背的潮湿,阴凉阴凉的。

    “你能想明白最好了,只要你不跟我抢孩子,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周宜也适时地表明态度。

    她知道柳成元不是小人,不会强人所难。

    柳成元睁开眼睛,猩红的光一下子折射出来。

    周宜有些后怕,不过她站着没动,而是继续商量道:“我承认当初都是我的错,我现在正式向你道歉。”

    “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周宜很认真地道歉,眼眸里的光坦荡而诚恳。

    她想安抚这个被鲜血开了荤的幼兽,道歉是她的诚意。

    显而易见,她想和解。

    柳成元想,原来她不是不能低头。

    再尖锐的刺,都会有被折断的时候。

    这几年他的手段日益增长,可她的菱角却日渐磨平。

    当初那个狠戾说要奸尸的女人,早已变了模样。

    他想用她那一套来还给她,却发现原来他做不到。

    他没有她那样潇洒自如的心态,被逼到墙角时,可以生长出恶鬼的獠牙。过着安逸平静的日子时,可以以柔克刚。

    眼眸里的光,渐渐昏暗不明。

    柳成元磕下眼眸,淡淡道:“我要旭安拜我为师。”

    周宜默了片刻,她原是想这件事结束以后,就带着旭安回封地的。

    可是现在如果答应了,到时候走了又相当于欺骗了柳成元。

    潜意识里,“欺骗柳成元”,成了她的禁忌。

    “你想带他走是不是?”柳成元冷嘲道。

    他看到周宜眼眸转动的时候,下意识不敢看他。

    周宜轻叹着,心里有些沮丧。

    她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柳成元道:“你若是跟他走近,被人察觉到端倪,后果可想而知。”

    “我不想有任何事情会伤害到他。”

    这个理由,柳成元没法反驳。

    可正因为如此,他才觉得憋屈。

    “回京后,请你父王出面与我恩师商谈。”

    “我恩师座下弟子,最出色的当属陈青云,其次是谢明坤。”

    “可他们二人一个政务繁忙,一个派系牵扯,唯独只有我尚有闲心教导学生。”

    “到时候旭安拜我为师便是长辈们的安排,与你我何干?”

    “再说,旭安出生后我才成亲的,倘若你明珠郡主当初想要嫁给我,不就是一道圣旨便可以达成的?又何须这么多年形影单只,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带着孩子过?”

    柳成元这最后一句,完完全全就是浓浓的嘲讽。

    可周宜听了,莫名觉得有好大一股怨气。

    甚至于这股怨气里面,透出酸涩难言的苦味。

    她微微愕然,瞪大的瞳孔里,刚好看到柳成元那愤懑噘嘴的样子,似乎委屈又难过。

    “我当时那么对你……难不成你还会想娶我?”

    周宜说完,自己先讪讪地笑了起来。

    她觉得她也是傻了才会问这样的话。

    果不其然,只见柳成元一下子就黑了脸。

    他恶狠狠地瞪视着她,愤怒的火焰在眼睛里快速地跳跃着,愤恨交加地道:“谁想娶你了?”

    “周宜,你做梦!”

    周宜假意撩了撩鬓角的碎发,下意识挡住那如火焰般焦烤而来的目光。

    不娶就不娶嘛,那么凶干什么?

    她无语地撇了撇嘴,却是不敢再说激怒他的话了。看小说后续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